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2019年10月30日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新加坡地图

新加坡实施“征兵制”,男子在年满18岁后便需要进军中服役两年,新加坡还是少数永久居民也需要当兵的国家,如果家中家长为新加坡永久居民,居住在新加坡的孩子因此具备永久居民资格,即必须要当兵。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新兵示意图

男子服役退伍后,每年仍有40天的时间返回军队服务,直到50岁(将官军衔)或者40岁(其他等级)才解除。在这样密集的“教召令”之下,成年男性即便退伍,出入境仍需向政府申报。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国民服役终究是一个士兵从男孩成长到男人的最佳旅程。

▎ 国民服役制度的起源

国家组织常备军,近代的兵役制度源自法国大革命。浸会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邝智文研究世界军事史指出,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欧洲多个王国希望扑灭革命之火,于是共和国政府“以祖国受威胁”作号召,动员国民武装保卫国家。当时共和政府推行兵役,除了因为民族主义,更加旨在向人民表明,建立共和是给予国民政治权利,国家受外敌入侵,国民有责任和义务,守卫自己原本在共和国享有的权益。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图为1967年新加坡独立后,第一批入伍受训的义务役役男。

兵役制度同时可以充当“国民学校”。1871年意大利正式统一,之后的意大利收纳由多个王国组成的国民,包括萨丁尼亚王国、西西里王国等,他们语言、风俗习惯相当不同,如何整合是一大问题。奥匈帝国是有名的多民族帝国,一条军令包括17种语文,行政复杂令政府大为烦恼。兵役制度初创,统一后的新兴民族国家规定多国人守同一种规范,直接将不同国民服归同一个政治和社会体系,促进国民融合。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图为1967年,新加坡第一批国军报到。

新加坡的国民服役制度始于1967年。当时,新加坡才独立两年,为了让这个弹丸小国拥有自我保卫的能力而实行此制度,也借此培养国人的爱国情怀。

新加坡1965年被迫从马来西亚独立。当时新加坡第一步兵营和第二步兵营各有1000人。马来西亚政府把300个新加坡士兵调到马来西亚军队各个单位,把700个马来西亚士兵调进这两个新加坡步兵营。当年12月新加坡国会开幕时,新加坡本身没有军队。当时驻守新加坡的是个马来西亚步兵旅。新加坡国会开幕当天,旅长面见李光耀,坚持由他的摩多车队护送李光耀上国会。

李光耀认为这是马来西亚政府有意在驻新外国使节面前制造马来西亚仍然控制着新加坡的印象,如果他不配合,旅长只要向吉隆坡打个电话,吉隆坡就会采取实际行动证明到底谁真正掌权。李光耀于是配合了。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熬过首九个星期的兵役,结业啦!

1967年11月,马来西亚槟城发生冲突。新加坡政府开始担心种族冲突会蔓延到新加坡,并认为应该及时建立自己的装甲部队。1968年1月,新加坡决定购买法制轻型坦克。1969年6月,30部坦克抵达。9月,另外42部抵达。同时新加坡也买了170部四轮装甲车。

同时,新加坡向埃及和印度政府写信,请求派出军事顾问协助新加坡建立军队,两国没有同意。新加坡于是向以色列求助。1965年底,第一批以色列军事顾问抵达新加坡。

当时国防部长吴庆瑞计划在1966-1969年内建立起一支拥有12个步兵营的正规军,以制约马来西亚的直接威胁。李光耀不同意,他的想法是建立个由正规军人组成的核心,配以全民服役。一来当时英军还在,马来西亚不可能攻击新加坡;二来国民服役有国防以外的政治和社会意义。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图:新加坡入伍生与新加坡部队从外面请来,专门剃光头的理发阿姨。

李光耀原本的想法是把女性公民也征召入伍,但是国防部长吴庆瑞和国防理事会的其他部长不同意,于是作罢。

1967年3月,新加坡国会通过国民服役法令。同月,国防部中央人力基地开始进行适龄青年国民进行登记。7月,第一批国民服役新兵入伍。

虽然眼下新加坡距离战争威胁很是遥远,但政府推广“全民国防”的政策却始终如一。新加坡境内规划了相当多的历史博物馆,从小学教育开始结合参访,目的就是要让这个国家的年轻人了解到新加坡过去被日军侵略的历史(三年零八个月),让人人需保卫国家变得更加合理。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示意图

▎ 谁需要服役?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实施征兵制的新加坡,男子在年满18岁后便需要进军中服役两年。图为电影《新兵正传》剧照

