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2019年10月29日

编者按:李显龙夫人何晶10月26日通过脸书发长文,回应香港媒体一篇报道。她认为香港面对的是上海等内地城市的竞争,而非新加坡。港人必须自我审视,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否则香港在世界上将没有角色可演。该文以英语发表,获大批新加坡网友点赞回应。译文如下: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李显龙夫人、淡马锡基金总裁何晶

香港的一些朋友好像总喜欢把新加坡视为竞争对手。

其实两个经济体很不一样,扮演的角色也不同。尽管我们都曾经被英国人统治过。

对今天的香港,真正的问题是:应该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在英治时期,尤其是共产党在大陆取得全国政权后,香港是中国大陆的对外贸易窗口。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后英治时期,香港的角色开始发生变化。从中国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到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这一变化被持续。

香港的制造业很快从占GDP总量的20%-30%,跌破到10%以下,因为香港的制造业迁往内地。这意味着香港流失了大量较稳定的制造业岗位——从半熟练工人到中层主管和经理人。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如今,香港基本上已经没有制造业了。制造业占香港GDP的比重低于5%。

[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7年香港制造业仅占GDP总量的1%。香港制造业的顶峰是1970年代,当时香港被称为亚洲四小龙,制造业占比GDP总量超过30%。]

香港已成为中国大陆的服务中心。

回想一下,在1949年之前,以及在英国占领香港之前,中国的金融和商业中心在哪里?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旧时繁华的上海滩

中国的主要金融中心在上海。同时,在北方的北京和南方的广州也有蓬勃发展的金融中心。

在中国历史上,香港从来不是金融中心,直到英国人到来,以及中国大陆在内战后关上大门,开始“自力更生”。

因此,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香港真正的竞争者来自大陆——上海、广州和北京。

改革开放的成功,让中国的经济规模在2000年时达到1万亿美元,已是香港的6倍。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进一步与世界融合,中国的经济总量到2018年增长了超过10倍。同一时期,香港的GDP仅翻了一番。

香港GDP现在约占中国GDP的3%。换句话说,中国的经济规模是香港的30倍以上。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今日深圳市区

甚至在1980年前还只是人小渔村的深圳,其GDP都已经超越香港。深圳从全中国吸引了大量顶尖人才。没有错,深圳是经济特区。即便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前,深圳的成功已是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一个必然。

于是,真正的问题来了,香港究竟该为中国、为世界扮演什么角色?

只关注资金和人才流向新加坡,而无视香港的资金和人才同样在流向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真是搞错了重点。

正如我们无法决定自己的出身,香港和新加坡也无法自主选择自己的地理位置。 香港在历史和地理上属于中国,而新加坡在地理上与东南亚密不可分。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新加坡的金融区

英国人曾把香港作为其对华贸易据点,而把新加坡作为东南亚香料贸易的据点。

与香港相比,新加坡还多一个角色,它曾经是英军远东司令部所在地,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英国海军的无敌神话被彻底打破。

新加坡在独立后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

香港则在最赚钱的领域向中国大陆提供服务,赚的盆满钵满。

也就是大约十年前,一些跨国企业开始把总部迁往内地城市,如上海。这是因为那里生活条件改善了,人们的信心增强了。跨国企业把内地城市视为香港的直接替代,尤其是这些企业在内地设有大型工厂。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上海陆家嘴金融区

当然,也有一些中国人移居香港。对中国人而言,香港曾经是有吸引力的,例如这里不限制你生几个孩子。但是这些在内地也已经全面松绑了。

如果内地的政策更加宽松,生活条件进一步改善,那么对香港真正的挑战将是,香港还能为中国和世界扮演什么角色?

在过去22年,香港对中国的真正价值,是为台湾回归践行一国两制概念的成功。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如果香港无法证明一国两制的成功,那么香港对于解决两岸问题的战略价值就将大打折扣。

香港会是中国的迪拜吗?让中国人去减压?香港是中国的窗口吗?让世界可以在圈外近距离观察中国并与之经商?又或者,香港是中国一个较为成熟的特区,是中国式民主的试验田?

香港从来不是民主社会,所以即便作为民主的试验田,也需要小心翼翼摸著石头过河。香港的优势在于,它不需要建立和维持自己的武装力量,因此香港拥有更多财务自由,港人也无须负担兵役。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新加坡某种程度上更幸运一些,因为战后就展开一系列试验——在新马合并和新加坡独立之前,我们经历过市政议会选举、自治(除国防和外交事务以外)。 从中,新加坡人民及政治和商界领袖学会了什么做法有效,什么做法是徒劳的。

对新加坡而言,生存(或者说避免灭亡)是第一要务,迫使我们无视意识形态,快速学习。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也许新加坡走过的路,可以为香港提供借鉴——通过市政议会选举让港人管理自己的选区,提高港人的管治能力。

英国人离去时匆匆为香港留下的是未经深思熟虑的政治体制,既对香港无益,也不是通往具有香港特色民主的可行之路,更不要说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了。

香港的最佳选项是进行深入的自我审视,确认自己究竟能为中国、为世界扮演什么角色。而只有当香港能为中国扮演不可或缺的建设性角色时,香港才有可能为世界扮演一定角色。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与此同时,新加坡也必须重新审视自己在本区域和在世界上所能扮演的角色。在未来十年或更长时间内,地缘经济、区域政治和科技,将影响贸易和商业的未来发展。

世上还有一些自然界的力量足以吞噬所有人——不论我们的意识形态或主观意愿。哪怕是世上最强大的国家所能组织的防御力量,也无法与之抗衡。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所以,朋友们,让我们保持冷静,深思熟虑,按部就班,果断行动,为我们的国人、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家庭和子孙后代,打造一个更美好、更和谐、更安全的世界吧。

李总理夫人: 香港应自我审视 能为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