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鸟痴”到处寻鸟尸,六年捡了700只

2019年09月02日

六年来为约700只鸟儿“收尸”,本地一名“鸟专家”全岛寻鸟尸,一接到有公众拨打热线报告发现死鸟时,他都会到“命案现场”捡尸,甚至充当鸟法医,鉴定鸟儿的死因。

之前在李光前自然历史博物馆担任研究员的陈健雄(30岁,鸟类学家),主要的工作是负责研究鸟类,其中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去捡鸟的尸体,他还打趣称自己是“死鸟人”(I'm dead bird man)。

这名“鸟痴”到处寻鸟尸,六年捡了700只

陈健雄把鸟尸捡回研究室后,部分鸟尸会制成标本收藏。

他受访时说:“当收到公众打热线来报告发现死鸟时,我就会去收集尸体,过后再把这些鸟尸制成标本,收藏在李光前自然历史博物馆里。”

陈健雄解释,新加坡大约有400种鸟类,国大的李光前自然历史博物馆在过去六年已经收集约三分之一,即135种鸟类的尸体,目前馆里共收藏着约700个鸟尸体标本。

这名“鸟痴”到处寻鸟尸,六年捡了700只

李光前自然历史博物馆目前收藏约135种鸟类的尸体,大约有700个鸟类标本。

他指出,在鸟儿迁徙的季节,一天可接到多达六通发现死鸟的通报,他每次接到民众的电话后,都尽可能亲自到“命案现场”捡尸,甚至充当鸟法医。

“鸟儿的尸体会说故事,如果是死在一个高楼大厦底下,那它很可能是撞上玻璃而死,如果是死在路边,那可能是被汽车撞死。鸟儿的死因可让我知道那个地方对鸟类存在风险,也可以得知他们的迁徙概况。”

这名“鸟痴”到处寻鸟尸,六年捡了700只

陈健雄可以从鸟尸获得许多信息,包括鸟的死亡原因以及迁移习惯。

他指出,当大楼的玻璃上出现大树的倒影,鸟儿很可能误会而撞玻璃死亡,这是本地很常见的鸟儿死因,在外国则会发生猫捉小鸟的情况。

对陈健雄来说,研究鸟儿的死因对鸟类保育工作很重要,因可了解鸟类的生态以及是否存在带来疾病的风险。

他说:“新加坡的鸟类品种繁多复杂,而且新加坡有很多死鸟,是值得去研究的。”

从小爱观鸟最喜欢乌鸦

从小爱看乌鸦,陈健雄最喜欢的本地鸟类之一竟是乌鸦。

陈健雄说:“我从小就喜欢观鸟,觉得鸟有各种颜色,很有趣。而且到什么地方都很容易看到鸟儿飞来飞去,鸟鸣声听了也很舒服享受。”

他形容父母一度纳闷为什么他会愿意忍受蚊虫叮咬,频频到野外观鸟,但另一方面也庆幸他不像其他孩子总是守在电脑屏幕前。

这名“鸟痴”到处寻鸟尸,六年捡了700只

本地常见的鸟类——乌鸦。

谈到本地常见的鸟,陈健雄如数家珍般说出麻雀、爪哇八哥、鸽子等,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他最喜欢的本地鸟类竟然是黑漆漆的乌鸦。

他说:“很多本地常见的鸟类其实都很有趣,例如乌鸦就是其中一种我喜欢的鸟类,因为乌鸦其实是地球上最聪明的鸟类之一。”

狮城到美国到处捡鸟尸

去到哪捡到哪,陈健雄从新加坡到美国捡鸟尸。他上个月离开新加坡到美国新墨西哥大学进修博士学位,继续研究鸟类。

这名“鸟痴”到处寻鸟尸,六年捡了700只

在陈健雄眼中,每一只鸟尸都与众不同,他还打趣称自己是“死鸟人”。

这位鸟痴一到美国,便开始在那里捡鸟的尸体。他说:“我在美国也有捡了一两只鸟尸体来研究,这里的鸟类和新加坡不一样,因为不同的地理环境,就会有不同的鸟类。”

未来几年他会在美国继续研究相关的课题,但他还是很怀念新加坡的鸟儿,毕业后计划回来本地继续为鸟儿捡尸和研究鸟类。

这名“鸟痴”到处寻鸟尸,六年捡了700只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