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讨厌新加坡:灾难之下,最宜居泡沫一戳就破

2020年02月20日
我为什么讨厌新加坡:灾难之下,最宜居泡沫一戳就破

美丽的泡沫,只一刹的花火

在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的国度,不是日本,也不是韩国,而是一个很多人可能神往的地方——新加坡。

从小开始,就讨厌。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我也说不上来原因,但就是讨厌,极度讨厌。

世界的国家,在我心目中划分一个等级,大致可以分为祖国,可定居,可打工,可旅游这几类,唯新加坡是独一档,那里不可定居,不可打工,也不可旅游。

甚至,不可踏入那片土地,不能呼吸那里空气。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为我的这个想法做出注解,直到昨天,我看到了这样两则有关新加坡的新闻,方才恍然大悟。

新闻上说,随着新冠疫情在世界范围内蔓延,新加坡,成为了除了中国和日本之外的第三个重灾区,但新加坡的政府一不要求民众居家隔离,二是刻意淡化封锁病毒肆虐的消息,三方面没有要求国民必须佩带口罩,甚至也不禁止公众聚集,反而搞了万人宴。

还有一则新闻说,新加坡疫情会议录音泄露,其贸易与工业部部长陈振声在会议上大放厥词,辱骂民众,称抢购日用品和防疫物资的民众是“蠢货”,认为这些人让新加坡“蒙羞”。

这在中国,几乎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从小到大,听过太多对新加坡的赞誉,说那边经济发达,城市瑰丽,环境优美,居民素质极高,一副人间天堂的场景,但这都是虚的,不过是一个华丽的泡沫。

要戳破他,只需要一场疫情即可。

(一)虚假繁荣

我觉得,新加坡的繁荣,是虚假的。

从第一产业来看,在我们的祖国,平原,盆地,向来是产量大户,如今,山坡上也开辟了梯田,高原这样的极端气候,也有作物生长,就连边境的戈壁滩,也在积极着手绿化。

我们杂交水稻的研发,从未停步,亩产与年俱增。

俄罗斯,印度,气候差了些,但同样广袤的土地,怎么也能滋养生长万物,就连赤道非洲之地,只要扔下种子,多少都能有收成。

但新加坡没有,它百分之百城市化,它没有农村,它没有可供耕种的土地。

它的粮食全靠进口,一旦其他国家不给交易,它就是饿死的结局。

从第二产业看,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不仅仅科技最发达,高端制造业同样领先世界,其次就是西欧,汽车、飞机、电子等方面,自工业革命之后,从未真正没落。

又不得不提中国和印度,两个最大的世界工厂,与北美西欧跳变式地发展模式不同,这两个国家是从基础工业做起,由低端制造业起步,量变积累寻求质变突破。

新加坡,依旧没有。

在那边,你或许能看到优雅的服装设计,但如何把棉纺成线,如何把线织成布,如何把布染上色,它们一概无能为力。

新加坡唯一强的是第三产业,最得意的是旅游业,但即便如此,也缺少山川秀丽,自然风光,全是人工斧凿的痕迹,就更别说历史文化底蕴了。

所以,那里只值得去一次(我觉得一次都不值)。

我们常常说,新加坡的经济发达,这是事实,但它富而不强,这也是事实。

一直觉得,土地面积小且人口稀少的国度,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去。

瑞士,世界中立国,世界金融中心,各国人民都会纷纷把钱存入瑞士银行。但瑞士,却永远不会得到联合国五常的地位,在大型的国际事务上,永远没有影响力和话语权。

沙特,亚洲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各国公认的土豪国度。和中国做生意,从来没有还价的意思,有时更是直接超预期地用美元支付。但凡提及亚洲,世界人民第一个想到的,却还是中国、日本、韩国。

这里突然想到了一个典故,夜郎国对大汉朝说:我们虽然国土比你们汉朝小,人口也比你们少,但我们每一个人有三头羊,五头牛,还有十匹马,你们有吗?

汉朝回答:我们没有呢,然而我见不得有其他的国家在我们面前得瑟,所以,我们把你灭了吧。

(二)虚伪人性

鲁迅评三国的时候,有这么一句话:欲显刘备之长厚而似伪,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

就是说,一个上位者,太过于宽厚仁慈,就是虚伪了。

新加坡政府,就是虚伪的典型,以前没有证据,现在有了。

也许我们年轻人在国内,都抱怨过居高不下的房价,怒怼过城管执法的野蛮,但无论如何,只要国内那里有自然灾害,我们的军队一定会冲锋在前的。

98年的洪水,08年的雪灾,地震,还有类似的,03年的sars,他们从没有退缩,我们从不说自己是英雄,但也从来就不会缺少英雄。

我们的国家,从来就没有想过,更不会放弃每一个公民。

但新加坡会,它会为了经济,而要求人们不要停止工作,它会为了稳定,而刻意淡化病毒爆发的事实,它更会为了所谓的面子和信心,而让大家自生自灭,自求多福。

这说好听点,就是佛系,说难听点,就是玩忽职守,说更难听点,就是放弃治疗,一个人,一座城市,一个国家。

那个最有效率的政府,那个最有秩序的国度,在灾难面前,终于露出了本来的狰狞面目,放弃民众——这是何等的丧心病狂!

