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朝野就诚信问题争吵不休 堪比台湾长寿剧

2019年11月08日
新加坡朝野就诚信问题争吵不休 堪比台湾长寿剧

前秘书长刘程强(左)和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周一在国会与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就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AHTC)的政治诚信进行辩论。(国会视频截图)

会本周一(4日)那场四个半小时的辩论,不禁让人怀疑:在这个速食风行的时代,人们有耐心消化这么冗长的政治议论吗?

新加坡朝野就诚信问题争吵不休 堪比台湾长寿剧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4日以副总理身份在国会上颇有气势地读出长达37页的“诚信动议”,要求目前受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简称AHTC)官司缠身的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和前秘书长刘程强,回避一切与市镇会相关的财政事务。(国会视频截图)

在美国,特朗普以推特治天下,一切速战速决,每天短短几行字,就能让世界忙成一团。

新加坡朝野就诚信问题争吵不休 堪比台湾长寿剧

特朗普推特账号。(特朗普推特)

这是浅薄的牛仔政治,但不得不承认它的效应。

在新加坡,为政之道是,深思熟虑后才开口讲话,一旦开口,就是长长一串的数据和道理,如教授在课堂授课,如律师在法庭陈情,常常使到时间很不够用的众多市民,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公民义务对上耐心限度,备受煎熬不在话下。

前天有关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AHTC)的政治诚信辩论,对市民的耐心便是很大的考验。

新加坡朝野就诚信问题争吵不休 堪比台湾长寿剧

刘程强与林瑞莲。(国会视频截图)

红蚂蚁团队职责在身,全程四个半小时追踪、观战,庆幸通过考验。显然的,这样的观众属于极少数,绝大多数市民当天下午忙着干活,只在工余看了一下媒体的标题,或几分钟的精华版视频。

或许不出意料的是,在网上发表看后感的网民中,无人争议诚信的重要,但大多觉得好像在看台湾长寿剧:剧情重复,台词反复,节奏缓慢,中心思想和结局始终难以确定。

综观各界对辩论的反应,连绵八年的政治诚信之争,众人似乎还没把握其中的核心要旨。事实如此,熟知本地政治的人都知道,政府肯定不放心不收手,这场争论还未了结,续集指日可待。

道德制高点才是此次辩论的重点

AHTC的纷争浮现以来,政府一再强调:质疑工人党的举动,不是政党之间的斗争,而是关系到政治文化,牵涉到政治人物的操守和问责,更是国家利益的问题,因为一旦钱和权纠缠在一起,腐败政治必将跟随而来。王瑞杰昨晚在面簿帖文中再次重申这点。

执政党是在一个道德制高点评论工人党失信于民,然而,它也因此受到众多民众的质疑。

执政党一党独大的气势,应付反对党的一些强硬姿态,数十年来在民间累积成一种既定的印象,使到执政党在喊狼来了的时候,即使是摊开大量的证据,引述审计和司法人员的话语,也很难引起广泛的共鸣。很多人直觉的认定这是政治欺压。

讲来讲去,信者还信,不信者还是不信

这是一道高耸的民意藩篱,政府尝试逾越就试了八年,在论说和沟通方式上,用了十八般武艺,在国会里更有精通法律的领导轮流上阵。

但工人党诸人的太极招式一再灵验,让争论不断回到原点。这么多年来,信者还信,不信者还是不信。

新加坡朝野就诚信问题争吵不休 堪比台湾长寿剧

对于是否将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刘程强说:“该说的话,大家都在国会上说了。我不想预先判断或预测市镇会理事会做什么……理事们必须自行决定,主席费沙也说,他们准备将问题正式在会上提出。我将避免参与任何相关讨论,我想林瑞莲小姐也一样。”(联合晚报)

执政党阵营里显然有人相信,诚信问题虽然还未全面攻破工人党的城堡,但对方已经蒙受损失,这或可从2015年大选成绩看出。

工人党在阿裕尼集选区的得票率下滑许多,仅以差微得票率(50.95%)取胜。不过,那回大选选票的得失,建国总理逝世是一大因素,市镇会纷争带来多少影响,就很难确定。

到了下届大选,诚信问题所带来的得失应该会更清晰,并也会影响岛国政治的走向。

新加坡朝野就诚信问题争吵不休 堪比台湾长寿剧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