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将建第三条大桥 马国还要向旅客征收“床位税”

2019年11月27日
新马将建第三条大桥 马国还要向旅客征收“床位税”

(星洲日报)

来西亚柔佛州昨天召开例常议会会议,其中谈及的两项课题与新加坡人息息相关。

第一项是:柔佛将考虑对在州内酒店留宿的游客,征收“床位税”;第二项是:柔佛州政府同意兴建新马第三大桥。

对于这两个建议,我们当然希望马国保持一贯作风:

讲讲就算了,不会太认真。

去新山开房要缴床位税?

新马将建第三条大桥 马国还要向旅客征收“床位税”

(互联网)

根据马来西亚《马新社》报道,柔佛旅游及家庭、妇女、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廖彩彤在州议会上回答议员提问时说,

如有需要,州政府会考虑对在州内酒店留宿的游客征收“床位税”(bed tax),并且进行深入研究。

好消息是,廖彩彤说,州政府现阶段没有打算要实施这项税务,因马国在2017年开始,已向入住当地酒店的外国旅客,征收10令吉(约3.26新元)的旅游税。

廖彩彤补充说,柔佛去年一共征收了1580万令吉(约516.3万新元)旅游税,是继沙巴、槟城和雪兰莪之后,征收旅游税第四高的州属,而中央政府已经通过财政部,将在明天把所征旅游税的50%,退还给各州政府,也就是说柔佛收到了799万令吉(约261.1万新元)。

换句话说,柔佛政府还不至于那么缺钱,需要从游客那里挖钱,但日后就不好说了。

像旅游胜地槟城和马六甲,早就已经对游客实施征收“床位税”,而彭亨也将在明年实施。

新山接待的旅客主要是新加坡人,可想而知多少新加坡人交了那10令吉的旅游税。

据廖彩彤提供的数据,在2018年,到访柔州的旅客人次增至1584万,而过夜旅客达到762万人次。

虽然说,即使柔佛日后真的要征收“床位税”,税率应该也不会很高,但不少新加坡人已经很不爽了,觉得被马国针对我们,有些呛声说,

不如也收厕所税、马桶税、空气税、马路税......

有网民也下决心说:

“如果真的实施征收“床位税”,我就不去新山睡了,反正世界那么大,可以去别的地方睡。并呼吁国人到时要有骨气,抵制去新山开房。”

新马将建第三条大桥 马国还要向旅客征收“床位税”
新马将建第三条大桥 马国还要向旅客征收“床位税”
新马将建第三条大桥 马国还要向旅客征收“床位税”

有网民也调侃说,

只要没有收吃饭税,国人还是能去吃吃喝喝,不开房的。

新马将建第三条大桥 马国还要向旅客征收“床位税”

去新山不会再塞车?

新马将建第三条大桥 马国还要向旅客征收“床位税”

马国说,兀兰关卡将在明年达到饱和点。(联合早报)

马国说想建一条新马第三通道,来缓解关卡堵塞问题。这个“想法”已经想了整整10年,但一直处在“纸上谈兵”的阶段。

那么这次柔佛州议会会议再提“新马第三通道”,有什么新点呢?

答案是:

没有什么的。

柔佛主管公共工程、交通及基础建设的行政议员(州内阁部长)莫哈末索里汉说,

柔佛政府同意兴建第三大桥的建议,近期将正式致函中央政府表明州政府的立场。兴建地点和方式则由中央政府研究。

马来西亚与柔佛历任领导人都提过新马第三大桥计划,而且内容同上。

2009年5月,纳吉建议在柔州东部的迪沙鲁和边佳兰(Pengerang)建造新马第三大桥,与新加坡东部连接,以此带动柔州东部经济发展,新加坡当时同意进一步探讨其可行性。

不过,纳吉上述建议遭柔佛王室强烈反对。已故柔佛苏丹依斯干达及现任苏丹依布拉欣都曾公开反对建第三大桥,此后就没人再提。

2013年,马国媒体报道称,随着边佳兰逐步发展成为柔州的石油与石化工业重镇,衔接边佳兰丹绒本哥利(Tanjung Pengelih)和新加坡樟宜区的建议已提呈马国工程部探讨。

2016年,时任马国交通部长廖中莱称,马国正研究兴建海底隧道作为新马第三通道,拟议中的通道是从新山东部的巴西古当连接到新加坡樟宜。

直到今年5月希盟胜选上台,马哈迪再度出任首相后,马方又重提此事。

2018年,马国首相马哈迪证实,“有计划”建造新马第三通道。拟议中的通道是从柔佛州新山东部的边佳兰(Pengerang)连结到新加坡的乌敏岛(Pulau Ubin),大桥桥身约三公里。更指有一家有意投资的公司已经讨论了计划的可行性。

所以,最终这条新马第三大桥会建吗?是从马国边佳兰、还是巴西古当兴建?是通往新加坡的樟宜?还是乌敏岛?

当然不是马国说了算,也要我们点头啊。

马国网民说:

建什么都好,只要不是弯桥就好了。

新加坡网民说:

先别提"第三座大桥",先搞好你现有的关卡通关柜台效率,再建好新柔地铁,并决定好了要不要建新隆高铁,再来谈吧。

红蚂蚁笑而不语。

新马将建第三条大桥 马国还要向旅客征收“床位税”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