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富人、年轻人、高学历者 对移民课题最敏感

2019年11月01日
新加坡富人、年轻人、高学历者 对移民课题最敏感

调查显示国人对新移民尚无法完全接纳。(联合早报)

名“花了150万元买下公寓”,“不是住在政府组屋”,来自印度的外来专业人士,因为不爽自己的访客需支付10元夜间停车费而怒骂保安的过程被拍下并在网络疯传。

外籍住户和本地保安的“对战组合”,以及该名印度专业人士嚣张跋扈的态度,也让国人对移民课题的敏感神经再度被触动。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新加坡政策研究所和种族和谐资源中心OnePeople.sg近日发布了一项全国调查的结果报告。该调查针对五个可能影响新加坡凝聚力的断层线,对4015名公民和永久居民进行了访问。

移民课题是本次调查列出的五大断层线之一,调查结果某种程度上印证了国人的敏感情绪,但也呈现出一些和常见社会认知有所出入的资料。

在移民课题部分,该调查针对五个部分,包括国人对新移民的看法、移民课题处理不当会产生什么后果、政府干预移民政策程度、公共讨论是否足够以及国人可接受的移民比例询问受访者,并加以数据量化。

谁对移民课题最敏感?

说到移民课题,就不得不提人民行动党在2011年创下建国以来最差的选举成绩,首度丢掉一个集选区,报告指出,移民政策被视为当时其中一个导致国人对政府产生不满的主因。

宽松移民政策引来大量外劳和外籍专业人士,导致本地薪水下降和房屋价格升高。按照这个脉络来看,移民课题导致民生问题,很容易产生一种对移民政策较敏感的应是在生活上辛苦挣扎的中下阶层国人的印象,不过调查结果却打脸了这一印象。

调查发现,较富有国人年轻国人教育程度较高的国人才是对移民课题更为敏感的群体。

其中,越富有的国人,反而越担心移民课题可能产生的后果,包括国家身份认同和政府信任度的削弱。超过一半居住在私宅者担忧移民课题处理不当将削弱国家身份认同和政府信任度。

相反的,只有三分之一居住在三房式或更小政府组屋单位的受访者持相同看法。

报告认为这种现象有两种可能解释:

住私宅者一般受教育程度较高,因此在劳动力市场上必须和外来人才在相似领域展开竞争。

相对于外国人购买受管制的政府组屋,私宅市场将面临外来人士的竞争。

18岁至25岁的年轻国人同样对移民课题感到敏感,因为他们在全球化的趋势下,势必在工作和住宅市场面对更多来自外来人才的竞争。

同时,教育程度较高国人和年轻国人在政府干预程度方面,也较其他群体更认同政府在移民课题中,必须采取更多行动。

教育程度较高国人和年轻国人希望政府在移民课题上做得更多的可能原因,同样也是由于他们在劳动力市场必须面临与日俱增的外来人才挑战,因此开放的经济体制必须受到管制。

教育程度较高国人和年轻国人也希望能有更多关于移民课题的公共讨论。

新加坡富人、年轻人、高学历者 对移民课题最敏感

居住在私宅者较担忧移民课题处理不当引起的问题。(联合早报)

住越近,接纳度越低

调查也显示,国人与新住民住得越近,他们对新移民的接纳程度就越低。

高达六成受访者表示,在自己所居住的邻里,比较理想的新移民比例是1%到20%。

如果再把范围缩小到同座组屋,接近一半(42.9%)的受访者希望只有1%到10%的新移民和自己住在同座组屋。

加上11%到20%区间的受访者,一共有71.1%的受访者认为理想的新移民比例是1到20%。

除此之外,有47.8%的受访者认为,新移民占新加坡总人口的理想比例是11%至30%。

尽管上文提到年轻国人对移民课题较为敏感,但比起年长国人,他们反而更能接纳更高比例的新移民住在自己居住的邻里。

其中,18岁到25岁受访者中,近四成(37.1%)认为自己所属邻里的理想新移民比例为11%至20%,这比65岁以上群体的27.7%来得更高。

新加坡富人、年轻人、高学历者 对移民课题最敏感

六成受访者认为邻里拥有1%到20%的新移民比例才是理想的。(联合早报)

