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2020年03月28日

2020年3月,在新加坡观音堂佛祖庙祈福的人们

伴随疫情的有恐惧,也有对未来重重的未知,而信仰和希望越发成为积极迎接挑战的源泉。在宗教多元的新加坡,信徒们又是如何秉持信念、迎接新冠带来的挑战的?趣游君特地采访了当地信徒,为我们解析时下狮城宗教活动的状态。

每一周的星期五正午过后,全世界不同地区的穆斯林信徒都会到清真寺集体祷告,这一活动在伊斯兰教中称 Salat al-Jumu'ah,意为“齐聚一堂的礼拜”。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疫情爆发前,周五在詹美回教堂内祈祷的信徒们 | Godong / Alamy Stock Photo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疫情期间临时闭门的金顶回教堂 | kevin hellon / Alamy Stock Photo

然而如今在新加坡,苏丹回教堂一带却见不到以往随之接踵而至的信徒们的身影。在人们的记忆中,阿拉伯街区宣礼的广播(adhan)是有史以来的首次不再呼唤信徒齐聚——而是变成了呼吁大家留在家中一面隔离一面祷告的声音。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新加坡的阿拉伯区,天际线以苏丹回教堂的金色圆顶为中心 | Chris Putnam / Alamy Stock Photo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新加坡的苏丹回教堂一隅 | Manjik photography / Alamy Stock Photo

至今,狮城上下共有300多个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70多间清真寺也先后闭门接受消毒等疫情防控处理。自从参加马来西亚举行的上万人大型宗教集会回国之后,5名新加坡国民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而他们是否在疫情潜伏期间传染了在新加坡清真寺及教会社群的其他人等这一疑问,也尤其让人担忧。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近百年历史的苏丹回教堂内景 | Manjik photography / Alamy Stock Photo

尽管大多数人支持新加坡伊斯兰宗教理事会(the Islamic Religious Council of Singapore)关于暂时停办宗教活动的决定,但理智的决策并不能完全抹去穆斯林社群心中的创伤。当然,穆斯林社群并不是唯一一个受到疫情影响的宗教团体——毕竟新加坡是一个由多人种、多文化构成的国度。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在詹美回教堂学习古兰经的孩子 | Jon Arnold Images Ltd / Alamy Stock Photo

由于部分新冠病例的活动范围与当地的基督教堂有所关联,为了保护信徒人身健康和安全,基督教区的一些教堂——如以其辉煌的哥特式建筑知名的圣安德烈座堂(St Andrew’s Cathedral),在三月初也做出了两周内暂停主持礼拜的决定;一些天主教教堂的公共弥撒活动也从二月初起就被取消。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建于19世纪中期的圣安德烈座堂 | Rolf Richardson / Alamy Stock Photo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圣安德烈座堂内祷告的场景 | Godong / Alamy Stock Photo

但希望并不会就此泯灭。和其它领域一样,科技的发展让许多不同宗教的组织者得以在线上主持祷告,让信徒足不出户就能参与集体活动。新加坡相传藏有佛祖释迦牟尼一颗犬齿的佛牙寺龙华院(the Buddha Tooth Relic Temple),自从停止为到访的游客提供导游服务之后,也开始在网上现场直播寺院里的祷告等活动。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佛牙寺龙华院夜景 | Sean Pavone / Alamy Stock Photo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香火不断的佛牙寺龙华院 | Friedrich Stark / Alamy Stock Photo

直至四月底,新加坡所有的宗教活动都已经被取消。何时才能重新过上我们所知的“正常”生活?如同世界上的各个地方一样,这在新加坡人心中也仍然是一个未知数——但疫情绝不是放弃积极生活的理由。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2020年2月,在新加坡牛车水唐人街附近寺庙组织游客参观的工作人员 | SOPA Images Limited / Alamy Stock Photo

“确实不太适应,” Khamarul,这位40多岁、经常前往清真寺祷告的工程师告诉我们,“但我理解这些[防疫]举措是为了减少新增病例提出的。”他所指的正是为了减少传染可能性、增加人与人之间“物理距离”(physical distancing; 往期也称“社交距离”, social distancing)和减少外出的概念。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2020年3月中旬,游客稀少的新加坡牛车水唐人街 | Buy my stock picture / Alamy Stock Photo

对37岁的金融顾问兼天主教信徒 Sarah 来说,周日在家通过网络参与弥撒,对她的信仰没有丝毫的削减和动摇:“事情总会过去的。”她用安慰的口气这样说。希望她说的这一天能早日到来,也希望所有的宗教信仰都如人们祈祷的那样能抚慰人们心头的创伤。

撰文 / Liyana Othman

责编 / Mandy Tie

新加坡:疫情中生存的宗教信仰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