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冠病私召车司机写贴文 公开在新加坡加护病房昏迷至痊愈的过程

2020年03月11日
染冠病私召车司机写贴文 公开在新加坡加护病房昏迷至痊愈的过程

隔离病房示意图。(新加坡综合医院官网)

作者 陈姿潓

信大部分蚁粉近期每晚一定都会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跟进本地的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简称冠病19)的新增病例。

疫情在本地爆发至今已经一个多月,目前累积的确诊病例也破百,“冠病19”对于国人来说已是耳熟能详的词汇,但没有人真正能了解病患在住院期间所经历的事情与感触。

前天(8日),一位叫Lim How Kim的网友在个人面簿账号上发布了一篇文章,内容是一名本地冠病确诊病患,以第一人称书写的心声。文章并没有标明病患的名字与其他个人信息,却在细节中透露了出他是一名私召车司机

染冠病私召车司机写贴文 公开在新加坡加护病房昏迷至痊愈的过程

(海峡时报)

这名男病患说自己曾经在中国的酒店管理行业任职30年,去年9月才结束聘约回返新加坡。尽管回国之后一直处于失业状态,但在中国冠病疫情爆发之际,他却非常庆幸自己已回国。 在寻找下一份稳定的工作之余,男子寻思著先考个私召车司机驾照,以应对失业瓶颈期,以后到了退休年龄,

也能够继续当私召车司机来赚些外快。 就这样,这名男子成功考获私召车司机驾照,今年1月8日正式开启私召车司机的生活篇章。

当时的他完全没有想到,大约在短短一个月后,他也会成为其中一名确诊病患,而且还住进了加护病房(ICU)。

原以为感染冠病的几率很低

在这名男子的印象中,感染冠病的几率是比起中彩票还要更低更低的。

因此在1月23日,也就是本地出现首起冠病确诊病例之后,虽然身旁的人都一再提醒他要小心谨慎,要做好防疫措施,他还是在心底保留着一丝无所谓的心态。

1月30日,男子出现了轻微的咳嗽症状,但是像往常一样,他以为这只是小小的咳嗽并无大碍,于是买了一瓶咳嗽药水,期盼著自己能够快速痊愈。

然而,四天后咳嗽不但没有消失,他还开始发起了低烧。他开始感到惴惴不安,于是终于决定到一家诊所求医。当时,诊所的医生也告诉他只是普通感冒。

意料之外的是,尽管好几天都在家休息也按时吃药,病患的情况依旧没有稳定下来,低烧也一直没有褪尽。

染冠病私召车司机写贴文 公开在新加坡加护病房昏迷至痊愈的过程

黄廷芳综合医院。(Jaslin Goh)

就在这时候,男子渐渐察觉到事情的走向并没有在按照“平常感冒”那样在进行,因此在2月6日,他终于前往黄廷芳综合医院急诊室求医,做了各式各样的检查。

隔天(7日)下午,检验报告出炉,他确诊感染上冠病。 曾经一度“轻视”病毒的他,终于还是被病毒找上门了。

病情急速恶化

在被确诊的当天晚上,这名男病患就被转移至陈笃生医院。 这时他的病情变得很严重,被医生告知必须借由输气管来帮助呼吸。

在麻醉药褪尽后,病患的意识虽然恢复了,但还是处于半昏迷半醒的状态,他因为乏力而无法睁开双眼,甚至是感到自己似乎双手被禁锢一样无法动弹。

他躺在病床上,听得见医疗人员的谈话声,却无法开口。似乎是麻醉药的副作用发酵,病患甚至出现了幻觉和幻听: “我听见音乐、谈话声、啤酒罐碰撞的声音,我甚至想像到因为病床不够,自己正躺在酒店房间内接受治疗。”

“我一生中从未感到如此的混乱和不安。”

这是男病患第一次体会到生老病死的脆弱。尽管这是他认为人生中最黑暗的阶段,他心中还是非常牵挂着曾与他接触过的家人和亲朋戚友,尤其是92岁的老母亲,担心他们会因为自己而感染到病毒。

病患最终于情人节当天完全恢复意识,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双层玻璃的房间,被生命维持器材包围着,而先前提到的输气管是为了撑开连接肺部的气管,帮助病患呼吸而放置的,也因此导致病患无法开口说话。

