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宣布“锁国” 这个州却求让工作人士和学生如常通关惹争议

2020年03月21日
马国宣布“锁国” 这个州却求让工作人士和学生如常通关惹争议

衔接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柔佛州的新柔长堤。(法新社)

作者 陈诗语

马来西亚首相慕尤丁宣布行动管制措施来防疫后,众多每天往返新马的工作人士,还有即将在新加坡开学的学生顿时乱成一团,纷纷安排在新加坡的住宿,以便能如常工作或上学。

柔佛州务大臣哈斯尼在措施生效前夕说,州政府将向联邦政府提出要求,通融往返马新的工作人士、学生,以及物流业、商业活动等领域的业者,在现阶段的行动管制令期间能获通关。

马国宣布“锁国” 这个州却求让工作人士和学生如常通关惹争议

哈斯尼: 柔州政府将提呈让特定领域人士如常通关的建议。(星洲日报)

这个建议让受影响的马国人听后,心中肯定五味杂陈。

只因众多马国工作人士在行动管制措施宣布后彻夜难眠,接着在和公司协商,或自行安排在新加坡的住宿后,立马打包行李,然后走路的走路,或开车、搭巴士的塞在车龙好几个小时,总算在劳碌奔波了一整天后,好不容易安定下来,迎接无奈接受的两周“全新”生活时,突然又来了一个政策可能U转的消息,是不是相当难以置信?晴天霹雳?  

哈斯尼说: “这项要求,是为了确保两国之间的各项往来活动和服务能如常进行。”

他指出,柔州政府要求管制令下能豁免的特定领域人士,包括持工作准证往返马新者、在新加坡求学的大马籍学子、专业领域如商业、物流业、工厂巴士等。

根据《东方日报》,上述措施影响了每天来往马新工作的30万名马国客工,如果行动管制措施是要管制人民,减少出外,减少和他人接触,以抑制疫情扩散,那柔佛大臣的建议会否就成了抗议措施的一大缺口呢?

慕尤丁再次在电视讲话中呼吁国人待在家,不要回乡,不要跨州,那这个特别让这30万大军通关的要求是否恰当呢?

马国宣布“锁国” 这个州却求让工作人士和学生如常通关惹争议

马国首相慕尤丁。(路透社)

笔者理解这群大军为了生计和未来每天辛苦通关的辛酸,行动管制措施造成大家诸多麻烦,能够及时安排到新加坡暂住的工作者还算是解决了难题,虽然得面对思乡之苦和诸多不便。也有些受影响的人基于家人或种种原因,而不能到新加坡暂住,只能拿假在家,甚至无奈辞职。

如果能通融他们如常通关,就算经过一番千辛万苦才搬到新加坡暂住的马国人,应该也会骂骂几句,然后欣然回国,恢复昔日正常的作息。

不过,这批如常通关的人数庞大,在各自的工作领域也可能接触到冠病患者,还有不管是坐巴士和骑机车都会面对关卡拥挤时,造成人群聚集的场面,换言之,人群挤在一室,接触时间又长,疫情传播的机会不是很高吗?

马国宣布“锁国” 这个州却求让工作人士和学生如常通关惹争议

每天越过长堤来上班的马国客工。(海峡时报)

如果这批人能够如常通关工作,那为何在马国的马国人不能如常开店,如常上班工作,甚至不能跨州? 行动管制的宣布和执行是否完善是一回事,但形同“锁国”的行动管制之重点是在于要大家不要到处走动,尽量待在家里,减少冠病蔓延的机会,只是让前往新加坡的工作者和学子照常上班上课,然后从关卡通车回家,不就违背了行动管制的用意吗?

马国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利周四说,首相慕尤丁已跟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马国人在新加坡工作的课题进行洽商,而马国同意让国人前往新加坡工作,但条件是新加坡必须为马国员工提供住宿。

这看来意思浅浅,要如常工作的马国人,看来只能选择暂住在新加坡,想政府通融让他们照常通关,恐怕可能性不大。

一旦真的破格通融,那在马国的马国人会否因此跟进,然后根据个别情况而相继提出要求通融?这样下去,行动管制还需要继续吗?行动管制还有意义吗? 这是从马国的行动管制来看,别忘了,新加坡这方也将要求所有入境之人都得居家隔离14天,那是否也要特别通融?

马国宣布“锁国” 这个州却求让工作人士和学生如常通关惹争议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