新加坡有个包公庙

2019年08月15日

新加坡有个包公庙,它坐落在盛港附近,说起它的来历,还有几分传奇,原来这包公庙里的包公像,就来源于中国。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个林姓新加坡人,从中国带来一尊包公像。新中国经过“解放”和“文革”,“反对封建迷信”、“破四旧、立四新”后,很多庙宇、神像都砸毁了,许多文物也都毁之一旦,类似的塑像也都被破坏了,更不允许随便带出国了。他能够把这尊包公像偷偷的带回新加坡来,还真是不容易 。

包公像数次搬迁

这尊包公像来到新加坡后,经过了数次搬迁,首先是放在巴西班让林的自己家里供奉,后放在一个小渔村的小神台里。1970年,当地村民建一个小庙,来安放包公像供人祭拜。后来又移到宏茂桥一个乡村的木屋神庙里面。1980年后,又移到了大巴窑,被供奉在大巴窑组屋的底层,一直待了30多年。

包公庙总务陈玉成,多年来致力宣传包公文化,也曾经数次来中国追本溯源,对新加坡包公庙的建立,花费了大量心血。他说,包公像这样搬来搬去不是长远之计,由于要长期永久地安放这个包公像,才想起来要建一座永久的包公庙,把包公像长期供奉起来。

包公像搬迁的路曲折复杂,建庙的历程也是困难重重,其中艰辛难以向外人言表。包公庙从选址、筹款、购地和搜集资料等等方面,有很多人都付出了辛勤的汗水。

要建庙首先要地皮,理事会到处打听可以建庙的地皮。2006年,终于有了眉目,原来政府拨了一块地皮给乌敏岛泰国庙重建,但是泰国庙资金不足,愿意与其他庙合建,于是,包公庙与忠义庙、龙南殿和乌敏泰佛寺合建惹兰加由联合庙,新加坡的许多庙宇都是合建庙。

在建庙的过程中,后来还增加建了一个地下室,由于包公庙的占地面积太小,有人提出建地下室,并在地下室建十阎罗殿。于是他们克服资金困难,终于建成。现在看来,这个建议十分有远见。

2008年7月26日,包公庙举办开工典礼。2011年,包公庙建立起来了,终于使“包公”在新加坡安了一个“家”。

2011年5月22日,包公庙举办落成典礼,正式挂起了“正大光明”的牌匾,20多名理事及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地区、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及本地庙宇的代表等人出席了落成典礼。

新加坡有个包公庙

图为包公庙正门

新加坡的包公庙占地不大,总使用面积约300平方米,包括地面层、三楼和地下室。在二层屋檐下高高悬挂有四个金色大字“正大光明”。走进里面,就看到高2.1米、宽1.5米的包公木制塑像,旁边站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和展超、公孙策六位侍从。

包公庙的主殿,还供奉有玄天上帝、孔子先师、财神爷、太岁爷和虎爷等塑像。另外还设有观音堂。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把玄天上帝一般叫作玄天大帝,还有如玉皇大帝等等。在新加坡却都叫作 “上帝” ,如“玉皇上帝”等等。把“大帝”改为“上帝”,也许是新加坡在中西文化结合上的一个特色吧。

新加坡有个包公庙

包公庙里的神台庄严肃穆

地下室里的阎王殿,栩栩如生的塑像,让人们了解到地狱十殿和十殿阎罗王,包括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五官王、五殿阎罗王、六殿卞城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九殿平等王、十殿转轮王,民间一般把五殿阎罗王看成包公的化身,这里包公已经脱下宋朝的二品官服,穿上了五殿阎罗王的衣冠。

包公为何成为五殿阎罗王呢?民间传说中就有包青天能穿越两界,“日断阳间、夜断阴间”,“关节不到,有阎罗老包”之说。民间把包公也看成阎罗王了。陈玉成说,建十阎罗殿的主旨并不在于宣传恐怖气氛,而是宣传中国文化的孝道思想。包公对父母十分孝顺,中国民间就有传说,不肖子孙一般都会打入十八层地狱。