染冠病私召车司机写贴文 公开在新加坡加护病房昏迷至痊愈的过程

(互联网)

苏醒几个小时后,一个全副武装的医生(虽然因为都穿着一样的防护衣、防护镜、口罩等防护器材而无法分辨出来)走进了房间,医生指向一旁的荧幕向他解释: 病患目前正以很快的速度在康复中,只要血氧浓度达到正常水平95,就可以离开加护病房。 这句话对于当时的病患来说,仿佛就是阴霾之中的一道曙光,照在了他的身上。

想着这段时间所经历的折磨终将要结束,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在向医生点头示意时,不知不觉眼泪夺眶而出,顺着脸颊两边的弧度流了下来。他的噩梦终于要结束了。

脱离危险

躺在安静的房间里等待着,病患耳边能听见的只有空气中嘀嗒响的时针指针缓慢移动的声音。过了大约三至四小时之后,医生和护士又回到了他的房间,通知他可以移除输气管。

输气管被移除时不需要再打麻醉药,这次病患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管子在喉咙之间移动的感觉,由于过程实在太不舒服,他差点无法忍受而呕吐。

染冠病私召车司机写贴文 公开在新加坡加护病房昏迷至痊愈的过程

隔离病房示意图。(海峡时报)

在移除输气管之后,病患必须将血氧浓度维持在95或以上才算正常。

因为被插入输气管的感受实在过于糟糕,为了不再插入输气管,他整晚上都不敢睡,将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拚命地吸氧。隔天早上病患的血氧浓度从刚拔管时的92,一夜之间上升至96,他终于可以不再依附于输气管了。

医院也在病患苏醒之后,准许家属探望病患。尽管只有一次,但对于无时无刻牵挂家人的病患来说,是一个特别珍贵的机会。虽然只能隔着玻璃见到了亲朋戚友,但还是能够通过电话接受来自对方的关心和问候。

这时他终于知道所有因他而在家隔离的亲人都没有染病,而且只差一天就结束隔离了。他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大石,又忍不住热泪盈眶。

男病患也被告知,这次病倒昏迷不醒期间,许多亲朋戚友包括前妻在内都不断为他祈祷,儿子甚至捐钱给一座庙宇为他祈福,让他深深的感受到了人情的温暖。

当天,医生通知该名男病患,他能够离开加护病房,转移到隔离病房了。

向前线医务人员致敬

在那之后,病患的病情就快速康复,还被医生邀请作为冠病19病例分析对象之一,好让医疗团队能够采集更多案例情况来进行研究。 男病患从2月21日到31日之间,不断重复做着检测,首先必须确认病患无发烧、肺功能、血压和血氧正常,之后进行能够检验出体内一切传染性病毒的鼻咽拭子检测(nose swab test)。患者必须在连续两次的鼻咽拭子测试中都获得阴性结果,才能顺利出院回家。 在27日的检测中,病患的鼻咽拭子检测结果第一次呈阴性,然而28日的结果又呈阳性,因此未能出院。

29日检测结果反转性地转为阴性,倘若3月1日结果再次呈阴性,医院就可以向新加坡卫生部请示,最快病患就能在当天晚上出院。

在这篇网上日记的结尾中,似乎为了刻意隐瞒病患的身份,没有表明他是否已经出院。不过病患在日记尾声却向那些一直在前线奋斗的医疗人员致敬。 “不管我是今天还是明天出院,我绝对必须要向在加护病房工作的医疗人员们,以及在隔离病房照顾我的医生护士们表达最高的谢意。”

“他们不曾在照顾病人时露出一丝不耐烦的情绪。只要这份精神一直存在,我相信新加坡人能够团结一心,携手渡过未来任何难关。”

在这名病患的自述中,可以清楚了解到部分冠病确诊的患者们所历经的艰辛、以及在患病期间内心的感受与心得,以及医务人员的专业。截至3月9日,本地还有10名冠病患者情况危急,目前在加护病房接受隔离治疗。

这场抗疫战争还未过去,最大的学习点就是不要轻敌,做好个人卫生和健康等抗疫措施,防范于未然比什么都重要。

染冠病私召车司机写贴文 公开在新加坡加护病房昏迷至痊愈的过程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