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党发球凶猛 工人党不接球 兜一圈绕回原点

2019年11月06日
执政党发球凶猛 工人党不接球 兜一圈绕回原点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今天头一回以副总理身份在国会上颇有气势地读出长达37页的“诚信动议”。(国会视频截图)

个半小时的辩论、数十个“misled”(误导)字眼、清一色第四代领导人(多为律师出身)轮番上阵。

国会今天下午3点钟,出现了一场十分微妙的辩论。

微妙在于时机、提出的要求、以及接招形式

王瑞杰以副总理身份提出“诚信动议”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今天头一回以副总理身份在国会上颇有气势地读出长达37页的“诚信动议”,要求目前受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简称AHTC)官司缠身的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和前秘书长刘程强,回避一切与市镇会相关的财政事务。

执政党发球凶猛 工人党不接球 兜一圈绕回原点

王瑞杰。(国会视频截图)

按王瑞杰的话说就是:

从政的人必须诚实、正直,才能取得民众的信任。但在这个事件上,林瑞莲和刘程强两人的行为已被高庭证实为“不诚实”、“不透明”,哪还能让他们继续处理财政事务?

王瑞杰在演讲中条理分明、脉络清晰、措辞强烈地重申了四个点:

身为新加坡国会议员,为人高度正直经得起问责制至关重要,而且必须能长期维持高水平操守;

林瑞莲和刘程强两人在AHTC事件上,在判词中被认为行为不诚实,违反了市镇会的受托责任;两人也很清楚自己的行为在法律上站不住脚;

林瑞莲目前依然出任AHTC副主席,刘程强则依然是AHTC遴选出来的委员;

国会要求AHTC履行他们对居民的义务,让林瑞莲和刘程强回避一切与市镇会相关的财政事务。

在一个多小时的演讲中,林瑞莲(右)和刘程强两人的表情从这样:

执政党发球凶猛 工人党不接球 兜一圈绕回原点

变成这样:

执政党发球凶猛 工人党不接球 兜一圈绕回原点

再到这样。

执政党发球凶猛 工人党不接球 兜一圈绕回原点

王瑞杰在发言时也用中文总结了整份动议,红蚂蚁在此节选出三段。

“这场风波已历经八年,涉关几百万元公款。总审计署(AGO)的报告、毕马威(KPMG)和普华永道(PwC)提交的审计报告、由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自己委任的独立委员会发起的诉讼、以及高庭的听证, 都一一证明了两位议员犯下了过失。过去八年,他们有不止一次的机会坦诚自己的过失。但是,他们没有那么做。反而,一错再错,不是含糊不清,误导大家,就是保持沉默,希望大家会随着时光淡忘过失。

关键词:不老实、一错再错、误导大家。

“他们没有通过公开招标就委任自己的亲信管理市镇会,还故意向其他的同僚隐瞒这个计划。在过程中,(中标管理公司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FMSS赚取了巨额盈利。但令人担心的是,他们被拆穿时,他们不愿意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反而混淆视听,处处为难审计师,误导法庭,误导国会,误导居民,甚至误导国人。

关键词:委任亲信、误导。

“我们有责任确保第四代领导人维护一个廉洁的体系,有正确的治国理念,继续维持人民行动党自建国以来的高标准。如果一位行动党的议员犯错,总理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林瑞莲议员身为律师,却明知故犯。刘程强议员是资深政坛人物。他妥当管理后港市镇会超过20年,我一直都很尊敬他。所以,当我看到高庭对刘程强议员的裁决时,我感到非常失望。

关键词:明知故犯、极度失望。

简单总结就是:

阿强和阿莲故意不公开招标,自肥了“自己人”,害到阿裕尼后港居民沦为“受害者”,必须付出高于市价的管理费,却没有得到对等的高服务。阿强和阿莲也误导了阿星,将阿星拖下水。

王瑞杰一再强调,提出动议并非强制要求林瑞莲和刘程强必须辞职或卸下市镇会职务,只是强烈建议AHTC市镇会安排两人回避一切与市镇会财务相关的事务。

“他们没有向居民道歉……如果工人党要继续代表新加坡人民发言,他们现在就不能保持沉默

见招拆招?工人党不正面接球,也不正面回应

对什么是动议不甚清楚的蚁粉,所谓动议指的就是在国会上提出一项提案,请求国会采取行动或针对一起事件发表意见。不过,动议即使通过,也不具备法律约束力,只是整体表个态。

