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叶明:来点实际的!我为什么对新加坡有信心

2020年02月17日

一位曾经做媒体的朋友,有自己的公众号,号称柳三姐。柳三姐最近有篇好文章《我在新加坡,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谈了她对新加坡抗疫的一些看法。

柳三姐在文中提到,新加坡现在分裂成两大阵营:以中国新移民占主流的担忧派,和以土生土长新加坡人占多数的信心派

李叶明:来点实际的!我为什么对新加坡有信心

这么划分,大致是对的。不过我认为,也有一批人是时而担忧派,时而信心派。这也是人之常情。再有信心的人,也不可能完全没有担忧。尤其是坏消息多的时候。但只要你没有被担忧完全压制,时不时的还能找回信心,那说到底你还是信心派。

我就是这样的信心派。起初也担忧,但看到一些实际情况后,慢慢找回了信心。我之前的文章《新加坡会变成第二个武汉吗?》就表达了我的信心。今天我想具体谈谈,为什么对新加坡有信心?

放心!我不会谈新加坡人素质高,新加坡政府很优秀之类的。有人说,政府是民选的,民选政府爱人民,民选政府效率高。坦白说,疫情当前,我认为这都是空话!而且说不定有人还会质问你:新加坡人素质高咩?新加坡有民主咩?

所以今天,我只谈实际的。

话说上次我那篇文章,有人批评说标题不妥,好像暗示新加坡会变成第二个武汉。哈,这是没读内文。我是在对网上流传的这一观点进行驳斥。那标题是一句反问。没想到,真有人是只读标题的。好吧,我下次注意。

当然,也有人对我文章里“肺炎转脑炎”那段不满。我在这里澄清一下。说有些人得了“脑炎”,针对的是造谣、编故事、故意曲解李总理讲话的人;不是指所有心存担忧的人。

我也担忧过啊!危机初起时,很难不担忧。如果是“I don't care”,那肯定是对新加坡没感情,才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因此为这件事担忧,我觉得大家至少是爱新加坡的。或者用蔡裕林先生的话,那是公民意识、社会责任的体现。

李叶明:来点实际的!我为什么对新加坡有信心

但即使有爱的初心,也还是要实事求是,要科学理性。如果最后变成信谣传谣,理性完全被恐慌压制,那恐怕就适得其反。说不定还会因为认定新加坡“不作为”,而始于爱,终于恨——恨不得看到新加坡早日“沦陷”。

我之所以认为新加坡不会沦陷,是因为我很快找回理性。大家还记得本地第一起输入性病例吗?那位跟一家十口一起来旅游的老爷子。他在飞机上开始咳嗽、头痛,两天后开始发烧。儿子陪他去中央医院看病,然后父子俩就先后被确诊了。

这家人也够惨的。本来一次高高兴兴的出游,出发时好好的,两人先在新加坡病倒,四个随后在马来西亚确诊。一家十口中六个,还分别在两个不同国家。剩下四人因为是旅游签证,只能回疫情最严重的武汉。

这个病传染性有多强,十个人中六个!当局立刻追踪40多名与首位确诊病例有密切接触的人,包括飞机上的乘客、酒店人员,送他们父子去医院的德士司机等,可三个多星期过去了,40多人无一被感染。嗯?这个病毒不是传染性很强吗?何况当时是首例,没人戴口罩啊!

李叶明:来点实际的!我为什么对新加坡有信心

再说那个在君悦酒店出现的感染群,先确诊的是一名马来西亚人,接着是两名韩国人,还有一名英国,三名新加坡人。但他们出席的是一场100多人的国际会议,为他们服务过的酒店员工,外面的餐馆业者和德士司机等,人数更多。居然只感染七人?

更神奇的是,在这个感染群中,亚洲感染者传给其他人的情况不多,如果有也是家人。但那位英国患者在回去的一路上,居然传给了法国、西班牙和英国共11个人。这是咋回事?

再来说说永泰行。因为这家药材店一直有接待中国游客,所以老板得知疫情后,第一时间就买了口罩给员工戴上。那位被感染的女员工,当时就戴着口罩,可她还是被感染了。为什么?据她说,她曾经帮多名游客涂过药油。

李叶明:来点实际的!我为什么对新加坡有信心

最近本地感染者人数飙升,主要来自两个教会,一个18人,一个5人,两者相加几乎占本地感染者近一半。有位网友跟其中一家教会很熟。她认为,教会的人喜欢西方礼仪,握手、拥抱和亲吻脸颊,这或许是导致易传染的原因。而这可能也是那位英国病患能高效传染11人的原因。