包公本是“白面书生”

包公他出生时既不是怪胎黑脸儿,长大后也没有“脸黑如锅底”,倒是一位仪表堂堂的潇洒人物。清代文人孙辅臣曾有一首诗论包公相貌:肖像满天下,讹传叹失真,刚方不在貌,冠玉自惊人。可见包公“乃清隽古雅,殊无异于人。”戏剧舞台上的黑脸包公,是明、清以来脸谱化妆师对他的塑造。

凡有华人处,皆能话包公

为什么要在新加坡给包公像安个 “家”,因为包公不仅仅在中国人人敬仰,在全世界华人的心目中也是人人敬仰。包公也是新加坡人非常喜爱和敬仰的历史人物。在新加坡各地,几百座大小庙宇里,都有包公的塑像,但是以包公庙命名的只此一家。提起包公,人们总以为现在才出名,其实,早在中国古代,包公就很出名了,通过说书人之口、戏剧家的笔下、甚至是郑和下西洋的船上,包公的传奇经历和故事,早已传遍万家,“凡有华人处,皆能话包公”。

包公后代遍天下

包公公元999年出生于中国安徽省合肥市包村(当时为庐州),逝世于1056年,葬于合肥。其始祖为春秋时期的著名人士申包胥,申包胥与伍子胥同为楚国大臣。申包胥的后代以“以氏为姓”,取姓名中间“包”字为姓,繁衍至今已经有2500多年。

目前,在包公的出生地合肥市包村,住着几十户人家,约400多人。中华包氏宗亲会会长包遵亮说:“包公的后代至今已经有38代,在国内就有65万多人。”海外的包公后代有很多,如其中最著名的包玉刚,他是包公的第29代孙,在宁波天一阁的一本《包氏宗谱》里,就记有包玉刚的名字。1987年,包玉刚曾经回合肥祭拜包公墓。

新加坡有个包公庙

在合肥包公墓园里,竖立著包玉刚的父亲包兆龙铜像

电视剧《包青天》的包公扮演者金超群,到合肥后,把原来的唱词“开封有个包青天”,改为“合肥有个包青天”。

新加坡有个包公庙

包公文化 影响深远

明清以来,中国的传统文化随着大陆百姓迁移海外,谋生人数的增多而在海外广泛传播,其中就包括包公文化。在海外,全球的包公庙数不胜数,每一处都有其独特的供奉由来。在亚洲,不但新加坡建有包公庙,许多国家和地区,都以各种形式来纪念包公,如菲律宾在马尼拉市建立大型的包公庙;马来西亚也随处可见供奉包公像;泰国国王登基50周年时,还特地举办了“包公文物展”;日本出版了大量的研究包公的书籍;台湾很多青年,在结婚前都要到包公庙里宣誓以表示心诚;香港的检察官在为人伸冤前,到包公庙里虔诚叩拜;澳门的老百姓,经常到包公庙里烧香,以期望祛除瘟疫等等,这些包公庙,皆有各种形式的包公祭祀和纪念活动,它们担负着非比寻常的文化功能。

新加坡有个包公庙

新加坡的包公庙虽然源于中国,但是与中国建庙的目的还是有所不同。合肥包公祠经理卢萍说:“中国的包公庙纪念包公,一般是为了宣传廉政。新加坡人纪念包公,一是不忘传统文化,身在异国他乡的华人,根还是在中国。二是是希望“青天大老爷”,能够庇佑他们在海外平平安安。合肥的包公祠与新加坡的包公庙一脉同枝,并肩传扬包公文化是职责所在。” 原《联合早报》总编辑李慧玲说:“新加坡的包公庙,看起来是一尊塑像的迁徙、建庙的故事,实际上意象丰富。包公“移民”而来以后,已经不纯粹是中国的传奇,而是本地华人社会的重要民间文化遗产,值得纪录与研究。”

新加坡有个包公庙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