可民众呢,民众居然习以为常了。

这则消息,如果不是几个中国留学生的爆料,或许会湮灭在互联网的尘埃中,他们称,他们从未有任何一刻,像此刻一般希望回到自己的祖国。

因为,中国有爱。

自古就有爱,有感情,儒家讲仁爱,道家讲大爱,墨家讲兼爱。

无论做到与否,做到多少,至少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都曾努力过,奋斗过,所以我们看到的这个世界,有种种缺点,却温馨善良。

但同为华人子弟的新加坡,却根本不是。从这次他们民众的冷漠,可以看出,他们既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也不把其他人的生命当回事。

他们只在乎今天又投资了多少,赚了多少钱,超市的菜是否涨了价。

他们完全忘记了祖宗,完全的继承了西方冰冷的金钱关系,甚至,青出于蓝。

但平日里,他们很好地掩饰了这一点。

新加坡的法律里,并没有废除鞭刑,但为了体现出他们“人性化”的一面,鞭刑只针对成年男子,女性和老幼在犯同样的错误时,可以免于鞭刑,只需要罚金即可。

他们法制的逻辑,就是保护弱小,无原则地保护“弱势群体”。

所以,他们才会呼吁民众不要戴口罩,因为你们是健康的人群啊,口罩留给病人和医护不好吗?

所以,他们才会肆无忌惮地骂那些抢购物资的民众是蠢货,人们的生活哪有他们的面子重要?

所以,他们才会命令轻症回家自愈,重症才能入院,毕竟,新冠病毒死亡率只有5%左右,还没有美国正在爆发的乙型流感死亡率高,何必要躲呢?

(三)虚无文化

新加坡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国度。

新加坡没有自己的历史,这其实不算是他们的错,毕竟建国时间短。但作为一个百分之九十以上由华人组成的国度,居然对中国没有任何文化认同,这就让人不能理解了。

首先,它的官方语言居然是英语,而不是汉语。他们的教科书,都是纯英文的版本,他们的街头巷尾,都几乎看不到一个汉字,他们的年轻一代,几乎不会说汉语了。

日本,韩国,尚且没有放弃汉字,新加坡这群家伙,凭什么这么干?

凭数典忘祖吗?

其次,整个国度,看不到一个孔子学院。如今中国影响力在世界上,已经不可小觑,不要说亚洲,就连欧美也开始有人钻研中国文化,汉语热已经在世界兴起。但新加坡,这个华人国度,汉语居然不是必修课,甚至,不提倡说。

所以,中华五千年的美德,仁义礼智信,在这群背叛者的眼中,一钱不值。

他们跪舔发达的欧美,他们关起门来,妄自尊大,他们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幸福,因为他们认为,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可以靠法律。

是的,他们认为法律万能。

衣食住行,这些物质文明,靠法律发展;

琴棋书画,这些精神文明,靠法律发扬。

他们沾沾自喜,他们自鸣得意,他们自比上流。

然而,我们早就看清了,这不过就是中华文明曾经的糟粕,法家思想,这个自秦始皇之后,就被中华文明抛弃了的东西。

如果有人读过《韩非》,就会发现,那是一部反人类的书籍,里面讲的压根也就不是什么依法治国,而是通篇的权术。

它要皇帝和大臣相互猜忌,他要贵族永远奴役人民,它要君权至高无上。

它的等级观念,更比儒家严重百倍。

中国的教科书,不再有其分毫位置,但现代的新加坡,却完完整整地继承了他。

譬如,随地吐痰和倒垃圾,新加坡官方的做法,和两千年的秦国,竟然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秦国是充军,新加坡是鞭刑。

所以,剥开现代文明与科技的面纱,新加坡,这个号称世界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度,充斥着暴力与奴性。

(终)

世间诸事,耳听一定为虚,但是眼见也不一定为实。

中国有一首诗讲得很好: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假使当时身便死,千古忠佞有谁知?即使是在新加坡定居了很多年的人,看到的,也是他们低廉的税收,优厚的福利以及完善的法治,却很难想道,这一切,都是全世界的人民,在为其买单。

或者说,想到了,也不在乎,觉得与自己无关。

但事实上,这一切的美好,都是过眼云烟,一场寻常的灾难,就能看出真相——是冷漠,是自私,或许,还有几分无可奈何?

我们常常抱怨自己没有想像中的富足,但思考一下如今为何新加坡“放弃治疗”?最终却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中国比新加坡强大太多了。

如此,何须妄自菲薄呢。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