所以说,勤洗手、避免直接接触,确实比戴口罩更重要。事实上,新加坡政府呼吁健康人无需戴口罩,也符合世卫组织的建议。因为这次病毒的传播途径主要是飞沫和接触传染。而飞沫传播与空气传播不同,用戴口罩防范作用不大。

可是对于新加坡政府的说法,很多新移民表示不解。一是戴口罩本来就为预防,当然是健康时戴,等生病了才戴有意义吗?二是中国政府严格规定,不戴口罩不能出门。而且很多医护人员,戴口罩、戴护目镜,穿着防护衣还会被感染。所以有新移民认为,“对这个病怎么防都不为过”。

李叶明:来点实际的!我为什么对新加坡有信心

但事实上,口罩戴不好或处理不当,不但会造成虚假的安全感,反而会更容易造成传染。比如,根据网友在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的亲历,医护人员每进出一个病房,都必须把使用过的口罩丢弃并洗手消毒。这是要避免口罩成为传染源。

但普通人没这个条件,一个口罩用一天甚至用两三天都很常见。如果真的接触到传染源,你的眼鼻口被飞沫击中的可能性,远不比口罩沾染飞沫的可能性高。如果你对口罩处理不当,沾染了双手或其他物品,那么造成非呼吸传染的可能性更大。

至于政府要去生病的人戴口罩,也是针对飞沫传播的特性,目的是阻断飞沫飞散,这等于是切断传染源头,远比让普通人戴口罩要重要的多。

那为什么中国必须戴口罩呢?因为疫情不同嘛!武汉有多少病人,新加坡才多少?出门碰到传染源的概率完全不同。换句话说,在新加坡,你被病患的飞沫直接击中脸部的机会太小了。而飞沫不太会一直漂浮在空气中(又不是气溶胶),它们会落下沾染物品。所以勤洗手非常重要,还要避免用手触摸眼鼻口。

李叶明:来点实际的!我为什么对新加坡有信心

可见新加坡不是不防范,而是更科学的防范。与中国一些疫情不严重的城市相比,当地政府要求出门一律戴口罩,即便到户外空旷无人处也要戴。可是你了解病毒传播的原理后,就知道那毫无意义,纯粹是在浪费口罩。

何况口罩戴不好或处理不当,反而会增加传染机会。另外还有恐慌,导致大量普通病人同一时间涌入发热门诊求医,这恐怕是武汉疫情恶化的另一重要原因。因为一月原本就是感冒高发期。如果感冒患者都涌入发热门诊,那很可能大部分最后都会变成新冠肺炎,即使他们戴口罩去也没用。

但种情况不会发生在新加坡。因为这里有大量私人诊所、全科家庭医生,他们是医疗体系的重要一环。只有了解新加坡的这一体系,你才会明白,李总理说的“在家治疗”,绝不是“在家等死”,反而有助在疫情严重时,避免病患交叉感染。

中国网民以为,新加坡是因为医疗资源有限,做不到“因收尽收”,所以李总理的讲话等于是宣告“放弃”。不像中国,能迅速建起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和多个方舱医院。新加坡做不到。

李叶明:来点实际的!我为什么对新加坡有信心

可是有没有人想过,在这些医院建成前,武汉是什么状况?有多少人因为得不到治疗而死亡?又有多少人因为挤在医院求诊而被感染?如果当地能像新加坡一样,也有大量家庭医生,让轻症患者直接在家治疗,武汉的疫情会走到如此这个地步吗?

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吊诡。中国网民抨击新加坡的,我认为恰恰是中国应该向新加坡学习的。他们因为不了解新加坡而产生莫名的鄙视,因为不知道自己的短板而产生莫名的自豪。这对中国在大疫后的检讨和改进,没有好处。

在这一点上,我觉得生活在这里的中国新移民,不应该轻易被中国网上舆论所影响。因为我们既了解中国,也了解新加坡。我们更有能力根据两国的实际情况,来做出理性判断。

李叶明:来点实际的!我为什么对新加坡有信心

我不知道我讲清楚了没有。也许不能解决你所有的担忧(这个话题可能再写几篇)。但至少口罩问题,政府有他的科学依据,你若不同意、不接受,那也好办,您就戴口罩好了。政府只说健康人无需戴口罩,可没说不让你戴口罩。现在街上戴口罩的人很多啊。

但如果有人非要把“无需”说成“不让”,并以此曲解来抨击政府,那我还真没话可说了。意见不同可以讨论,可故意曲解别人并抨击,那算啥?说他们得了“脑炎”恐怕都是轻的。用中国网民的话来说,也可能是在“带节奏”啊。您说是吧?

李叶明:来点实际的!我为什么对新加坡有信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