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抗疫不力,还想叫新加坡吃死猫

2020年03月17日
印度尼西亚抗疫不力,还想叫新加坡吃死猫

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开始进行大消毒。(法新社)

作者 仓吉

2019冠病疫情已成为全球的“大流行”,新加坡的边境管制名单越来越长,最新上榜“14天居家通知”的国家包括了东盟、日本、瑞士和英国,过去14天到过这些区域和国家的入境者都获得居家通知,必须自我隔离。

在这样的严峻形势下,本区域邻国之间“唇亡齿寒”,应该同声同气向疫情作战,互通信息是最基本的要求,而且在国际卫生条例下,每个国家有责任把相关的信息通知有关的国家。所以,当印尼方面近日指责新加坡没有把确诊印尼病人的个人详情通知他们时,双方起了一阵口水战。

3月15日《雅加达邮报》的一篇署名评论为新加坡说了一些公道话,直接提醒印尼有关当局自己必须实事求是与新加坡合作,而不是编造谎言,推卸责任。

印度尼西亚抗疫不力,还想叫新加坡吃死猫

印尼的疾病控制与防范中心主管尤利安托。(雅加达邮报)

事缘印尼的疾病控制与防范中心主管尤利安托在上周三的记者会上埋怨新加坡没有及时把5个在新加坡求诊的印尼冠病病人的名字转告印尼,害得他们无法及时追查病人接触史,使得印尼的疫情蔓延开来。

这样的指责非同小可,影射的是新加坡的不负责任、自私,不合作,新加坡真的是这样一个“自扫门前雪”的坏蛋邻居吗?该篇评论作者赫马万(Ary Hermawan)说: “我们现在知道新加坡是对的,这位代表印尼的发言人有须要作出更多的解释。”

评论说,这个小争吵反映出的是,在公共卫生灾难面前,印尼本身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印尼欠新加坡一个道歉。印尼的疫情比政府所公布的情况糟糕得多,尤利安托的反应暴露了他缺乏信心,若不是印尼军方的医生撒谎,就是他根本不知道国际卫生体系如何运作。

说新加坡为了保护病人的个人隐私而危害邻国的安全,这是非常严重的指责,事关新加坡的国际形象。新加坡卫生部第一时间加以驳斥,说新加坡遵照“国际卫生条例”把所有印尼冠病病人的个人详情通报印尼,以协助印尼启动病人接触史的追查,印尼卫生部一位官员也确认他们收到信息。

印度尼西亚抗疫不力,还想叫新加坡吃死猫

在火车站候车的印尼居民都纷纷戴上口罩。(法新社)

尤利安托在上周末则辩称他是从印尼外交部得到信息,才开始进行追查的工作。

另一方面,印尼外交部发言人也支持新加坡的说法,说有关信息是通过国际卫生条例由两国的卫生部分享,然后才转达外交部。

所以,真相很清楚,印尼卫生部在获得新加坡的信息后没有即刻采取行动,后来被追问时才随意撒个谎,怪罪新加坡没有及时通报,企图转移视线,最坏的是要让新加坡吃死猫。

印尼本身的无作为,延迟追查工作,很可能已导致更大范围的社区感染,这却没有即时在官方数据中反映出来。

最近,当疫情在本区域蔓延时,印尼却一直保持“零记录”,成为了一则令人难以相信的神话。神话终于被捅破了,真相一点也不出人意表,印尼更坏的情况还有待进一步揭发。

另一个更值得担忧的是我们最亲密的邻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回教理事会15日发表的文告说,五名曾经到吉隆坡参加大城堡回教堂万人大集会的新加坡人已确诊感染冠病,他们在受感染期间,还到过本地10所回教堂。

印度尼西亚抗疫不力,还想叫新加坡吃死猫

印尼的回教堂已经在进行大规模消毒。(法新社)

而马来西亚在15日当天也传来惊人消息,其确诊病例暴增190起,今天(16日)又激增125宗确诊,其中大部分都与吉隆坡的回教徒万人大集会有关。马国累计病例已达到553起,疫情警戒级别也上升到相等于新加坡的橙色级别。

马国疫情加剧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政治动荡的后果,马国朝野政治人物过去一个多月来最关注的是政坛的争权夺利,甚至好几天搞到内阁解散,连卫生部长也没有,在对付疫情方面,最大的话事者卫生总监诺希山。

印度尼西亚抗疫不力,还想叫新加坡吃死猫

卫生总监诺希山。(南洋商报)

卫生总监只是一个公务员,没有政治上的影响力,他无法调动政府的力量专注于抗疫的工作上,马国疫情的迅速恶化也是必然的发展。新加坡人只能祝福马国的新内阁,在慕尤丁首相的领导下能够更集中精力对付疫情。

新马之间已有个抗疫的联合工作小组,新印之间也应该建立联合抗疫的类似管道。 说抗疫是对各国政治领导人治理能力的考验,此言不差。

印度尼西亚抗疫不力,还想叫新加坡吃死猫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