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抗疫真相解读 大使剖析全政府架构

2020年03月20日
新加坡抗疫真相解读 大使剖析全政府架构

【财新网】(记者 陆文)新加坡是中国境外最先暴发新冠疫情的国家之一,曾一度发生岛内哄抢物资的情况,也一度出现政府建议普通人不用戴口罩的争议,更一度出现五个本土感染集群。然而,自1月24日首次上报确诊病例后截至3月17日,新加坡累计确诊243例,其抗疫措施获得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内国际公共卫生界的普遍认可。

  新加坡的抗疫模式是否真的是“外紧内松”“佛系抗疫”?政府在不同阶段都采取了哪些公共卫生干预措施?背后又有哪些公共卫生资源在为这些紧急措施做后盾?履新不久的新加坡驻华大使吕德耀在最近一次书面采访中对财新记者表示,新加坡此次抗疫及时有效的关键在于调动“全政府”资源,取得民众的信任和支持,采取法律手段确保措施有效实施,同时坚决打击假新闻和谣言。

  吕德耀介绍,自2003年SARS以来,新加坡一直在为这种传染病的暴发做准备,建立了疫情暴发的全政府(WOG,Whole of Government Response)应对架构,其中“疾病暴发应对系统(DORSCON)”将公共卫生预警根据疫情严重程度和传播速度分为“绿色”“黄色”“橙色”“红色”四级,该系统会校准政府整体应对措施,使政府能够对不断发展的疫情作出迅速反应和及时调整。

  吕德耀透露,早在1月23日出现首个确诊病例之前,新加坡政府已成立一个由多部委组成的工作组来协调政府的抗疫工作,其中包括移民与关卡局在陆、海、空检查站协助体温健康筛查;警察协助追踪任何确诊病例的接触者;国家发展部提供政府隔离设施。

  今年1月底,随着新冠病毒疫情开始向全球蔓延,与中国交往甚密的东南亚国家首当其冲,新加坡在1月24日首次上报由境外输入的确诊病例。此时的新加坡已建立好多条防线,对外降低输入型病例,对内降低社区传播的风险。

  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暴发后,新加坡采取了严格的边境管控措施。首先,新加坡根据疫情的发展,前后对来自中国、伊朗、意大利北部和韩国地区的旅客采取了入境限制,从这些国家返回的新加坡公民和长期准证持有人必须依法居家隔离14天,且建议民众取消前往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的非必要旅行;其次,新加坡各边境实行严格筛查,符合临床疑似病例定义的旅客直接送院,有轻微症状的旅客则必须在检查站接受病毒检测。

  吕德耀表示,由于新加坡是一个国际交通枢纽,去年有超过6800万旅客出入新加坡机场,因此在出入境管理方面尤其警惕。他强调:“入境限制与国籍无关,而是为了限制所有近期去过疫区的旅客。这对于减少新加坡输入性病例是有必要的,同时间我们也为新加坡和其他疫区争取了实施防疫措施的时间。”

  随着新冠病毒在全球快速传播,疫情的“震中”逐渐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地区转移到欧洲和美国。2月27日至3月1日之间,马来西亚的吉隆坡附近一个清真寺举办的一场1.6万人参与的穆斯林集会发生集体感染,有95名新加坡公民参加该集会,目前有两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吕德耀称:“我们将面临新一轮的感染,随着疫情的加剧,也不可能将病毒阻拦在边境。我们不可能把新加坡孤立起来,拒绝与外界的往来。因此,我们需要不断地评估疫情风险,不断地调整我们的措施。”

  一旦病毒入境,是否有足够检测能力扩大筛查范围以遏制社区传播,是否有足够负压床位承载重症病患,是否有准备充足的医疗设备及医护人员在收治患者的同时避免医患感染都是考验各国抗疫能力的试金石。

  由于新冠病毒的最长潜伏期长达两周,轻症患者甚至无症状患者也具有感染性,因此很多国家出现确诊病例后不久便出现社区传播。

  对此,吕德耀介绍新加坡对确诊病例采取“围栏(ring fencing)”措施隔离治疗,防止病毒进一步传播。同时第一时间追踪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并对其隔离和密切监测。 更为重要的是,新加坡拓展了世界卫生组织对疑似病例的定义,对社区内所有肺炎患者以及流感类疾病患者进行检测,以尽早发现每一个潜在病例。

  实施上述大范围筛查检测需要充足的社区医疗资源为后盾。吕德耀称,卫生部一方面帮助小型综合诊所扩大分诊和候诊区,同时从2月18日起激活800多家公共卫生防范诊所(Public Health Preparedness Clinics),提供获津贴的治疗、调查和药物,收治有发烧、咳嗽、喉咙痛和流鼻涕等呼吸道症状的患者,并将疑似患肺炎的病人转送医院进行检查护理,加强了疾病监测。

  此外,新加坡的国家公共卫生实验室与国际及学术合作伙伴合作开发了一种更好的诊断测试来识别病毒,该测试已部署到所有公立医院实验室,大大提高了新加坡的诊断能力。

  在医疗资源方面,新加坡的公立医院从床位到医护人员都有充足准备。

  吕德耀介绍,新加坡公立急症医院常备负压隔离设备,并可随时扩大相关能力。在过去几周内,公立医院增加了隔离病床的数量,自2月6日以来,五家公立医院扩建出临时筛查区,以应对可能增加的疑似病例数。

  除了设备以外,公立急诊医院的所有一线医护人员都接受了处理冠状病毒疾病病例的培训,并配备了防护装备,能有效隔离和治疗患者,医院也加强了包括清洁消毒、控制出入人流等防疫控制措施。医院还制定了业务持续性计划调整人力资源分配,确保在流行病期间继续维持其核心业务的运营。

  而2020年是新中建交30周年,吕德耀表示, 新中合作的优先事项是在流行病预防和控制方面展开合作,长远合作还可以着眼于医疗保健领域。他称,目前两国卫生官员正密切沟通,交流抗击冠状病毒疾病的技术经验,今后也将继续共同帮助两国人民克服和应对该病毒对健康的影响。

  吕德耀在2019年10月31日就任新加坡驻华大使,此前任职新加坡驻日本大使。吕德耀曾于2009年至2012年担任新加坡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长和外交部第二部长,2011年至2015年担任交通部长,并于2015年兼任国防部第二部长。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