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2020年02月25日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林学芬(左一)与丈夫李显扬(右一)2015年在国家博物院展出欧思礼路38号故居摆设的前一晚,向嘉宾讲解这些家具与展示品的用途。(海峡时报)

作者 张丽苹

天一早《星期天时报》和《联合早报》都做了两大版报道,道出了新加坡李家内讧的续集。 这次上演的Part 3法律篇的剧情是:

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二媳妇林学芬专业行为失当,误导李光耀签遗嘱,撒谎和隐瞒证据!

目前的剧透是:

林学芬自称是名“听话的妻子”,按照老公李显扬的吩咐,以儿媳身份协助处理遗嘱行政工作(让李光耀签名),由始至终是一名“小角色”,并未参与修订最后一份遗嘱。

不过纪律审裁庭却指林学芬和夫婿李显扬为了掩盖行为而“捏造谎言”和“隐瞒事实”,裁定整个事件将交三司特别庭处理,并要求革除林学芬的专业律师资格。对此林学芬的回应是:一派胡言!并表示自己将在公审时据理力争。

回顾一下前几集剧情:

李光耀生前共订立七个版本的遗嘱。第六版中没有拆除故居的条款,女儿李玮玲可获得的遗产也比哥哥李显龙和弟弟李显扬多。不过到了第七版,拆除故居的条款重新被写入,遗产分配也改为三名子女平分,意味着李显扬获得的份额增加。这第七版(最终遗嘱)据说就是二媳妇林学芬经手草拟修订。 红蚂蚁今天扫了各大新闻平台上的留言,发现小市民似乎更关心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疫情,以及今天马来西亚爆出的“首相马哈迪辞职”事宜。对于上述新剧情的进展,大家心里似乎都在叨叨:这到底是有完还是没完啊?

剪不断理还乱,局外人只能看热闹 李家围绕着欧思礼路38号李光耀故居的恩怨情仇在2017年6月首度曝光后,两年多来纷争不断,眼看着突然沉寂一段时间似乎有停火苗头时,弟弟妹妹就会跳出来再仍个炸弹,让烽火一再燃起,始终硝烟未散。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欧思礼路38号李光耀故居。(李显扬面簿)

红蚂蚁族长预测,也许最终篇章可以媲美一百多回的《红楼梦》,搞不好还可能演变成“李家学”,其中的恩恩怨怨、错综复杂的程度,恐怕只有学者专家才能理得清。其他人像红蚂蚁一样,也只能看看热闹。 红蚂蚁这个局外人虽才疏学浅,倒是咬到了一些零星小事,或许蚁粉们至今还未注意到。

神秘的两块地毯——只留给李显扬

先说一个比较有正能量的细节。 李光耀生前写电邮让负责草拟遗嘱的律师柯金梨对第六版遗嘱作出两项修订:

1. 将遗产分配改为三名子女平分;

2. 将两块地毯——一块丝绸地毯,一块羊毛地毯,留给李显扬。

是什么样的神奇地毯,在前面六个版本的遗嘱都没出现,却在第七个版本神秘地浮现了?这不免让人想起阿拉丁故事里那块会飞的地毯,就不知道这两块地毯是不是一样神奇。

可以清楚感受到的是李家老先生的那份细心,在忙碌的生活中仍然注意到小儿子李显扬对那两块地毯情有独钟,于是就专门留给他,哥哥姐姐都没有。

这或许就是一位父亲对小儿子默默的疼爱。 李显扬与林学芬对地毯以及针织物的喜爱,从他们的卧房的布置不难看出。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2014年摄于林学芬和李显扬的住家。她亲手缝制的拼花被子成了家中的装饰。(海峡时报)

而将财产平分给三名子女的指示,则显示了一名老父亲对三名孩子的爱始终是公平的。

社交媒体上的影子战争

昨天新闻被媒体铺天盖地报道后,和李显扬站在同一阵线的李家大小姐李玮玲一大早就在上面簿发难写下自己的观点,指纪律审裁庭判决荒唐,“试图诋毁我弟弟和他妻子人格”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最后她写道:对哥哥李显龙总理“不尊重父亲遗愿感到羞愧”

李家大媳妇,李显龙总理的夫人何晶则从昨天下午5时左右,开始在面簿上贴出一些中文版的醒世警言,两小时内就连发八条。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还有英文版:永远不要因为有坏人而停止当一名好人。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李显扬则在晚上8时16分上面簿发帖文记录妻子林学芬反对纪律审裁庭的裁定,以行动力挺妻子,吁请公众自己去看审查庭的公开记录,独立思考后再下结论。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李玮玲很快又转发了李显扬的面簿帖文。这时,何晶又继续发出第二波醒世警言。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NO NO,夫人今早又发了第三波醒世警言。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同样有英文版:人们会将你逼到底线,当你终于反击时,突然间你就成了一名坏人。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虽然这些帖文都没有加上任何评语,但意思浅浅(连红蚂蚁都看得懂)。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对号入座。倒是有网民留言说: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有趣的是,新加坡的才子音乐人梁文福,昨天一早也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一段很有智慧的劝世短文:写着写着天亮了。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梁文福面簿)

有眼尖的网民问梁文福,是不是意有所指?梁文福回了句:纯属巧合,本文写的是普通人家庭生活实事。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网民普遍流露出厌烦情绪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在“民意的法庭”上,人们或许会问媳妇为何不可帮家翁拟遗嘱,而且明明是她丈夫要求的,她只是听从丈夫的话。

问题就在于,在新加坡法律下,遗产受益人或受益人的配偶,原本就不可以帮家人拟遗嘱或从事遗嘱相关的行政事务。身为律师的媳妇,在丈夫是受益人的前提下,更不可以为家人拟遗嘱,也不能以见证人的身份在遗嘱上签署,因为两者间存有明显的利益冲突。

在新加坡司法法庭上,一切都讲理讲法律,铁面无私。无论是丈夫的指示也好、家翁的要求也好、身为媳妇想要尽一分力的心意也好,在立遗嘱的法律面前,统统站不住脚。这两者间的见解不易糅合,也给这个纠纷添加了很大的张力。

清官难判家务事,自古有其道理。

李光耀生前原本想将这两件神秘物品留给小儿子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