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2020年02月28日

今天(2月28日),新加坡新增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达到98例,其中7人在加护病房。另外,有3人病愈,总出院人数达69人。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今天确诊的两起新病例,分别是44岁新加坡永久居民女子(第97例),和24岁新加坡永久居民男子(第98例)。近期不曾到过中国及韩国的大邱市和清道郡,他们目前都在国家传染病中心接受隔离治疗。

本地出现新冠病感染群,位于第二科学园的Wizlearn Technologies,今天确诊的两人都是这里的职员。前天确诊的38岁新加坡籍男子(第93起)和昨天确诊的44岁新加坡籍男子(第95起),也都与这一感染群有关。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另外,今天有3人出院,包括一个菲律宾公民(第89例),以及一名孟加拉籍客工(第52例)。

今天,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国会宣布,政府高层集体减薪!其中包括总统哈莉玛和总理李显龙。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王瑞杰今天在国会总结新财年政府财政政策辩论)

为了与人民共同对抗疫情,包括总理、副总理在内,所有部长将减薪一个月!国会议员也将减少一个月的津贴。

另外,新加坡总统哈莉玛也表示将减薪一个月,一些高级公务员也会减薪半个月。

而战斗在抗疫一线,如卫生部与重组医院(restructured hospitals)的医疗人员及公务员,则可获得1个月的额外奖励花红。政府也会以适当方式认可其他在抗疫过程中做出重大贡献的公务员。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Facebook上发文表示:

在对抗这次疫情中,前线人员为确保国家和每个人的安全,付出了超出职责的心力,所以给他们一个月的额外花红来感谢他们的奉献。而高级公职人员集体减薪,体现了新加坡在危难时期大家的团结精神。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在新加坡,普通部长起步年薪是110万新币。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在全世界领导人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是年薪最高的,达220万新币。此前也引发过一些争议,李显龙夫人何晶还专门回应过: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

本周,何晶所在的淡马锡控股公司也宣布,将冻结全体员工的加薪,削减高层年度花红,高管也可选择自愿减薪。省下的钱将捐至淡马锡关爱意愿团(T-touch),帮助新冠疫情期间有需要的群体。 淡马锡在2003年非典期间,及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均曾施行减薪措施。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新加坡航空方面,执行副总裁和高级副总裁等高管将减薪10至15%,执行长带头减15%。管理各部门的执行副总裁将从4月起减薪7%,经理和高级经理则从5月起降薪5%。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今天,王瑞杰还说,若新冠肺炎病例持续增加,疫情继续恶化,不排除向总统请求批准动用国家储备金。 对新加坡来说,国家储备金就是老本。轻易不能动。立国50多年才动了一次,两年后还赶紧归还。

新加坡眼评论:

先说部长减薪。这是新加坡政府高层第一次在危机进行时的计划外减薪

在危机尚未结束,甚至看似缓解之时,新加坡内阁部长、总统、高级公务员减薪,应该是首次。

以往也有过部长减薪,例如2008年经济不景,2009年新加坡部长减薪22%。但那是在经济衰退之后,政府根据上一年度经济实际情况而对部长薪水做出调整。这是有政策依据的,是计划内的。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新加坡第四代领导班子)

这次部长减薪与过去不同的是,发生在危机仍未解决之时,新加坡眼认为是传达两个信号一、同甘共苦,你我同心。

在百业萧条,尤其许多中小企业面临生死存亡之际,政府高层减薪,淡马锡和“淡联”企业如凯德高层减薪、捐薪,都是为了表达与工商业和广大普通职工共进退的同理心。

一方面,部长和高级公务员减薪,另一方面,给前线抗疫人员发一个月特别花红,也考虑将来对在抗疫工作中做出重大贡献的公务员给予其他认可,一般来说,最大的认可就是总统颁予国庆奖章和勋。

前者体现了同理心,后者表达的是及时的认可、鼓励和感谢。无论是奖金或勋章或其他认可,奖励是直接给到个人,并不考虑孩子PSLE加分之类的方式。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新加坡警察部队、民防部队、卫生部等多个部门负责追踪新冠疑似病例)

二、保持警惕,切勿轻心。

在一些自媒体欢乐地叫唤“新加坡佛系抗疫成功”之际,务必提醒国人“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仍须努力”。

3、4周前,当一些人哭喊“新加坡沦陷““新加坡要变成第二个武汉“之时,我们看到新加坡各界在默默作准备和应对工作。保持淡定。

同样的,这一周以来,一些人又开始欢乐地叫唤“新加坡成功抗疫“。对新加坡现阶段的抗疫进度,应该维持谨慎乐观的看法。同样的,保持淡定。

新加坡“抗疫成功”八字还没有一撇,目前只不过是暂时遏制住恶化的势头而已。别忘了,2009年H1N1甲流,新加坡被感染的就有41.5万人。我们必须做好足够的准备。

新加坡正面临着极有可能的国际第二波传播。一旦发生,肯定要比1月中下旬武汉输入凶猛许多,而且难以预测得多。防武汉输入不难,防第二波国际输入,则几乎不可能。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韩国街道消毒作业)

新加坡政府此时提出“如果疫情的情况恶化,在必要时将寻求总统批准,动用国家储备金”,仍然是“底线思维”,先把最糟情况提出来,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将来确实有需要动用国家储备金。

动用国家储备金,是大事。

新加坡政府至今的财政原则是,每一届政府只花自己任内的财政收入,而且量入为出。几乎每一届政府都有财政盈余,这笔盈余必须拨入国家储备金,下一届政府不得动用。需要动用的话,必须先得到民选总统的首肯。

新加坡政府第一次动用国家储备金是2009年。当时刚经历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2009年新加坡经济衰退,是自1965年独立以来的最严重经济危机。

政府从国家储备金拨出49亿新币元资助财政临时特别举措,尽可能保住工作,并协助有能力的企业维持下去。

至今,新加坡政府只有那么一次动用了国家储备金。

最后说说新加坡政府为何如此谨慎对待国家储备金的动用。即便在哀鸿遍野的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新加坡政府也没动用国家储备金。

其他国家如果遇到财政危机,可以把天然资源如石油收入作为外债抵押,但新加坡幅员小,而且没有天然资源,没有办法。 不论是两年前(2018年2月),还是今天,财政部长王瑞杰一再强调新加坡对待国家储备金的态度: “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前辈们努力奋斗,留给我们足够的储备金。我们同样有责任为后代增加储备金,让他们有足够的资金应对未来的开支。” 阿公留下来的钱,是未雨绸缪,不是让子孙挥霍的。

最后说一句,2009年,新加坡政府从国家储备金中动用了49亿新币,2011年又从财政盈余中,把这笔钱还回国库了。

欲查看新加坡所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信息,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Read more

新增3例,累计98例,出现新感染群 | 新加坡政府集体减薪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