弄明白这点,就比较好理解接下来一系列不按执政党剧本走的情节,为何会出现。

王瑞杰演讲完后,红蚂蚁相当期待身为国会中最大的反对党工人党会如何接住副总理发过来的这个裹了层层指责、质问对方“你们还不快快回避”的猛球。林瑞莲和刘程强究竟会如何反应?刘程强会不会像上次对上两朵国会金花那样妙语如珠

结果红蚂蚁失望了。

因为工人党根本不正面接球,也不正面回应。

刘程强只是专注地听,偶尔微微笑,却不出声,也不回应。执政党对他也很客气,没有强迫他回应。

工人党那头由林瑞莲和方荣发问了一堆与案件细节相关的问题。例如:你们从哪里得知亏损了几百万元?哪份文件哪一条请具体指出来。哪份证据有说明我们故意隐藏资料误导审计师?凭什么说支票上一个签名就够了不需要两个签名,这样不是更没有问责制吗?等等。

王瑞杰竟一下被对方的细节问题绕了进去,有点秀才遇到兵,一时无法见招拆招,真的“乖乖”去翻资料,于是出现了冷场。好在王瑞杰急中生智,又将问题引回“正途”,要求对方不要顾左右而言,请表态:回不回避?

工人党坚持采用迂回战术。林瑞莲一再指出,她和刘程强等人已经决定就高庭的判决进行上诉。他们会在下周一(11日)的最后期限作出上诉申请。然后林瑞莲就咬住一点不放:我们上诉后,法庭还得审一段时间,最终判决都还没出来,为何就给急着给我们“下判”,要我们回避?

“副总理在现阶段提出动议,反映出一些迹象却操之过急(premature)。显然的,人民行动党在看到10月高庭判词中的一些发现和评语时,有些兴奋了。中间省略250字关于新加坡上诉庭的运作)副总理现在提出动议,时间上是不成熟的,我希望国会推翻这项动议……到目前为止,法庭都还没下判市镇会是否蒙受了损失。

我和刘程强先生依然在市镇会有我们的职责要履行,这项动议的用意似乎想在案件等待终审前,削弱我们的职责,不让我们履行职责。我们目前正在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案件,我们感谢所有在我们追求正义的过程中,站在我们身旁帮助我们的每一个人。

一来一往,现场气氛一下变得很尴尬。一方猛发球,一方不接球,就这么僵住了。

更微妙的是,副总理王瑞杰突然起身要求展延,却被毕丹星反问“为何要展延”?正当双方陷入尴尬的僵局时,国会议长陈川仁突然蹦出一句:休会10分钟

第四代领导人轮番上阵

休会回来,行动党的第四代领导人,尤其是那些有法律背景的都轮番上阵,以自己的方式,花了很多时间,替王瑞杰解释为何要提出这项动议。

用卫生部兼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唐振辉的话总结就是:

“就连一名小孩都知道,不能让狐狸去看守鸡寮,也不能让一匹狼去看守羊群。

最后,毕丹星代表工人党总结时说,提出这个动议的时机“高度不寻常”。

“人民行动党必须坦承说出,这么急着(hurriedly)提出动议,背后的动机何在?工人党并不反对副总理提出来的动议第一点,关于身为新加坡国会议员,为人高度正直经得起问责制至关重要,而且必须能长期维持高水平操守。”

“国会没有理由操之过急地被绑架来取代司法程序,尤其是当司法程序还在进行当中,而且上诉窗口还没关闭。我希望所有议员(不仅仅只是官委议员)待会儿在投票时,谨记这点。”

毕丹星接着说,国会对此动议投票后,AHTC会进行内部投票表决林瑞莲和刘程强是否必须回避一切与市镇会相关的财政事务,到时林瑞莲和刘程强不得参与该投票。但无论投票结果如何,他一定会站在林瑞莲和刘程强这边。而且所有反对党议员也会全体投票反对这项动议。

动议最终以52票通过

不过中英文社交媒体上的网民在留言时似乎都倒向工人党那边,认为执政党“应该是大选脚步近了,动议明显是在加大力度打压反对党”。

也有不少网民指出,执政党市镇会也曾犯下不少过错,例如,“宏茂桥市镇会的前经理不也涉嫌贪污?”、“2008年在雷曼兄弟引发的金融海啸中,有多达8个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因投资雷曼兄弟及类似金融结构产品失利蒙受高达几百万新元的损失”。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红蚂蚁觉得这个长达8年的市镇会案件比台湾长寿剧还长。

今天的这项动议,别说官委议员们在旁听了浑身不舒服,还有两人要求弃权不投票。就连红蚂蚁看到recuse(回避)这个词也想回避。执政党今天走这步棋,真的能为自己加分吗?

执政党发球凶猛 工人党不接球 兜一圈绕回原点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