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抗疫模式——中国和新加坡

2020年02月29日

世界卫生组织(WHO)赞扬了两个国家的抗疫成绩——中国和新加坡。

中国模式

中国的抗疫模式就不多说了,大家有目共睹。 应该说,成绩显著,湖北以外一些省市已经连续多天新增确诊病例为零,湖北除武汉外其他市县也基本控制住了疫情,武汉的情况依然不好,但也过了高峰,因此得到了WHO的充分肯定。但是,我们付出的代价是沉重的,感染人数奔著十万去,死亡人数两千多,前期还有一些死亡和染病因为检测手段或其他种种原因没有计入,其中每一个都浸透了亲友的血泪,而其他每一个国人也都在惊惶中度过了三十多天。

现在疫情高峰已过,但疫情防控依然不能松懈防控,同时又要平稳复工复产。此次受疫情影响的行业占GDP比重、消费零售额、人口占比分别高达74%、71%,无论是区域、行业还是人口,新冠肺炎疫情的辐射范围都是非典期间的三倍甚至以上,而且非典时期并没有停工,此次疫情即便扣除春节假期,企业也已经停工10天到30天不等。由于湖北目前依然封省、其他省市此前甚至至今也事实上半封城,复工复产困难重重。今天看到报道,深圳骄傲地宣布规模企业复工率达到92%,但这是规模企业,中小微企业呢,后者才是挣扎在破产倒闭边缘的企业,后者的雇员往往也是收入相对不高的群体。而如果放眼全国,企业整体复工率只有1/3。复工需要多部门盖章,对中小微企业而言难度更大。此外,复工不等于复产,由于原材料、零部件、员工、物流、交通的配套率问题,复工企业短期内也难以实现全产能复产。企业和企业雇员的损失是一方面,此前的疫情下的全球供应链风险一文曾写道,更深刻的则是可能危及中国在全球产业分工中的地位和作用。中国香港的经济同样遭受重创,港府宣布每位18岁以上居民可以领取一万港币的补贴,希望以此补助并提振消费。

新加坡模式

反观新加坡,因为早发现、早决断、早公布兼且措施直击防护要点,新加坡已经取得“佛系”抗疫的阶段性成功。根据WHO 2月27日的数据,新加坡累计感染人数93人,新增两例,治愈62例,无死亡病例,更重要的是,新加坡是在生产生活几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情况下取得的成绩。

新加坡是海外首个对新冠病毒做出应对措施的国家。早在2020年1月3日(联想到华春莹所说,中国1月3日开始向美国通报疫情),新加坡就已经开始采取防范措施,对来自武汉的游客进行体温检测。1月23日,新加坡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1月27日,新加坡宣布实施强制休假计划(Leave of Absence),要求雇主对从中国来的员工实施14天强制休假,由政府给予企业补贴。随着境内确诊人数上升,2月2日,新加坡开始禁止所有过去14天曾到访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及过境,还暂停签发工作许可给中国访客,具有中国旅行史的新加坡居民及长期签证持有者则被要求在抵达新加坡后进行为期14天的强制自我隔离,新加坡成为朝鲜和俄罗斯之后第三个对中国实行“封关”的国家。2月7日,在出现三起源头不明的病毒病例后,新加坡又将疫情警报级别从第二级“黄色”上调至第三级“橙色”,代表“疫情严重且容易传播,但在新加坡尚未广泛传播,目前得到控制”,允许政府采取隔离、体温检测、限制医院访客等“中等”社会干扰措施,此前2003年SARS疫情和2009年H1N1流感也曾升级到“橙色”级别。2月8日,新加坡暂缓大型活动。2月18日,实施居家隔离令(Stay-Home Notice),对于在新加坡工作或读书的外国人,如果在过去14天内曾访问中国大陆,强制在家隔离14天,违者将受到惩罚。隔离令实施中,多人因未能遵守强制休假令和居家隔离令被罚款,甚至被取消工作签证。

