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DNA | 并非空谷幽兰,它凭什么是新加坡国花

2020年02月19日
狮城DNA | 并非空谷幽兰,它凭什么是新加坡国花

在新加坡,你不可能没有见过这一种花。

它虽属兰科,但并非淡雅高洁的空谷幽兰。恰恰相反,这种花在怒放之时,姿态张扬,花色烂漫,充满热带气息,让观者一眼就感受到顽强的生命力,可与荷兰的郁金香媲美。

它曾化身国家符号出现在新加坡第一代纸币上。

狮城DNA | 并非空谷幽兰,它凭什么是新加坡国花

它还成为代表新加坡参加全球选美比赛的女生们身上的固定元素。

狮城DNA | 并非空谷幽兰,它凭什么是新加坡国花

它,就是新加坡的国花——胡姬花。

狮城DNA | 并非空谷幽兰,它凭什么是新加坡国花

在东南亚,胡姬花是兰花英文名“Orchid”的闽南语音译。又名“万代兰”,原产于澳大利亚,与国人熟知的蝴蝶兰外形接近。

在成为新加坡国花之前,胡姬花只是生于山中的野生植物。与温室中的花朵不同,胡姬花作为典型的附生兰,生命力旺盛,适应力强。它可以完全脱离土壤,依附在其他植物或者是无土壤的岩石上茁壮成长。一朵凋零,另一朵又会盛开,一株又一株,野蛮生长。

狮城DNA | 并非空谷幽兰,它凭什么是新加坡国花

1928年,新加坡著名花卉专家——卓锦女士(Agnes Joaquim)对这种兰花进行品种改良,通过人工优选杂交,成功培育出新的品种。为纪念卓锦女士的杰出贡献,这种胡姬花便以她的名字命名——“卓锦·万代兰”(Vanda Miss Joaquim)。

1981年4月15日,“卓锦·万代兰”胡姬花被定为新加坡国花,寓意“卓越锦绣、万代不朽”,包含着对国家的美好祝愿。它花容端庄,花色偏中性,象征着新加坡人谦逊的气质;它在热带高温多雨的恶劣环境下仍能绽放,象征着新加坡人自力更生、勇于奋斗的精神;它的花型有4个唇片,象征着新加坡说马来语、英语、华语、泰米尔语的四大民族,地位平等、和谐相处。

狮城DNA | 并非空谷幽兰,它凭什么是新加坡国花

与我们印象中楚楚动人、冰清玉洁的兰花不同,它们大多惧怕炎热和暴晒,而胡姬花却喜高温、喜烈日、喜湿气,甚至在野外常常生长在热带雨林的林冠部分。

为了获得充足的阳光,胡姬花生出长长的茎叶,用粗大的根系吸附在树干上,一路攀爬直至树枝顶端。在湿热和高强度日照的夹击下,大多数植物都选择偃旗息鼓,胡姬花此时却迫不及待的伸出花茎,绽开清丽的大片花瓣,向着阳光,独占鳌头。

狮城DNA | 并非空谷幽兰,它凭什么是新加坡国花

早在19世纪70年代,新加坡就开始系统性的培育胡姬花。在新加坡第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新加坡植物园里,也有专属于胡姬花的一片天地。国家胡姬花园,便坐落在这座古老的花园中。

国家胡姬花园有一项特殊传统。从1957年开始,新加坡政府开始以来访的名人政要的名字,来命名一株独一无二的“VIP胡姬花”,以表彰他们为社会做出的巨大贡献。第一株VIP胡姬花在1956年以新加坡第17任总督罗伯特·柏立基的夫人安·柏立基命名,于1957年正式注册。

狮城DNA | 并非空谷幽兰,它凭什么是新加坡国花

“命题种花”并非易事,胡姬花命名仪式如今已成为一种接待贵宾的最高礼遇。国家胡姬花园的研究团队会根据外交部提供的性别、预计到访日期,来搭配适合的花型特点及品种。

时间孕育的美丽最为珍贵。混合品种胡姬花(hybrid orchids)的培育过程十分漫长,从授粉到第一代新混合花种开花通常需要2到6年时间,之后筛选出素质最好的花种再进行第二代培植,可能要再花费2到6年。被选为VIP胡姬花后,英国皇家园艺学会将为其进行国际注册,每株花都有自己的“出生证”。

狮城DNA | 并非空谷幽兰,它凭什么是新加坡国花

目前,园内已有超过200株VIP胡姬花以名人政要命名。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戴安娜王妃、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日本明仁天皇、美国前第一夫人劳拉·布希、成龙、周迅、裴勇俊、孙燕姿等都留有花名。

狮城DNA | 并非空谷幽兰,它凭什么是新加坡国花

2015年11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新加坡进行国事访问时,也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及夫人的见证下,收获了一株名为“习近平—彭丽媛兰花”(Papilionanda Xi Jinping-Peng Liyuan)的新品种胡姬花。

狮城DNA | 并非空谷幽兰,它凭什么是新加坡国花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