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政部长引用春秋战国和秦汉历史 解说新加坡执法之道

2020年03月04日
内政部长引用春秋战国和秦汉历史 解说新加坡执法之道

昨天在国会议事厅,内政部长尚穆根谈儒论法,说了一段春秋战国和秦汉历史,让人有点意外,也有久违的感觉。(国会视频截图)

作者 程英生

们的执法之道,用的应该是法家,还是儒家?还是儒法兼用? 昨天在国会议事厅,内政部长尚穆根谈儒论法,说了一段春秋战国和秦汉历史,让人有点意外,也有久违的感觉。

内政部长引用春秋战国和秦汉历史 解说新加坡执法之道

内政部长尚穆根。(国会视频截图)

国会里现任部长和议员,技术专家为多,在各式现代理念中进出自如,却很少走入千百年前的历史。 印象中,最后一次在国会里谈古远历史和哲学的,是九年前离开政坛的前外长杨荣文。这位熟读史书的部长曾经借古人明志,表示赞赏老子“治大国若烹小鲜”的说法。这样的心志,在那严谨的政治氛围中很有石破天惊的感觉。

内政部长引用春秋战国和秦汉历史 解说新加坡执法之道

前外长杨荣文。(联合早报)

在开国元老中,吴庆瑞研究北宋司马光编写的《资治通鉴》,拉惹勒南则熟悉西方古典哲学,经常引经据典,为民众输送人文素养。 尚穆根谈话的重点,不在中国哲学,而是藉以说明新加坡维持法纪、保家安民之道。 脱稿演讲的他,先从香港谈起,说这半年以来的暴乱,导致香港警察失去往日的威望,成了众多港人眼中的公敌。

内政部长引用春秋战国和秦汉历史 解说新加坡执法之道

尚穆根以同情的语气谈论港警的困局:既要维持法纪,又要应付抗议者粗暴的袭击,还面对充满偏见的媒体和社会舆论。(路透社)

他以同情的语气谈论港警的困局:既要维持法纪,又要应付抗议者粗暴的袭击,还面对充满偏见的媒体和社会舆论

他说:“港警时时刻刻都面对香港内外人士的批评,即使是在休假的时候,也必须时刻确保家人不受攻击。” 香港的经验对新加坡有什么启示? 尚穆根说,首先,我们不应该让一小部分人恣意破坏社会安宁,危害多数人的利益。

此外,他说社会的安定,不能单靠严明的法律和执法,还要有清明的政治和社会公义,多数民众必须觉得体制是公正的,是对他们有利的。

内政部长引用春秋战国和秦汉历史 解说新加坡执法之道

在新加坡,只有芳林公园的演说角落可以让公众针对不同的议题举行抗议或静坐。(海峡时报)

这位律师出身的部长接着谈到中国历史,并说应该以史为鉴。

他说: “熟悉中国历史的人知道,在秦朝之前的战国时代,是四分五裂的局面,法家思想被秦统治者认为是结束割据、统一天下之道。然而,法家提倡的严刑峻法终究不是长治久安之计。”

他说: “到了汉朝,统治者改用儒家的仁政,以德治国,以身作则以便教化人民,进而维持社会秩序及和谐。” 然而,儒家思想也有局限,因为在任何一个社会,大多数人奉公守法,但总有一小部分人目无法纪,肆意破坏安宁,所以严明的执法不能避免。

尚穆根说,多年以来,新加坡有个形象的问题,人们以为我们单靠严刑峻法,而实际上,我们依赖的是一个人人公平、让多数人获益的体制,并且是我们法律机制的基础。

换言之,这位部长说的是一个儒法思想有机地结合起来的体制

注意时事的蚁粉或许会说,那个新加坡的形象问题,或者也可用在这位部长身上。

说起这位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许多人会想起他在国会里与反对党交锋时的雄辩滔滔,有如在法庭里盘问对立的一方。

不过,铁汉不忘展示柔情的一面。

内政部长引用春秋战国和秦汉历史 解说新加坡执法之道

尚穆根非常爱狗,走访选区看到可爱的狗狗也会忍不住抱一抱。(尚穆根面簿)

经常浏览他的脸书的人,不难发现他是爱狗的人,也不难发现他勤走基层。在他担任议员三十多年的选区里,华人庙宇特别多,庙里的各种节日庆典都有他的踪影。 或许做人如治国,都应该有法有儒也有道。

内政部长引用春秋战国和秦汉历史 解说新加坡执法之道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