教导民众采取适当的防护措施。敦促人民保持冷静和警惕,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和社会责任感。在咳嗽和喷嚏时掩住口鼻,经常洗手且手尽量不接触眼鼻口处。如感觉身体不适,避免去人多处,并戴口罩去看医生,同时阐明健康人不用戴口罩(将口罩留给最需要的人)。

对于病患追根溯源,详细披露。新加坡政府官网每日更新疫情情况,除了数据和每一个新增案例详情通报之外,还提供了每日案例和之前案例的传播链条分析。对未知的恐惧甚于病毒。详尽可靠的信息披露,不仅能缓解公众紧张,也能降低疾病传播概率。

两种抗疫模式——中国和新加坡

医疗措施得当。新加坡在之前抗击SARS和H1N1中积累了经验,指定了大约800多家公众健康预备诊所,在疫情期间全部启用,任何人有感冒类似症状都可以前去就诊。为了鼓励病人及时就医,政府给予补贴,去预备诊所看病一次只需要10新币,老年人和志愿者只需要5新币。总理李显龙在视频中表示不能容忍对医护和病人的歧视,呼吁大家平等对待新冠感染病患,一个原因是对病人的歧视,会导致病人倾向于隐瞒而不是积极去医院救治。在中国1月初公布病毒基因序列后,新加坡科技研究院就开始了紧张研发,到2月初已经首批生产了15000个试剂盒,保证了病例检验的需求,留用5000个的同时还捐赠武汉一万个。

讲明利害,分类处置。总理李显龙在视频中沉着地向民众交代新加坡的防疫情况和可能面临的风险,建议大型活动暂时取消,以免病毒扩散,但是并不会规定民众一定要留在家中,还是可以照常生产生活,不要因恐慌大量囤积生活必需品。李显龙希望大家用平常心对待,称新冠肺炎死亡率与流感相当,如果把每一个疑似病例都送进医院,医院将会人满为患,所以鼓励轻微症状的人看家庭医生或者在家休息,而不是去医院,将医疗资源留给最需要的人。

简而言之,新加坡模式就是用一切可能方法,确保本地医疗资源平稳运行,同时依据循证医学,按照最高证据等级的WHO推荐制定公共卫生方案,并与国民充分沟通确保执行。如是,不仅保护了民众,也相当程度上护住了经济。新加坡模式,对疫情新发国家,很有参考价值。

两种模式,不同情形

不同于2003年SARS和2009年H1N1,新冠病毒的致死率不高,特别是在医疗资源充裕和匮乏两种情况下结果差异很大。在医疗资源充裕之时,新冠病毒的致死率只比流感略高,全球死亡率大约徘徊在0.02%-0.05%之间,即便在中国境内,根据WHO对新冠疫情的观察,WHO专家组给出的武汉以外地区的病死率也只是0.7%,武汉的病死率则在3%到4%之间,在集中爆发初期(1月22日-28日),大量人群涌入武汉各大医疗机构,而医生们缺乏必要防护措施和设备,导致当地医疗系统几近崩溃时,病死率能高达5.5%。对于新冠这种在不同条件下致死率有天壤之别的奇葩病毒,在制定公共卫生政策时,是可以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抗疫方案的

新加坡模式适用于病毒尚未广泛传播时,此时医疗资源足以处理新增病人的国家。中国模式适用于病毒已广泛传播的情况,由于武汉感染者众以及由此带来全国感染风险大,医疗资源已经极度承压甚至面临崩溃的国家和地区,中国的方案是正确的。由此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WHO总干事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评价中国和新加坡在应对疫情方面都采取了正确的措施,WHO希望看到各国考虑周详、以循证为基础的公共卫生措施。

写到这里,不由得设想,如果,是说如果,武汉的疫情能早发现、早测序、早报告、早告知、早采取措施,中国是不是也就可以采取新加坡模式了,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受难呼号,不会有复工复产的步履蹒跚。每念及此,禁不住泪流满面、悲从中来。击鼓传锅,鼓声落时,锅在何处?国家需要查明和反思,给国人以交代,并吸取教训,砥砺前行。

编辑:中慧

两种抗疫模式——中国和新加坡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