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夺得金马奖,是作品优秀,还是少了中港的竞争

2019年11月27日
新加坡夺得金马奖,是作品优秀,还是少了中港的竞争

《热带雨》导演陈哲艺(左二)和主要演员开心庆功。(互联网)

加坡的热带雨季,润湿了整片土地,但缺了对华文影视文化的灌溉。

“在新马做演艺这条路真的不容易。”

凭借《热带雨》勇夺第56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的杨雁雁,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哽咽说了这番话语。

《热带雨》中杨雁雁饰演的“阿玲”,某种程度上也折射出这样的一种状态。

恰如其分的场景,在新加坡潮湿的雨季中,《热带雨》以“阿玲”为主导,诉说着这片土地的边缘故事。

阿玲,一位从马来西亚怡保移居到新加坡的华文老师。

结婚多年后膝下犹虚,夫妻感情开始出现裂痕。中风的公公,所有照顾的重担也都落在她一人的肩头。在传统华人的价值框架里头,她是边缘且孤独的。

作为一位华文老师,“阿玲”更无法逃离,华文在重视英语教育的新加坡被边缘化的现实。

新加坡夺得金马奖,是作品优秀,还是少了中港的竞争

杨雁雁饰演的”阿玲“在剧中和自己的学生发生情愫展开禁忌的”师生恋“。(热带雨剧照)

《热带雨》导演陈哲艺接受台湾媒体《报导者》专访时形容,“阿玲”是个局内人里的局外人:

“语言就是阶级。阿玲饰演的老师,她既不能做行政、不能带课外活动、也不能去教务部开会,容易被忽略。你看片子里的校长,就是只讲英文,不讲华文的。”

陈哲艺在6年前初试啼声就以《爸妈不在家》惊艳华文电影圈。当年《爸妈不在家》在第50届金马奖一共摘下最佳剧情片、最佳新导演、最佳女配角和最佳原著剧本四项大奖。

凭《爸妈不在家》荣获最佳女配角的杨雁雁6年后与陈哲艺再续前缘,凭著《热带雨》那个含蓄、婉约、温柔的角色,一举摘下金马奖最佳女主角的奖座。

陈哲艺和杨雁雁都曾在不同的访问中透露,“阿玲”的性格和杨雁雁本人的性格有着极大落差。

陈哲艺开拍前觉得杨雁雁不适合该角色而一直没有找上她,但试了几场戏后仍挑选了她担任女主角:

“因为她就是新马最棒的演员。”

新加坡夺得金马奖,是作品优秀,还是少了中港的竞争

对陈哲艺(右)来说,杨雁雁(左)就是新马最棒的演员。(互联网)

从新马演艺道路的坎坷到新马最棒的演员,杨雁雁的出身和成长背景,都使她日后和新加坡或马来西亚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热带雨》里从马国移居到新加坡的阿玲一般,来自柔佛的杨雁雁在中学时代来到新加坡念书,而后在本地开展了她的演艺生涯。

杨雁雁在她的得奖感言中提到了其恩师,本地剧场之父郭宝崑对她影响至深的一段话:

“他跟我说了一番话,他说你觉得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吗?我每天晚上都想要放弃,但是我每天早上都重新做一个决定,我要继续走下去。”

对于马国媒体和部分台湾媒体来说,生于马来西亚的杨雁雁是如假包换的马来西亚影后。但对新加坡而言,杨雁雁的演艺生涯启蒙毋庸置疑就在本地。

但我们不妨把视角放大、拉远,或许就如金马奖从1996年开始开放让全球所有华文或华人电影报名参赛,不再以国籍评段一部作品的好坏一样,拥抱多元才是我们回到本质看待艺术的最佳方式。

新加坡导演杨修华的作品《幻土》,同样在本届金马奖夺得了最佳原著剧本奖和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

新加坡夺得金马奖,是作品优秀,还是少了中港的竞争

《幻土》在本届金马奖勇夺二奖。(互联网)

可见在杨雁雁呼喊“在新马做演艺这条路真的不容易”的当儿,本地华文电影优秀人才仍前仆后继地为梦想而奋斗着。

《幻土》里头大谈本地的移工议题,以交错的画面记录著一般新加坡人不会留意到的角落。《热带雨》里“阿玲”和杨雁雁所代表的新移民意象,华文处境的尴尬,都是陈哲艺试图用镜头告诉我们的人生点滴。

两部在金马奖大放异彩的本地作品,都不约而同地触及了“边缘”议题,恰好也和今年略显尴尬的金马奖氛围互相对话。

由于中国大陆官方的杯葛,本届金马奖少了许多优秀的中国电影参赛,一度备受质疑是否将从此走入式微。

但凭著一股在自由土壤成长的倔强和自信,金马奖坚持包容开放的姿态,在边缘之中找寻到了新的立足点,继续用追求艺术美感的本质,给予台湾乃至东南亚的优秀华文作品一个发光发热的舞台。

同时也让华文世界得以看见,即使在华文文化已然贫瘠的土地上,仍然有本地华文电影作品能够大放异彩。

因此与其自我嘲讽本地作品是在中港作品的缺席下才得以出头,不如抬头挺胸地承认,新加坡电影用华文作为载体,拍出了关怀边缘与关注弱势的新加坡故事,而获得了“华语奥斯卡”的青睐。

新加坡夺得金马奖,是作品优秀,还是少了中港的竞争

《热带雨》团队和台湾国际名导李安(左三)合照。(联合早报)

陈哲艺这样告诉《优1周》:

“坦白说,如果我是那种会妥协的导演,早就去中国拍片了,自从金马奖赢得最佳影片、最佳编剧与最佳新导演之后,我有很多机会去中国发展,要捞金的话早就去了,但我不是,我有我的坚持,我想讲新加坡人的故事。”

对比和金马奖同天举行的中国金鸡奖,开场歌词中一句“金鸡的轮廓,如中国的疆域”无可避免体现了金鸡奖的俗不可耐,和画地自限。

星光璀璨的张扬,对比艺术本质的微弱;主旋律电影、商业大片和艺术电影一同竞逐技术含量最高的奖项彰显著怪异与尴尬。

对于金马奖和本地华文电影作品而言,或许有点因祸得福的幸运。但幸运以外,更多的是长期积累的实力和内涵。

金马奖执委会主席李安在典礼后受访时说道:

“希望我们这个文化能够尊重做艺术做电影的人,因为我们是没有分别的……今年少一点我们当然会有遗憾,可是我们的双手永远是张开的,只要是说中文、华语的电影导演,我们欢迎你来。”

“在新马做演艺这条路真的不容易”,但新加坡已经有了好的势头,在一个多元包容的华文国际影展获得了肯定。

我们拥有好些优秀和努力的电影工作者,而他们最不需要的,就是我们的冷嘲热讽。

新加坡夺得金马奖,是作品优秀,还是少了中港的竞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