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协助滞留湖北的国人回新 驻华外交官日以继夜打电话竟出现幻听

2020年02月27日
为协助滞留湖北的国人回新 驻华外交官日以继夜打电话竟出现幻听

174名新加坡人和他们的家属在2月9日从武汉返新抵达樟宜机场。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在面簿上贴照片附文说:“虽然这些新加坡人现在被隔离,但至少他们在武汉的艰难日子已经结束了。”(取自许文远面簿)

作者 侯佩瑜

加坡政府在武汉封城后的一周,相隔11天内安排了两趟(1月30日和2月9日)专机将266名自中国武汉封城后滞留当地的新加坡人和他们的家属回国。

我国驻华大使吕德耀日前接受《亚洲新闻台》访问时,分享派驻在中国的新加坡外交部官员如何日以继夜地安排,才能让国人坐上这两趟来之不易的回国之旅。

据吕德耀所知,新加坡是继日本和美国之后,第三个获准撤离公民的国家,也是第一个从湖北省将公民接回家的国家。

刚刚上任三个月的吕德耀说,整个撤离行动犹如真人秀“极速前进”(Amazing Race),在极端的时间压力下进行。

为协助滞留湖北的国人回新 驻华外交官日以继夜打电话竟出现幻听

哈莉玛总统(中)在去年10月30日将外交国书颁布给新任新加坡驻华大使吕德耀(左一),并与他和他妻子合照。(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困难一:官员无法亲自到武汉安排

武汉并设有新加坡总领事馆。我国目前在北京有驻华大使馆,在成都、广州、上海、厦门以及香港都设有总领事馆。

吕德耀说, 当时整个湖北省都被封锁,新加坡外交部官员无法进入武汉市或湖北省安排,因此他们不得不在北京进行远程规划、沟通和执行整个撤离行动。

困难二:没有交通工具运送国人到机场

吕德耀说,有一些要撤离的新加坡人住在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等偏远的村庄,离机场约10个小时车程。 然而,外交部官员在距离起飞12小时前,才获得中国官方的批准撤离公民。可想而知,时间非常紧迫,而且所有陆路交通都被中断了,如何才能将国人及时送到机场?

当时,武汉的公共运输被中止,许多计程车都被当地政府征用,出行并不容易。更何况,当许多租车公司发现他们的司机如果去过武汉后就会被隔离时,就一口拒绝提供服务。载送国人到机场的交通问题非常非常具有挑战性。 所幸的是,旅居当地的新加坡人非常互爱互助。

吕德耀说: “我们知道有些新加坡人,虽然决定不回国,仍然自愿开车送其他新加坡人到机场。”

困难三:筹备资料的错综复杂

撤离前,外交部官员不眠不休,协调并得到包括16个市县在内的各级政府的相关撤离批准文件。 吕德耀说,每次飞行前,外交部官员都有很多工作要准备,例如必须得到将要撤离的新加坡人及其家属的所有资料细节。

“我们必须确保他们的证件齐全,将他们分成小组,确保他们使用正确的路线前往机场,才能为他们拿到正确的车辆通行许可证。”

为协助滞留湖北的国人回新 驻华外交官日以继夜打电话竟出现幻听

新加坡人和他们的家属上在撤离武汉上飞机前,获外交部人员分派的口罩。(外交部提供)

吕德耀透露,自撤离行动以来,他的团队士气高昂,因为他们相信自己在帮助新加坡人安全返回家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过他补充说,官员沉重的工作量已经对其中一些人造成了负面的影响。

“我们的一些官员一度出现幻听,有时电话没有响,他们却听到电话响。” 他解释说: “因为在那几个星期里,他们不停地打电话,和滞留当地的新加坡人、中国官员、湖北官员交谈。有时做梦都在重复著这些情景。”

吕德耀说,因为长时间待在一起并肩作战,整个团队的关系在这个事件后变得更加亲近了。

为协助滞留湖北的国人回新 驻华外交官日以继夜打电话竟出现幻听

驻华的外交部官员。(亚洲新闻台)

目前,约有80名新加坡人因为工作或个人原因选择留在湖北省。目前约有1万3000多名新加坡人居住在中国大陆。

目前还没有第三趟撤离回新加坡的航班计划。吕德耀劝请目前在中国的新加坡人,以及其他计划前往中国的新加坡人,务必向外交部登记,随时保持联系,日后需要帮助时至少能处变不惊。

为协助滞留湖北的国人回新 驻华外交官日以继夜打电话竟出现幻听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