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么时候步入“后李光耀时代”

2020年03月24日

新加坡什么时候进入“后李光耀时代”?这个问题见仁见智,在此时无法有定论。 一说1990年,那是因为当时李光耀卸任总理,不再掌管国家大权。

一说2011年他和吴作栋一起从内阁引退时,持这派看法的人认为,尽管李光耀1990年已卸任总理,但是他对新加坡的影响远远超越了职务的局限,许多重要政策仍有深厚的李光耀影子,甚至有些政策就是李本身推动的。

还有一说是老人家百年之时。确实,政治强人无论是否仍在大位上,由于个人威信和力量,仍能够影响政局。但是,一旦离世,产生威信和权力真空,这时就容易出现政治变局。嘉庆四年正月初三,乾隆皇帝逝世;初八,嘉庆宣布革除和珅一切职务,交由刑部收监,并命成亲王等负责查抄其家产,会同审讯。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10月6日,华国锋等人发动怀仁堂事变,拘留了四人帮,结束了文化大革命。

在那一天当真到来时,新加坡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简单地说,不会,因为不存在这么复杂而且险恶的政治斗争。但是,变数总是有的,尽管不一定会以这么戏剧性的形式出现。

最大的变数或许来自人民行动党内部。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行动党正面临团结问题。事实上,从1961年那次分裂之后,行动党至今没有发生过公开、大规模的分裂。反之,其他活跃的政党每隔几年就发生各种程度的分裂,或是逼宫夺权,或是重要党员给个借口另投他党,或是直接决裂。可以说,行动党是我国所有活跃政党中最不存在团结问题的。这也是半个世纪以来,行动党可以一枝独秀,而反对党却萎靡不振的一个重要原因。

一个群体之所以能够如此团结,可能是所有成员都赤诚服膺于宗旨和愿景,也可能是因为有个人人拜服的精神领袖。由于有他的存在,无论彼此有再大的相左意见甚至矛盾,也大事化小,相安无事。但是,一旦精神领袖不在,出现了威信真空,那么就不一定会如此团结。

我国现今社会的政治和选战压力越来越大,如果政党内部出现两派甚至三派截然不同的政见且无法调和,最终导致分裂将是毫不意外。这也许是后李光耀时代的行动党面对的最大潜在挑战。

一个最明显的政治和选战压力是来自社会的变迁。我国上世纪末已经步入中产社会,经历了这20年的经济起飞,生活条件改善很多,科技日新月异,人们的教育程度普遍提高,国际、国内社会环境也转变很大,许多中青年选民的追求和期望,都比其父辈、祖辈高得多。

另一方面,除非世界发生大动荡,如横扫全球的急性传染病、环境污染、恐怖主义等重大危机,在可预见的将来,我国不会大落,自然也不会有大起。

人们将来或许必须习惯于一个相对平庸的年代,就像现在的香港、台湾、日本一样,生活水平的提高明显放缓,这二三十年来意气风发的新加坡恐怕难以再现。

这样的一个社会,一方面不满于现状,另一方面却无力改变现状。体现在政治上,就是很难有令人满意的政党,无论谁上台,选民总看不上眼,容易形成两党或多党制。到了那时,或许很多新加坡人普遍从现在的热衷政治又回到当年的政治冷淡,历史转了个圈,又回到原地。

新加坡近几年已逐渐有后李光耀时代的迹象。随着社会变迁的需要,政府因时制宜,以不同的经济和社会策略应对新的挑战,今年的财政预算案就是个好例子。尽管如此,一些基本的执政理念仍不动摇,比如尚达曼3月5日在国会里说,新加坡致力于打造“个人和集体责任相辅相成的更牢固社会契约”,这与李光耀执政时期的执政理念是基本一致的。

过去半个多世纪,从二战到冷战,从冷战到后冷战,世界局势瞬息万变,但是东西阵营缺乏沟通,互相无法认识,更谈不上了解。时势造英雄,李光耀横跨东西的优势和对世界局势的敏锐观察,正好在这个信息缺乏的时代发挥作用,无论东西方的外国领导人,都很重视李光耀的观点和见解。不但李光耀之后的两任总理都未能享有如此影响力,实际上,很多比新加坡大得多的国家,其领导人也未必有李光耀的国际影响力。英雄也造时势,新加坡借着李光耀的国际影响力,而提高了国际地位和作用。

新加坡有今日的成就,当然不是李光耀一人的功劳。但是,若没有李光耀,新加坡大概不会是今天的样子。李光耀是特殊时代在特殊地域产生的特殊人物,历史很难复制。新加坡一直在不断改变,在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肯定会继续改变。这些改变,固然与李光耀是否存在有关,但更重要的是整个时代的作用力。

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到底什么时候步入“后李光耀时代”

原载于《联合早报》2015年3月8日,结集出版《义点义见集》时略为修订。

到底什么时候步入“后李光耀时代”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