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教育:国人说是丑小鸭,洋人说是白天鹅

2019年12月10日
新加坡教育:国人说是丑小鸭,洋人说是白天鹅

今年8月底,本地450中国学生聚集在新加坡河畔参与“全国水彩画比赛”。新加坡教育近年来不再只重视数理方面的成就,也开始重视学生在艺术方面的熏陶。(海峡时报)

国有首流行歌曲这么唱:我名声不好,但我待人不差。

这让人想起新加坡的教育制度:名声不太好,但还是让人得到不差的教育。

长久以来,新加坡教育制度的名声是:刻板、严苛,把孩子折腾得不像孩子,学习的乐趣全给考试消磨掉了。

新加坡教育:国人说是丑小鸭,洋人说是白天鹅

很多人都认为,新加坡教育系统把孩子折腾得不像孩子。(互联网)

很多选择移民的人说,远走他乡是为了孩子的教育,因为西方体制松动活泼,能让孩子更为阳光和快乐。

教育当局有时回应说,新加坡制度不完美,但不是一无是处,否则不会发展到今天。

几十年来,教育体制一直大修小改,既想注入西方式的阳光和雨露,但又不想失去东方式的严谨和务实。在各个环节上,考不考试,分不分流,都有争论的空间。

就在这大修小改的时候,西方学界开始对新加坡感到好奇。他们前来研究之后,好些表示惊艳,认为这里有经可取。

西方人向新加坡取经,我们听来有点不习惯,而且取的还是教育的经。在众多国人眼中,这明明是一只丑小鸭,而现在更像一只白天鹅。

最先引起西方注意新加坡的,应该是PISA国际排名。在这个评估学生学习能力的排名中,新加坡学子在阅读、数学和科学的能力,近年来名列前三。日前公布的2018年排名,新加坡第二,中国第一。

新加坡教育:国人说是丑小鸭,洋人说是白天鹅

(海峡时报档案照)

这个教育龙虎榜含金量高,受到各国重视。新加坡一再上榜,很快就引来一些粉丝。

总部设在瑞士的《世界经济论坛》就曾通过视频介绍新加坡教育,说岛国教育改革有方,正在减少考试,废除排名,现在更注重创意和自学能力。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向来对新加坡好话不多,但去年撰文呼吁各国借鉴新加坡的教育制度,说可取的地方多,而不是人们印象中的一味的灌输和鞭策。

西方世界的肯定来得迟,但已足够让人受宠若惊,同时使到我们的教育改革大计变得更加复杂。

在过去,说到教育改革,问题比较简单,大家一致向西看就是了,很多事情向西看一定错不了。

我们都说这里的孩子有做不完的功课,考不完的试,而且一考就定终身;加上父母紧张,周末让孩子补习,还学琴棋书画加十八般武艺。

新加坡教育:国人说是丑小鸭,洋人说是白天鹅

教育部长王乙康:争取国际排名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创建一个更容易接受失败的环境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王乙康面簿)

解救孩子之道,唯有西方那套。人们都说西方体制松动,家长的呼吸比较和缓顺畅,小孩因此能够自在的学习,能够活得真像个孩子,也都很活泼、自信、能言善道。

而今西方学者却说,西方那套有其不足,过于松散,新加坡的教学方法则很扎实,学习氛围严谨;老师懂得教,孩子认真学,所以值得参考借鉴。

这下可好了,我们急着走出自己的制度,别人则希望走进来。

正好比钱锺书(已故中国学者)关于婚姻的名言:

“婚姻像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西方人要学新加坡式的紧,我们则要学西方人的松。在紧松之间,大家都在寻找自己的平衡。

如果有一天,一个不小心,我们走过了头,学习只有欢乐没有痛苦,(听说母语教学就是要尽量减轻痛苦),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围城里,就只有人走出去,而没有人有兴趣走进来了。

还好的是,我们的教育长官也开始到中国观察。还好,因为那是个比我们更加紧张的国家。

新加坡教育:国人说是丑小鸭,洋人说是白天鹅

中国学生上学时必须承受巨大的压力。(纽约时报)

新加坡教育:国人说是丑小鸭,洋人说是白天鹅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