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一笔狮城雾霾下的经济账

2019年10月21日

新加坡有花园城市之称,这里素来以四季常绿,空气清新闻名于世。不过,狮城亦有烦恼,每年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要忍受雾霾之苦。但雾霾消散之后,人们似乎又“好了伤疤忘了疼”,以为雾霾过去了,就不用思考雾霾的问题了。

然而没那么简单,这不,今年九月,雾霾又再度笼罩狮城。一切都再熟悉不过:令人窒息的橙色天空,烟雾弥漫的空气,与邻国之间不断升级的政治纠纷——到底谁应为雾霾负责?

算一笔狮城雾霾下的经济账

无论雾霾起源于哪个国家,或者谁才是造成雾霾的罪魁祸首,很少有人讨论刺鼻的烟雾和令人窒息的空气,会让户外活动的人感到不适,甚至是危险。

雾霾不仅令人不适,还可能引发健康问题。然而,精确计算雾霾对金融和经济造成的损失几乎不可能,也正因如此,激励人们积极应对雾霾也绝非易事。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近期联合国大多位学者合作开展了一项研究,着手调查在2015年重度雾霾袭击新加坡期间,污染对新加坡人和游客行为的影响。我们特别研究了风险规避行为的影响——即避免暴露在雾霾空气中的措施会给社会经济带来哪些影响。

教授简介

Sumit Agarwal | 艾格华

新加坡国立大学刘德光杰出讲座教授

商学院金融系主任

美国·威廉康星大学经济学博士

研究领域:房地产金融、行为金融学、家庭理财、金融法规等

算一笔狮城雾霾下的经济账

污染物风险

2015年的雾霾危机让新加坡的空气污染指数创历史新高,部分地区24小时污染物标准指数(PSI)远远超过400的“危险”水平。

将水电消耗量以及酒店的客房价格与24小时PSI读数进行对比,我们发现雾霾对日常活动有显著影响。

例如,PSI每增加100% ,每小时平均用水量对应增加14.3% 。此外,当污染飙升至500%,达到“非常差”甚至“危险”水平时,每小时用水量会剧增71.5%。

增加的用水量主要集中在工作日的晚上和周末,这意味着居民应对雾霾的方法就是在下班和放学后待在室内,减少户外活动,以尽量避免暴露在受污染的空气中。

接触雾霾以后,大家更加注重家庭清洁和个人卫生,这可能是造成用水量增加的原因。

根据2015年公共和私人住宅的月度用电量数据,我们发现了更多风险规避行为的证据。其中最显著的是:当24小时PSI增长了100%时 ,平均用电量对应增长了7.9%;而PSI飙升至“非常差”的水平时,用电量随之上涨39.5%。

习惯的形成

这一现象很可能是空调、风扇以及空气净化器的使用量增长所致。

此外,数据显示这种水电消耗增长现象,在最严重的雾霾过后仍然会持续。雾霾完全消散后,使用量增长仍持续了两个月。

这种习惯形成效应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此前的研究表明,政府发起的节能项目虽然成效有限,但的确起到了作用。

例如,我的另外一项研究是关于政府相关节能活动的,研究发现在活动结束后的几个月里,平均每月节省1.6%的能耗。然而,即便是轻度雾霾也会导致用电量激增,使得这些努力化为乌有。

总之,我们估计以目前的耗水量增长速度计算,为期一个月的中度雾霾将造成1,482万美元的额外支出,重度雾霾则高达7,411万美元。对应的电力使用额外支出分别为403万美元和2,013万美元。

另一方面,我们发现雾霾对到访新加坡游客,也产生了重大影响。旅游业是新加坡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

算一笔狮城雾霾下的经济账

根据酒店每日房价和入住率与每日 PSI 读数的对比,我们发现当污染水平翻倍时,酒店平均房价将下降1.99%至1.54%,不同的酒店略有不同。这相当于该行业每天损失20多万美元,或该行业年收入的十分之一。

酒店房价下降反映了外国游客的需求减少。这意味着在雾霾的影响下,不仅本地人会出现风险规避行为,外国游客也会取消赴新加坡旅行计划,由此给新加坡造成了进一步的损失。

到底怎样治理雾霾问题?

2019年,全球范围内火灾发生数量达到新高。从亚马逊雨林到非洲中部、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东部,虽然尚未进入火灾高发季节,这些地区却频频爆发大火,创下历史新高。

与此同时,森林火灾也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全球关注,特别是它对环境、野生动物和人类健康等方面的影响,无一不导致群情激奋。然而,尽管激烈的政治讨论一轮又一轮,却始终未触及问题的根本。

几年前,东盟各国部长制定了2020年实现无霾东盟的目标。然而,事实上厚厚的阴霾再一次笼罩在我们的城市,实现这一目标的可能微乎其微。

解决雾霾危机需要合理的激励措施,最有力的方式不外乎投入资金支持。

希望我们这项量化研究——雾霾对经济实际影响,可以推动相关人士寻求有效且持久的区域性解决方案。

该研究也有助于政府及政策制定者证明使用公共资金对雾霾采取预防和保护措施的合理性。

尽管相互指责和推诿责任可能在短期内获得政治加分,但事实表明,它对于真正解决雾霾问题毫无帮助。

文章英文版原载于Think Business

原题为A burning issue: Calculating the cost of the haze

作者:艾格华(Sumit Agarwal),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刘德光杰出讲席教授,金融系主任

翻译:陈思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观点不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机构观点

算一笔狮城雾霾下的经济账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