本地华人最担忧移民课题处理失当的后果

对于移民课题处理失当所可能引起的问题,受访者认为最可能导致的后果包括削弱新加坡人身份认同、政府信任度下降和对特定社群感到愤怒。

新加坡华人在削弱新加坡人身份和政府信任度下降两项指标的态度尤其显著,44.3%的华族受访者担忧国家身份被削弱,42%的华族受访者认为移民课题处理失当会导致政府信任度下滑,上述数据都比马来族和印族受访者来得更高。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是因为非华族新移民带入不同的文化习俗,即使是华族新移民迁入也会带来和本地华人文化截然不同的文化习俗。

因此,更多华族受访者希望能保留独特的新加坡华人身份,并担心移民的迁入会削弱他们的独特性。

新加坡富人、年轻人、高学历者 对移民课题最敏感

新加坡华人比其他种族更担心移民涌入会削弱国家身份认同。(联合早报)

马来移民受接受度最高

接近九成受访者认同,他们能从来自不同国家的外国人身上学习到各种文化,同时也认可在自己所住邻里有其他国家人士是一件好事。此外,72%的受访者也表示愿意和新移民往来。

不过与此同时,也有67.5%的受访者认为新移民并未真正融入新加坡。

尽管上面的资料显示受访者对接纳新移民似乎抱持开放态度,但若要在公领域和私领域中和新移民相处,国人的接受程度恐怕就得打折。

其中,在新移民成为自己同事或员工方面,无论是来自中国、印度或其他区域的马来新移民,都分别有逾八成受访者表示这样的相处会是舒适的。

值得注意的是,来自其他区域的马来新移民所获接受度最高、中国新移民居次、印度新移民的接受度最低。

如果情境换成由新移民担任自己的上司,国人感觉舒适的比例瞬间滑落至七成,马来新移民比起中国新移民和印度新移民,同样获得更高的接受度。

八成左右的受访者对于新移民成为自己的隔壁邻居感到舒适。将各国新移民细分来看,马来新移民的接受度同样高于中国和印度新移民。

国人只愿意“有限度”接纳新移民

尽管有高达七、八受访者对和新移民在工作和住处相处方面感到舒适,但这不意味着他们愿意接受新移民“侵门踏户”成为新加坡人口的多数。

报告指出,少于五成的受访者愿意接受新移民组成我国主要人口,其中47.5%的受访者能接受中国新移民成为人口多数、44.3%的受访者可接受印度新移民占人口多数,马来新移民则再度成为最受欢迎的新移民群体,仍有50.3%的过半受访者表示对马来新移民成为人口多数感到舒适。

值得一提的是,上文提到的所有数据,感觉舒适的比例都比2013年的调查来得低,其中对新移民作为新加坡人口多数部分更是从五年前的五成左右,跌破四成,显示国人对新移民的态度比五年前来得更保守。

另一方面,受访者在私领域方面,对新移民成为自己姻亲或配偶的舒适程度接不算高,倒是对新移民成为自己的亲密朋友抱持较开放态度。

近八成国人愿意移民海外

调查显示国人对新移民的接纳度仍然有限。不过,在对新移民进入我国不是那么抱持开放的态度的同时,另一份调查却显示有近八成国人愿意移民。

《联合早报》报道,由人力资源公司任仕达(Randstad)展开的调查显示,只要出现更具吸引力的条件,有不少国人愿意移民海外工作。

71%的受访国人愿意为了“有意义的事业”移民,74%则会为“更高的薪水”移民。此外,如果移居国外可改善工作与生活平衡,并对他们的事业有利,高达79%的国人表示他们会考虑移民。

新加坡富人、年轻人、高学历者 对移民课题最敏感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