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追踪器青年被拒入夜店 持刀攻击老板 娇妻为夫挡刀

2020年03月07日
戴追踪器青年被拒入夜店 持刀攻击老板 娇妻为夫挡刀

身穿蓝色上衣的青年(右一)高举爪刀攻击安巴惹甘(白衣者)(受访者提供)。左图为夜店老板的妻子,她的无名指几乎被砍断,送院后进行接驳手术。

(新加坡7日讯)不让佩戴电子追踪器的青年进入夜店,其中一人过后竟用爪刀(karambit)攻击夜店老板,导致老板双手有三处深至见骨的伤口,妻子为救丈夫勇敢阻挡,结果无名指几乎被切断。夜店老板回忆惊险一幕说:“如果砍高几寸割伤我颈项动脉,我可能就死掉了。”

四名青年是在2月23日凌晨约12时45分,来到位于乌节路凯煌酒店和购物中心的一家夜店时遭到拒绝。

夜店老板安巴惹甘(Anbalagan,37岁)受访时说:“当时保安拒绝让他们进入夜店消费,因看到其中两名青年佩戴着被警方监督的电子追踪器,而且这几名青年是‘生面孔’。他们当时说认识数名店内顾客,所以想要进来。”

四人被拒绝入店后离开该处,然后在凌晨3时又折返,这时店内顾客也出来游说让四人进入,但还是遭到他拒绝。

安巴惹甘说:“当时突然其中一为戴着电子追踪器的青年朝我冲过来,他手中拿着爪刀攻击我,我一边后退一边用手阻挡,结果双手多处受伤。员工帮我止血包扎伤口时,可看到至少有三个伤口深可见骨。”

他形容,青年攻击时口中喊著“就是你,就是你”,每一刀感觉都在下狠手。

“幸亏对方身材矮小,不然他往高砍几寸,砍中我的颈项动脉的话,我可能就死掉了。”

安巴惹甘事发后心有余悸,他除了将事发经过告知本报,也联系Stomp网站告知此事,希望攻击他和妻子的人能得到法律制裁。

送院接断指需半年才能康复

娇弱妻子英勇救夫,她右手的无名指因此被砍至半断,事后被送到医院驳指。

安巴惹甘的太太美琪(Maggie,32岁)事发时人在现场,他看到丈夫被青年攻击时,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尝试阻止,结果导致自己受伤。

纵然美琪比丈夫矮一头,但当她看到丈夫受伤,她从后面拉着那青年。“当时我也没发现自己被爪刀砍伤,事发后才意识到我右手无名指有一截几乎被砍断,摇摇欲坠地只靠皮肉连接着,我跟丈夫一起被送到陈笃生医院救治。”

她在隔天动手术接驳断指,目前仍不知道会否造成永久性伤害。

安巴惹甘说:“我也在隔天动手术,医生说需要半年才能康复,这事情对我们带来很大伤害。”

没欠债却遭追债 夫妻俩还被砍伤

夜店老板称自己祸不单行,没欠债却在过去一个月频频遭追债公司骚扰,没想如今夫妻俩又被人砍伤。

安巴惹甘指出,去年底他先是与合作伙伴发生纠纷,一个月前突然有追债公司派人到家里骚扰他们。

“我没有财务问题,但追债公司的人一直到家里骚扰我们,却又无法出示合法的追债文件,所以我就向法庭申请保护令(Protection Order)。

他说,原定上个月24日到法庭提呈申请保护令的文件,没想却在前一天遭到袭击,让他百般无奈。

3男女遭逮捕 两人被控上庭

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上述报案,三名年龄介于20岁至28岁的男女遭逮捕,其中两人被控上庭。

2月24日被控上庭的温甘德瓦兰(28岁)面对五项控状,包括持危险武器伤人、触犯酒类管制法令、防止骚扰法令和违反监视令(Supervision Order)。

控状指他案发时与另外两人袭击夜店老板,且没有遵守宵禁。他在庭上表示不打算认罪,目前仍被关押协助调查。

另一名23岁男子明日被控,20岁女子则仍在接受调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