该制度要求所有年满18岁的新加坡男性公民和第二代永久居民为国服役,体检合格的男生会成为全职的现役军人,分配到新加坡武装部队、新加坡警察部队或新加坡民防部队下属的单位;武装部队属下又分成陆军、海军与空军。

不太常提及自己从军的辉煌历史,但自身就是义务役的宣传样板之一的李显龙曾发表一份演说,提及义务兵的意义:

“……就像前总理吴庆瑞在1967年所说,‘没有任何事情比起参与保卫国家与加入军队还要能创造忠诚与国家意识……’,我们已经让履行兵役义务成为一个国家民族机制,以及成为新加坡身份认同定义的一部分。”

李显龙高中毕业后成绩优异,获颁总统奖学金,原先他被看好能出国留学,然而其父李光耀为顾及形象,要求李显龙先入军中服役。在军中表现优良的他,拿着部队奖学金,中断服役,前往剑桥大学读数学系,拿到文凭后再回新加坡成为职业军人,1982年就升为上校、1984年成为新加坡最年轻的准将——尽管李显龙在圣淘沙缆车事件中领导有功,但承平时期成为准将,也惹来闲言闲语。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图为训练中的新加坡宪兵队。

新加坡的爱国主义尽管浓厚,但仍有不少新加坡男性非常不想当兵。他们认为,两年的兵役,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因为现在的新加坡“根本不可能打仗”。

2013年,一个新加坡本地的30岁林姓部落客抨击,兵役制度根本是“奴隶”。这波兵役辩论随后也演变成爱国骂战。强制服兵役的争议在2016年1月又再次烧起,新加坡当局要求一名拥有新西兰护照的新加坡青年回到新加坡进行当兵前健康检查,否则将要面临两年牢狱或1万新币的罚金。这名19岁的青年出生在新加坡,8岁时搬家到新西兰。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新兵

新加坡当局拒绝了他延缓兵役到21岁的申请。这名青年的父亲表示他们已经无从选择,因为基于新加坡法律,必须要到21岁才能放弃新加坡公民身份,他说:

“我儿子现在不回新加坡服役,那么他将永远都不能入境新加坡,否则他马上会被逮捕。”

据报导,就算只是在樟宜机场转机,一旦被发现,也会马上遭到逮捕。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新加坡士兵身穿迷彩军服受训。

▎ 新加坡需要义务役吗?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新加坡地图

由于新加坡政府一贯的论述是:“新加坡很小很脆弱”,禁不起任何的威胁与不稳定。因此,国民服役保卫新加坡,似乎成为一件不可挑战的事情。根据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的民调,超过98%的人认为义务役是必要的,而有84%的人认为两年役期非常妥当。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新加坡

2012年,一名正在接受训练的义务役男性李瑞峰,因为对训练时使用的烟雾产生过敏反应而死亡。李瑞峰家属质疑是两名军官没有遵从安全规范,才会导致儿子死亡。他们指控,军方声称两名军官已接受军法制裁,但却无从得知制裁内容为何,并且家属得知消息,其中一名军官更在2014年7月被升职。

绿色的日子:新加坡服义务役的新兵

新加坡船舶动态地图

2016年3月,法庭驳回李瑞峰家属对军方的控诉,并下令家属必须支付军方的诉讼费,让家属无法接受。李瑞锋的母亲在脸书上写到:

“瑞峰,在这三年多来,我已经筋疲力尽,我被我曾经教你去信任的这个政府所击倒;被这个我曾经要你去信任的系统所击溃;被我曾经建议你去尊敬且荣耀的这群人所重重打击。瑞峰,原谅我。我所教的都是错的。”

李瑞丰悲剧之后,新加坡评论网站《The Online Citizen》刊出文章列举新加坡不再需要义务役的几点原因:

“这些年来新加坡国家安全没有重大威胁,新加坡持续抱持经济上有竞争力就是生存的方法;

政府强迫个人保卫国家没有正当性,应该交由市场机制聘用专业的军人;

建立种族和谐不该建立在强迫式的友谊,并且将每个男性在他18岁时抽离原有生活,无益于家庭的稳固;

承平时期征兵制没有正当性。”

不过,或许根本地来说,在务实的考量上,新加坡仍然会维系其征兵体制。2005年,国防部的官员在新加坡经济评论的学术期刊上发表一篇名为《为什么不用采行募兵制?》的文章中,从经济模型的角度指出,根据机会成本的观点,以新加坡的状况而言,在各种情况下,“征兵系统比起全募兵系统来得较不昂贵。”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场关于征兵与否、征兵多久的争论,会继续在新加坡持续下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