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新加坡的不同抗疫路径

2020年02月25日
日本和新加坡的不同抗疫路径

日本和新加坡已成为中国以外疫情最显著的国家,两国的抗疫路径将成为重要的国际参照

文 | 记者 王自励(发自北京)

特派记者 陈立雄(发自日本东京)

两个亚洲邻国日本和新加坡,已成为新冠肺炎病毒侵入的“重灾区”。截至2月20日晚,日本境内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94例,并已出现1例死亡;若加上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邮轮“钻石公主”号上的感染人数(634例、死亡2例),则归类于日本的感染者多达728例,高居全球第二。新加坡确诊病例则在2月21日晚累计达85例,紧随韩国(208例),位居全球第四。由于国情、政治生态、社会文化不同,日本和新加坡抗疫的风格与手段迥异。将于2020年7月主办东京奥运会的日本安倍政府,疫情之初偏重“边境防守”政策,对海上邮轮感染源也选择了消极防堵为主。这一保守做法,却未能阻止日本岛内感染者的激增,反而令日本在此轮防疫战中愈发被动。

除了疫情发源地中国,此轮新冠疫情中最引人担忧的趋势出现在日本。截至2月20日晚,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已有3063人完成筛查,其中共检出634人感染病毒,阳性率约为20.7%,这些确诊者中有29人为重症,占全日本重症病例的大多数。还有两名日本籍病患在下船救治一周后死亡,均为80岁以上的高龄者。同时,日本国内疫情也呈升级之势。从北端的北海道到南端的冲绳,如今日本已确诊新冠肺炎者不仅包括计程车司机、导游、大巴司机等和境外游客互动频繁的工作者,病毒还传播到了医生、检疫官员和搬运罹病乘客下船的急救队员身上。近期日本国内新增的确诊病例中,感染途径不明者也越来越多。尽管从2月19日两周海上隔离期届满时起,“钻石公主”号已开始允许病毒筛检呈阴性的乘客分批下船,但不少观察者认为为时已晚。此次新冠疫情面前,日本政府对“钻石公主”号的处理方针被批评为“充满混乱,没有系统性”,甚至被视作一次“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的反面教材”。

在2020年2月8日播出的一段录音讲话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将此次新冠疫情描述为对新加坡“社会凝聚力和心理弹性”的一场考验。“面对新病毒的惶恐,我能够理解。但恐惧比病毒本身造成的危害更大。”在这段用英文、中文、马来语三种语言发布的演讲中,李显龙呼吁新加坡民众以平常心对待疫情,团结一致抗疫。他还强调,新加坡政府已提前筹谋,因此准备充分,未来也将视疫情的发展,及时调整对策。就在李显龙发言的前一日,新加坡卫生部将新冠疫情的警报级别从第二级“黄色”上调至第三级“橙色”,仅次于预示疫情最严重的级别“红色”。此举一度在新加坡岛内引发民众哄抢和囤积大米、卫生纸、方便面的乱象,但李显龙发表讲话后,这一恐慌局面又很快得到平息。曾在世界卫生组织任职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客座教授Tikki Pangestu认为,李显龙的演讲“慎重”且“注重平衡”,是一次官民之间风险沟通的良好示例。他向财新记者指出,此段演讲即反映了新加坡政府的抗疫思路:确保疫情信息公开、透明,采取“经过仔细斟酌的、以证据为基础”的做法,同时始终试图避免反应过度。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