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热与思念,唯有肉骨茶可解

2019年11月11日

来新加坡五年了,还是有点没习惯这个国家的夏天——漫长的热,高温,靠海的潮气,密匝匝贴在皮肤上面,就像套子一样。突如其来的高温听着蝉鸣,很想变成一只螃蟹,一头扎进清凉的海水里面整日畅游。

这份热与思念,唯有肉骨茶可解

顶着个烈日上班,看着员工干活,这个时候特别喜欢点地道的肉骨茶,那份入口的甘甜,如同流动的溪水,冰爽的汽水。

新加坡人的精致,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略带口音的英语,就算是肉骨茶,也是软中带硬,吃出一种南洋风情。将汤料,骨料煮在一起,有种beyond的清新,吃的时候,慢慢用汤勺一口一口含服,一碗下去,五脏庙似乎打了一通八极拳,舒畅的不行。假如这个时候还能在树荫下闲适过一个下午,再也不用看合同,倒是真的有点国内的“公司王孙把扇摇”的帝皇风范了。

在没有去的时候,我对于这种叫做肉骨茶的东西是半信半疑的,因为从来没有听过这种称谓,茶和肉类都是天生的对头,油腻的肉类怎么和茶胶合在一起,直到看到淳朴的汤料,皮肉分离,倒在碗里,轻飘飘的,不像是浓稠的肉汤,像是一份下火的茶饮。

这份热与思念,唯有肉骨茶可解

很多就算是会熬汤的国人也未必会做这道美味佳肴,印象中只有一些肉骨汤,通常都是猪大骨加上一点玉米萝卜一顿就可以满足。小时候觉得粤地是个宝,什么东西都能吃,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养人的糖水。

在刚来新加坡的时候,我还泡在中餐馆内,觉得这个毕竟是南洋之地,和国内的饮食还有差了那么点火候,无辣不欢。但气候弄人,这边气候不是很适合吃特别辣的东西,我还有点喜欢汪曾祺的那句:去你码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的痛痛快快的,你管得着吗!所以我明知道这个天气不能吃辣,还是坚持了相当一段时间,相对于什么黄咖喱青咖喱的辣度,都不如我们自己的土辣椒,满头大汗却又无比满足。

这份热与思念,唯有肉骨茶可解

在特别想吃辣的时候,甚至还能幻想一下,种点小辣椒治疗一下口水过度分泌的病,最终还是没有施行。在吃辣吃到内分泌失调的时候,我终于把目光转向了当地的饮食——肉骨茶。在小时候入夏,外婆隔三差五会做个绿豆汤,放点米,解暑还能管饱,绿豆的做法很多,做饼做汤,别提在院子里面喝绿豆汤多惬意了,只是现在换成了肉骨茶,在高楼广厦间,仿佛能够窥见过去的自己,不知今朝今夕。

这份热与思念,唯有肉骨茶可解

在后来,家里搬迁,几经周折,没有了树木,也没有了这么多的绿豆汤,随着亲人的离开,似乎已经没有哪里有绿豆汤能治疗我的相思。在无数个夏夜,那些互相陪伴的时光,已经化为肉骨茶的清甜,堵住了思绪的闸门,那是给我力量的东西。

这份热与思念,唯有肉骨茶可解

说起来肉骨茶在新加坡也是建国就有的东西,无论是普通人家还是高官,都免不了点一碗肉骨茶慰藉自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时间如同长大的婴孩般前行,生活的细节和异邦的点滴却铭记在心,久而弥坚。

这份热与思念,唯有肉骨茶可解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