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2019年08月29日

新加坡的“明星企业”、拥有整三十年历史的凯发集团,近几个月深陷债务危机,随时面临清盘倒闭的风险。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图源:凯发官网

对于它的未来,新加坡上至政府下至普通民众都密切关注。昨天(8月27日),凯发宣布与阿联公用事业集团Utico签订重组协议,Utico将持有凯发集团88%的股份,并承诺将尽快让所有项目赶上进度,为公司争取新项目。

“凯发危机”似乎已悄然过去,但为什么凯发对新加坡社会的影响如此广泛?

凯发,新加坡的“国民企业”

凯发集团所经营的水、电产业是新加坡国计民生的重要资源。我们每天用的水和电都与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新加坡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淡水资源十分匮乏的国家,对外国的淡水供应依赖性很强,需要从邻国马来西亚进口大量淡水。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之间目前仅存的供水合同,也将在2061年到期,到时如果没有新的合同签订,新加坡供水得全凭自给自足。

就算是这样,从去年开始,马来西亚新上台的总理马哈迪,还不止一次表示要和新加坡好好探讨一下供水协议,因为他觉得现在的协议相当“荒谬”。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为了避免一直受制于人,新加坡建国之父李光耀在生前提出了“水计划”,希望通过努力和技术的发展,使新加坡实现淡水资源自给自足的新面貌,彻底摆脱依赖外国的困境。

新加坡要实现在淡水资源上自给自足,主要从四个方面着手。第一是在岛内建造了多个蓄水池,囤积天然雨水;第二是新生水;第三是应用科技进行海水淡化;第四则是隧道集水。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新加坡公共事业局希望到2060年,新生水能满足全岛55%的水供给,海水淡化满足30%,图源:公用事业局官网

凯发集团旗下共有5家企业,其中大泉水电厂,是专门从事海水淡化的产业。它是东南亚最大的海水淡化厂,也是凯发最大的一项资产,帐面价值大约是13亿新币。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大泉水厂每日淡水供应量(海水处理能力)为7000万加仑,约占全新加坡淡化海水与新生水供应能力的30%,图源:凯发官网

新加坡公用事业局曾在2011年同大泉水电厂签订了25年的购水协议,协议规定大泉水电厂每天要为新加坡提供7000万加仑的淡化水。

新加坡政府在2011年表示,要在2061年前做到水源自给自足。而去年2月,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又表示这个进程得提前到2050年!

因此,凯发的存在是政府“水计划”中的重要一环。

凯发,从辉煌到“陨落”

凯发的产业并不局限在新加坡,在中国、印度、中东和非洲地区都占有市场份额。

凯发不仅拥有新加坡最大的海水淡化厂,连中国最大的海水淡化厂也是凯发的。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天津大港新泉海水淡化厂奠基仪式,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天津市市长戴相龙(左下图)、凯发CEO林爱莲(右下图)都有出席。一期工程日产10万吨淡水,二期工程5万吨。图片来源:中国水网

阿尔及利亚兴建的全球最大海水反渗透厂房,仍然是凯发的。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这是世界上最庞大的运用薄膜科技的海水淡化厂项目,位于阿尔及利亚Magtaa地区,图片来源: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

2001年,凯发成为新加坡首个上市的水净化公司,辉煌时期,公司市值近21亿新币

在2009年,新加坡能源管理局推出了液化天然气(LNG)既定合约计划,鼓励发电厂采用液化天然气。各大发电厂可以根据商业决策,自行决定是否参与这项计划。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液化天然气厂示意图,图片来源:Singapore LNG Corporation Pte Ltd (SLNG)

凯发当时没有加入这项计划,也没有与当局签订既定合约,却在3年后决定加入电力市场。然而当时那些与能源局早已签订合约的公司,在这时已经建造完成了更大的发电厂,提高了电力产能。

在产能提高的情况下,新加坡电力批发价格之后屡次下滑。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新加坡电价从2012年起基本处于回落状态,数据来源:CEIC

大泉水电厂受到价格降低的冲击,出现持续亏损的状况,导致集团一个季度就亏损超过2000万新币,陷入财务困境中。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凯发总裁林爱莲(右一)和印尼SM财团的人会面商讨注资事宜,图源:The Edge Markets

