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政党政治-人民行动党模式分析

2020年03月02日

新加坡的政党政治

-人民行动党模式分析

写在前面:这是我在“政党政治学”一课的结课论文,算是写得比较认真的一篇,我修改了一些,让它更适合阅读。个人的一厢情愿让我想在这里发出来,烦请斧正。

新加坡的政党政治-人民行动党模式分析

新加坡,一个位于东南亚的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城市国家,以稳定的政局和廉洁高效的政府而著称。

新加坡的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建国以来一直长期执政,历经12次公开选举,始终未尝一败,且得票率都一直保持在60%以上。

在国际舆论上,新加坡和人民行动党的政治模式一直饱受指摘。大概原因无非是其很多方面同西方的“自由世界”格格不入罢了。

新加坡的政党政治-人民行动党模式分析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及其妻子:柯玉芝

01

人民行动党及新加坡的历史及现状

人民行动党于1954年成立,成立之初,新加坡隶属于马来西亚。作为新加坡的一个地区性政党,其意图联合马来西亚其他地区的非马来族人以及其他反对力量推翻“马来人优先”政策,这一做法引起了马来西亚中央政府的强烈不满。最终在双方无法达成妥协的僵局之下,马来西亚决定促使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于是新加坡于1965年宣布独立,人民行动党自1965年在新加坡共和国执政至今。

人民行动党的党徽是白底蓝圈,中间一道红色闪电。白底象征纯洁、廉洁;蓝圈代表团结、种族和睦;闪电象征行动迅猛有力。其口号是“真诚团结,一致行动”。其党誓为:“我们是人民行动党党员,誓言同心协力,建立一个强大,团结的政党,通过全民力争上游创造一个充满活力,公平与平等的社会,使每个公民不分种族,言语和宗教,享受美满的生活。”(该段内容来源于人民行动党官方网站)

新加坡的政党政治-人民行动党模式分析

人民行动党党徽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领导团体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党魁是行政委员会秘书长。根据新加坡的宪政惯例,新加坡执政党的行政委员会秘书长由新加坡总理自动兼任,中央执行委员会一般由内阁成员组成。从建党至今,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一共有三位行政委员会秘书长,分别为:李光耀、吴作栋和李显龙。

现代的新加坡是英联邦国家,其政治制度与英国相似,但也有所不同,根据《新加坡宪法》,其实行的是一院议会制政府,为代议民主制单一制体系,属威斯敏斯特体系。国家政府机构三权分立,新加坡总统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为国家元首,任期六年,可以连任一次。新加坡国会议员也是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任期五年,总理从国会多数党中产生,其领导的内阁拥有行政权,并由独立的公共服务委员会管理公务员的聘用以及处分。新加坡总理则从议员中选出内阁部长。

新加坡的政党政治-人民行动党模式分析

新加坡首任总统:尤索夫(马来族)

自从新加坡建国以来,人民行动党一直是新加坡唯一的执政党,在议会中也鲜少有能够形成监督力量的反对党。但在历史上却还是会有部分反对党成员被委任,以免议会里全部意见都是支持人民行动党。新加坡在1991年进行了一次议会改革,专门设置了反对党的保障名额,最多有9席。目前新加坡国会中的最大在野党是新加坡工人党。

02

党内制度及社会管理模式

大致为内阁同议会之间的权力制约,民选总统的否决权和人民行动党的“猎人”选人模式。

内阁和议会之间的制衡不再赘述,这种形式与许多西方国家类似。其司法系统也与英国相似,由总统依据总理的建议任命大法官,由总统依据总理和大法官的建议任命其他法官,法官为终身制,一般不会被调职或免职。

其总统为全民直选,无太多实际权力,于1991年前基本无实际权力,1991年后拥有一些否决权:比如拨款法案、对于大法官、司法委员和军队等要职的人选委任、可以授权贪污调查局局长对内阁部长进行调查。但值得注意的是,总统必须为无党派人士;行使否决权时,必须向总统顾问理事会咨询;总统必须担任过议长、大法官、部长、常任秘书或缴足资本达1亿元以上公司的主席或总裁。

总统的担任需要门槛,内阁部长的担任同样如此。人民行动党不仅从党内中选取合适人才,也主动出击,去猎取人才。比如吴作栋,出任国会议员以前,并没有加入人民行动党。人民行动党拥有一套较为完善的人才选拔机制和流程,其选拔对象往往是一些社会精英人士,比如企业家、医生和工程师等等。在现如今的新加坡内阁部长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拥有医生从业资格证,是新加坡有名的专家医生,比如外交部长维文、国防部长黄永宏等等。

03

长期执政原因分析

新加坡的政府,被认为是典型的“家长式政府”,其执政风格,被认为是典型的优主主义。实践证明,新加坡的治理方式符合其小国寡民的客观条件和其东方文化背景。其实在上述提到的“猎人”选人模式,就是优主政治中很重要的一环。优主政治是区别于精英政治的,主要有以下几点:所有人都有权加入优主执政群体、优主执政群体自身有择优的机制、优主执政群体有自我优化机制和趋优化机制、优主执政群体应保证与非优大众的密切联系。

新加坡作为一个有着优主政治特征的家长式政府,其长期执政的原因,无非是恩威并施。说得通俗一些,则是“给糖果”与“打巴掌”。

人民行动党会去满足选民的偏好,这种方式可以视作一种社会层面的正循环。即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组成的政府能力足够强大,能通过各种方式去重塑选民的偏好,所以选民的偏好可以被政党影响而非一直固定不变。

在人民行动党的宣传当中,新加坡是一个缺乏自然资源且处身于充满危险国际环境的小国家。事实也的确如此,而人民行动党则夸大了这份恐惧。因此,国家为了生存必须交由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去管治。为了服务于生存这个目标,社会各种力量都应该听从这个强大政府的安排,这种方式对于整个新加坡都是有所裨益的。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人民行动党赢得第一次大选,就可以反复地利用此种宣传来强化自身权威。因为只有人民行动党可以把自己的执政政绩呈现在选民面前。于是,只要人民行动党保持此种理性执政,不出现重大的管治失败,这种正循环是绝对颠扑不破的,也保证了人民行动党的统治能够不断完成自我强化。

对于选民而言,他们可能对人民行动党的某些政策存在不满,但他们更惧怕的是一个未知的毫无执政经验的政党上台之后带来的不确定性。

其次就是“打巴掌”了,早在李光耀当政时期,他就曾经警告那些投票给反对党的选民,称他们的组屋将在下次大选前不会获得政府资助进行维护更新。而人民行动党究竟是否能够知道每一位选民的最终投票选择,一直未被证实。但是,新加坡作为一个华人为主体的社会,单单是组屋这一居住威胁,就已足够对选民造成足够的心理压力。而且新加坡法律规定必须在本区投票,若是一个区的得票过低,那么人民行动党在在政府政策制定时也一定会对这个区进行一些惩罚。法律还规定在选票上设置号码,与选民一一对应,这无疑对选民施加了更多的心理压力。

参考文献

[1]吴文. 新加坡国家治理能力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9.

[2]吕元礼.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执政模式分析[J].东南亚研究,2005(01):7-12.

[3]萧功秦.新加坡的“选举权威主义”及其启示——兼论中国民主发展的基本路径[J].战略与管理,2003(01):67-74.

[4]卢正涛. 新加坡威权政治研究[D].武汉大学,2003.

[5]王振亚,冉亚铃.新加坡政治发展模式的制度特征及其对发展中国家现代化的启示[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9(02):18-25+174.

E N D

新加坡的政党政治-人民行动党模式分析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