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出门‧天黑回家 狮城大叔天天越堤 打理哥打菜园

2019年12月07日
天黑出门‧天黑回家 狮城大叔天天越堤 打理哥打菜园

67岁苏永瑞27年来,每天从新加坡开车到马来西亚菜园工作。

(新加坡7日讯)新加坡一名菜园老板“逆向越堤” 27年,每天从新加坡开车到马来西亚工作。务农工作本已耗时耗力,他还需要几乎每天花两、三个小时越过柔佛长堤,这全是为了能多点时间陪伴家人。

“做了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就是赚到一个家”。

《8视界新闻》报导,67岁的苏永瑞自1992年开始到马来西亚柔佛州经营菜园,直到现在。父亲是农夫,苏永瑞自幼跟随父亲的步伐,从15岁就开始务农,一晃就是52年。

苏永瑞说,家族从前在杨厝港开菜园,“不过,到了1970年代,政府土地征收。新加坡地少,之后菜园也是很难做,所以我们到马来西亚开菜园。”

目前,他与63岁的弟弟苏瑞来一起打理位于柔佛哥打丁宜面积70亩(约六个半足球场大)的菜园,种植的蔬菜包括小白菜、辣椒、长豆、羊角豆等,每天收成的蔬菜就送回新加坡巴西班让蔬果批发中心售卖。

为避免塞车, 苏永瑞每天摸黑出门,早上6点就从新加坡出发,开车一、两个小时越过新柔长堤到马国开工。傍晚下班后,再开一、两个小时的车回新加坡,回到家都已晚上9点多了。

为免太疲累,他与弟弟也会轮流开车进出新马。

为了解他一天的工作,8视界新闻记者随车越堤。进行采访当天,新柔长堤交通顺畅,从新加坡抵达位于哥打丁宜的菜园,耗时约一个多小时。

天黑出门‧天黑回家 狮城大叔天天越堤 打理哥打菜园

苏永瑞摸黑出门,以避开新柔长堤的塞车高峰时段。

20多年来每天越堤,让苏永瑞对交通情况了如指掌,能够准确预测长堤的塞车时段。他说:“如果是早上9时才出门,长堤应该已经塞满车了。”

他也曾遇过在路上塞了五、六个小时的可怕经历。他说:“长周末我就没有每天来回(新马)了,直接住在当地,太怕人了。”

有时适逢周末,他也会待在马来西亚一晚,有时住在旅馆,有时则直接睡在菜园里,避开新柔长堤的塞车时段。他说:“如果全部时间塞在路上,回到家也没时间了,也没意思。”

天黑出门‧天黑回家 狮城大叔天天越堤 打理哥打菜园

苏永瑞一个星期工作七天。

为家人每天奔波两地

苏永瑞身为老板亲力亲为,一个星期工作七天,就连星期天也会越堤到马国。怎么有时间陪家人?

他说:“星期天工作半天,还有半天(可以在家)。”

苏永瑞为什么不选择干脆住在当地?他说:“刚开始到马来西亚种菜时,孩子还在念中学,怕他们叛逆期,回来看孩子。每天来回久了,现在也就习惯了。 ”

天黑出门‧天黑回家 狮城大叔天天越堤 打理哥打菜园

如果遇到大塞车,苏永瑞会在菜园里过夜,房间看似简陋,但装有冷气!

1990年代 光辉岁月

或许有人会问,苏永瑞是菜园老板,又心甘情愿每天奔波于新马两地,难道这是一门赚头很大的生意?

苏永瑞说:“其实种菜这个行业,坦白说,之前也是有风光过(1990年代至2008年左右),不过现在就比较难,现在成本在增加,所以说利润会‘很薄很薄’。“ 他表示,近五年来,农药、员工工资、租金等方面的成本“增加得很厉害”。

他也表示,如果收成不好,他还需要赔钱,“现在是在赔钱的”。

天黑出门‧天黑回家 狮城大叔天天越堤 打理哥打菜园

苏永瑞:菜园生意给过我成就感。

天黑出门‧天黑回家 狮城大叔天天越堤 打理哥打菜园

农场的收成每天都送往新加坡批发市场售卖。

不过,苏永瑞一辈子都在做农业相关的行业,现在想要退休也不舍得放弃。他说:“菜园生意也给过我成就感,现在想要放弃,但想到以前的成就感,就不舍得放弃。”

苏永瑞菜园收成也减少了许多,从前一天可产出七吨的蔬菜,现在一天出产大约一吨蔬菜。

再过几年就步入古稀之年,他也已经打算半退休,“我跟弟弟都老了,体力、精力跟以前不同了。做到做不动为止吧!”

苏永瑞靠着务农养家,现在家里的四个女儿皆已成家,每个也都事业有成,让他十分欣慰。

他也坦言,菜园生意虽然没有让他大富大贵,但“最大的收获,就是让我赚到一个家”。

天黑出门‧天黑回家 狮城大叔天天越堤 打理哥打菜园

晚上8点多,塞在关卡半小时,已是幸运,不算真正的塞车。工作了一天,苏永瑞也累了,打起了哈欠。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