为避免债权人申请把公司清盘,债务缠身的凯发开始寻求新的投资者注入资金救急。

去年5月,凯发股票停牌,公司进入法院监督的债务与业务重组程序,在司法监督下进行债务和业务重组,并在当年6月取得一份为期6个月的债务暂停令。

凯发曾在去年10月得到了印度尼西亚财团SM投资达成了债务重组协议,但最后,SM投资得知凯发的营运资金大幅增加,和重组协议的条件不符,合作就此谈崩。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SM投资由印尼最大的企业Salim Group 和印尼石油气集团Medco Group组成

2019年3月初,新加坡公用事业局因大泉水电厂无法履行合约义务,向其发出违约通知,要求其在一个月期限内处理完违约问题。一旦水电厂无法在违约期限内解决所有违约问题,当局将终止购水协议,准备以0元收购大泉海水淡化厂,取得控制权。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大泉水电厂之所以收购价为“0“,是因为它的营收只足以涵盖变动成本,无法涵盖固定成本,图源:凯发官网

一些商户也记得2000年代初淡马锡曾投资凯发。事实却是,当时新加坡政府有项扶持本地有潜力行业的公司的计划,包括开发水资源技术,淡马锡因此牵涉其中。不过早在2006年之前,淡马锡已退出这项投资。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淡马锡控股是新加坡一家“国字号”投资公司,新加坡财政部对其拥有100%的股权,图片来源:KINIBIZ

新加坡政府早已明确表态,政府没有义务用纳税人的钱去解救一家因商业决策失误而陷入债务危机中的企业,经营者要对自己的商业决策负责。

在没有人接手的情况下,2019年5月18日,新加坡公用事业局发表文告,为保障新加坡的水供安全,即日起将接管大泉海水淡化厂,凯发被迫“割肉”。然而,政府虽会接管大泉水厂,但不会承担水厂之前的债务,一切还要凯发自己解决。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凯发危机带来的影响

凯发是新加坡近年来第一个发行给个人投资者(也就是俗称的散户)的违约债券发行企业,早在今年4月就欠下了3万4000名散户投资者高达9亿新币的债务。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个人投资者在蒙受损失后集会,向凯发要求赔偿,图片来源:Facebook/Tan Kin Lian

凯发的商业危机爆发后,新加坡金管局曾经进行过调查。但调查结果显示凯发在发行债券时并没有出现诱导投资者等不当行为,没有涉及金融体系的违约。因此,个人投资者很难就此获得赔偿。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案,新加坡金管局曾经对DBS、UOB、OCBC等银行机构处以罚款,因其涉嫌诱导投资者购买雷曼兄弟的结构性理财产品,来源:Onestopbrokers

对于国家而言,凯发危机只是局部反应,不是连锁反应,并没有其他同行企业或相关企业因为凯发的原因一起陷入到危机中。

况且,海水淡化也只是新加坡未来水源供应的四部分之一,凯发也未垄断新加坡整个海水淡化领域。凯发只是新加坡众多海水淡化公司中的其中之一家,虽占30%的份额,但影响不算难以承受。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海水淡化只是新加坡“四大水喉”的其中之一

大泉水电厂易主后,该有的淡水生产继续,并不会对新加坡的水行业产生严重冲击。对于国家而言,影响“微乎其微”。

凯发危机对个人投资者的启示

对此,新加坡眼采访了一位新加坡金融业人士询问意见。他在访谈中表示,散户在认购债券时,不要只看到明星企业的光环,更要认清其财务状况,再做投资决定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图片来源:blogspot/[email protected]の投资笔记本

明星企业虽然在公众知名度曝光度比较高,但是“明星”光环并不能证明其财务状况良好。就像凯发一样,虽然凯发之前的财务状况没有问题,但是当它决定转向发电领域时,风险就来了。

投资失误很正常,投资经常伴随着风险。凯发的众多散户在购买债券之初,似乎没有全面分析过凯发为什么发行债券,以及凯发筹资的用途是什么,就贸然进入了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市场。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图片来源:职得日本

在凯发个人投资者集会上,不乏有要求政府“救凯发”者或至少给予他们全额赔偿。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图片来源:SGSME.SG

然而对于政府而言,允许集会,可能只是给予“受害者”一个发泄和自由发声的平台,但政府的决定不会因为一些人的呼吁而改变。

凯发投资失败,归根结底还是投资者的风险防范意识不够强。因为是投资者自愿的商业行为,所以政府也无能为力。

在破产边缘游走的新加坡知名企业,如今能否涅槃重生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