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房奴”的新加坡

2019年11月26日
没有“房奴”的新加坡

“房奴”(mortgage slave)这个词从2007年开始流行,意思为房屋的奴隶。

有数据统计,我国有接近4亿的“房奴”。

中国的房产早已不只是单纯的居住功能,结婚、户口、孩子上学都需要房子,大部分当代“房奴”每个月收入一半以上都用于房产支出,尽管这样,大家还是争先恐后的争当“房奴”。

而在新加坡,尽管房价跟中国不相上下,但新加坡本国居民和永久居民却不会因为住房而发愁,是一个没有“房奴”的国家,这需要归功于新加坡国父李光耀。

在新加坡刚摆脱英国殖民统治后,经济十分落后。1947年,英国房屋委员会还指出:新加坡有一个世界上最糟糕的贫民窟,是文明社会的耻辱。并且当时新加坡200万居民中,有大概80万住在棚户区或者贫民窟。

1960年,国父李光耀下定决心改变这种现状,提出了“居者有其屋”,也就是现今的组屋制度。

组屋即组合房屋(Housing Development Board,HDB),目的是为了解决低收入居民的住宅问题。

没有“房奴”的新加坡

组屋也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房屋类型。

组屋价格比市场价低至少50%,但周边的公共辅助设施却一应俱全,涵盖了公民所有的生活所需,包含邻里商业区、学校、医院、民众联络所、儿童游乐场、小型公园、游泳池等(新加坡房屋如果超过了40层的建筑,每20层就要有避难层)。

物美价廉的组屋成为新加坡民众购买房屋的首选。

即使房屋价格如此低廉,但新加坡政府仍然担心低收入公民沦为“房奴”。

于是,1968年新加坡政府建立了公积金制度,所有公民都拥有一个公积金账户,每个月由雇员和雇主各缴纳工资的5%,在购房的时候提取出来作为首付款。

新加坡购买组屋有规定:购买组屋者必须是新加坡公民,家庭月收入不高于每月1.4万新元(购买执行共管公寓的月收入不高于1.6万新元)。并且对组屋购买次数也有严格限制,如果购买了组屋而不自己居住,将面临高额罚款甚至坐牢。

所以,炒房在新加坡是没有市场的。目前已经有超过87%的新加坡公民住进了政府建造的“政府组屋”。

组屋相关信息(只有新加坡公民可购买)

1

申请组屋需以家庭为单位,单身者需达到一定年龄21周岁才能申请;

一个家庭同时只能拥有一套组屋,如果要购买新房,旧组屋必须退出来;

一定年限内不得整房出租,只可出租其中的房间,且公民必须居住在组屋内;一定年限内销售组屋,需要支付高昂的政府税费。

2

组屋补贴:购房补贴、与父母同住或靠近父母居住补贴等。3

组屋属于精简装修,附带部分基本家具,可拎包入住。

2019年新加坡房价数据

没有“房奴”的新加坡

新加坡组屋的价格大多在30万新币到70万新币之间,价格非常亲民。而且对买不起组屋的社会底层,新加坡还制定了组屋租赁补贴的制度,由政府提供大量津贴,帮助他们找到安居之所。

比如:月收入少于1500新元的家庭,可以申请租赁一房式或者二房式的组屋,政府最低以市场租价的10%来收取租金。家庭月收入不超过800新元,一套一房式组屋的每月租价仅有26至33新元左右(约合125—150人民币/每月)。

在联合国《2017年全球幸福指数报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中,新加坡位居亚洲第一位,真正实现了“居者有其屋”。

但是,组屋的政策会造成政府大量的财政补贴,容易出现财政危机或金融危机的风险。那么新加坡政府是如何做到“居者有其屋”呢?

这就要说到新加坡有名的企业——淡马锡(Temasek )。

新加坡政府补贴给组屋的钱,一部分来自于正常的税收,另外一大部分则来自淡马锡公司在全球的投资收益。

毫不夸张的讲,淡马锡掌控著整个新加坡的经济命脉。

《淡马锡年度报告2019》发布中,2019年淡马锡投资组合净值 3130 亿新元,在过去的10年中增长了1830 亿新元。

没有“房奴”的新加坡
没有“房奴”的新加坡

我们每天都在努力、脚踏实地的工作,为了找到属于自己的住所,在整个城市暗下来的时候,万家灯火中有一盏亮着的、属于自己的灯。

我相信这是所有普通人的梦想,也是国父李光耀当时推行“居者有其屋”时,想帮助所有新加坡公民达到的梦想,而这个梦想经过了半个世纪已经美梦成真。

大家喜欢新加坡吗?对新加坡组屋制度有什么想法呢?欢迎大家留言告诉我。

如果想了解更多新马泰越不一样的信息资讯,请点击订阅关注我们。

没有“房奴”的新加坡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