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廷坤:我以曾祖父柯进来为荣

2020年03月31日

新加坡实行强制教育,每一个孩子都能上学,可是有多少个孩子有机会就读于祖辈所督建的学校?柯宇杰就是这样的一个幸运儿。九岁的宇杰现在在南侨中学的小学部读三年级。南侨中学的前身南侨学校在1964年兴建四层大楼以扩充校舍,负责这一项工程的正是他的玄祖父柯进来。当时柯进来担任福建会馆建设科主任。1969年耗资百余万元的新校舍命名为南侨中学,成为男女生混合的中学及附小,学校坐落在金炎路。时移世易,南侨中学已经于2000年迁移到盛港新镇的安谷通道50号。

宇杰虽然没有机会见到玄祖父,他的父亲柯廷坤却在童年时见过他好几次。廷坤在访谈中说:“我们简单地告诉他,玄祖父曾经负责南侨学校的工程。宇杰还小,不能体会这一种工作的重要性。”

柯廷坤:我以曾祖父柯进来为荣

柯廷坤见过曾祖父柯进来几次

44岁的廷坤是一名科技程序经理。他对他的曾祖父印象深刻,特别是他做80大寿那一回。“曾祖父的记性好,他认得每一个人,知道谁是谁的孩子。除了他的生日,其它大日子亲戚们也有聚会,能见到他。最令我感到欣慰的是他那时虽然年纪很大,却也只是拿拐杖,不需要坐轮椅。”

贫困漂泊的日子

柯廷坤:我以曾祖父柯进来为荣

青年时期的柯进来(照片来源:《乡情:新加坡福建人的会馆》)

柯进来字玉来,福建省安溪县蓬莱镇莲溪村人。清光绪十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生于兴一里陈坂洋。3岁和9岁时父母相继去世,由同乡抚养。他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以闽语学习,能看报书写,字体工整。廷坤说:“有一位年长的亲戚曾经告诉我一件有关我曾祖父的趣事。有一次,他以闽语改掉三字经的内容,戏弄老师,谓之:‘人之初,先生偷吃鸡脚腿,性本善,先生偷吃鸡肝胗’。当老师对他们送来的食物不满而发牢骚,他就创作一首闽语顺口溜‘一日三茄子,三日九茄,教你不成牛,我就不信了’。可见他个性活泼,也喜欢上学。”

有关柯进来的轶事,《世界福建名人录》和《乡情:新加坡福建人的会馆》这两本书都有记载。柯进来成年后,挑着“摇鼓担”贩卖小杂食、民间手工制品,跑遍泉州、永春、莆田与邻县乡村,有时走到远处的泉州去买鱼回乡贩卖。由于居处不定,他时常露宿郊野或墓地,扩大了他的视野和胆识。后来还学打铁、习武功,身强体健。

下南洋大有作为

在家乡的生活实在太苦,柯进来于是决定南下。1916年他带着几枚民国银元,只身从厦门乘船,沿东南海岸辗转南下,到新加坡投靠亲戚。他曾经在芽笼当小贩和收买旧货。辛苦经营了几年,终于有些储蓄,于是创立协隆记,经营五金及建筑材料。1935年柯进来为了团结同行而设立五金工会,成为首届的会长。

1941年日军南侵,新加坡沦陷,协隆记栈房积存的各种铁器全被日军接管,损失数十万元。柯进来毫不气馁,避居山芭种植果树蔬菜,日本投降后才重操旧业。他开始采办欧美货品,销路很好,积聚巨资。1947年他把协隆记改为有限公司,扩大业务范围,经营欧美各国的五金器材,如建筑材料、轮船机件等,成为五金行的巨商。事业有成之后,他奉养养父,将其养女温刘娶过来。1928年娶姚碧吟为侧室。廷坤说:“曾祖父做生意守信用,重视承诺,善于交际。”

在中国办学校

柯廷坤:我以曾祖父柯进来为荣

柯进来在本地和安溪的家乡办学校(照片来源:《乡情:新加坡福建人的会馆》)

柯进来虽身处南洋却关心家乡。1922 年到中国探时,发现家乡缺乏一所好学校,于是卖掉13间店铺,独资创办进来小学,1955年又开设进来中学。1978年,进来中学改称安溪第八中学,被定为县重点中学。

1980年代他的堂亲柯隆美、柯镇安、柯宝国、柯其香等陆续为进来中学捐建“美安楼”,“敬业楼”和“敬诚楼”等总计7051平方米的建筑,并添置教学仪器和创办奖学金。

曾为南洋大学建筑主任

除了积极参与家乡的教育事业,柯进来也投入本地的教育事业。1932年他担任小坡益励学社正总理。益励学社是一间学校,也设有夜课,创办时他报效了学校两面国旗。1937年他出任振南平民学校副总理,1941年出任中华女校总务。他也是后港崇文学校的校董,1960年被举为崇文学校名誉主席。

柯进来从1940年起担任福建会馆建设科主任十多年,负责闽帮的各种建设工程。由他负责校舍建筑工程的学校包括:南侨小学、爱同学校、崇福学校、道南学校及光华学校,即福建会馆属下5间学校。他也曾负责南洋女子中学及中华女中建新校舍的工程。1953年华侨中学修补校路,他也是负责人。

1953年陈六使创办南洋大学时,柯进来是大学申请注册人之一,被推举为南洋大学建筑主任,从勘测校址至校舍落成,经营7年。校舍初期水电供应不足,他亲自请水电局协助装置大水管和扩充电力。

积极参与公益事业

1932年“ 一·二八事变” 后,新加坡侨胞奋起筹赈,安溪会馆为救济灾民,捐款达4,000余元。柯进来当时是安溪会馆经济股主任,捐款1, 000元。1935年福建会馆筹赈救灾,他个人捐献国币100元。1938年他被选为善济医社正社长。1941年协隆记向抗日筹赈大会捐献300元。

1948年柯进来被选为新加坡安溪会馆第十三届(48 -50) 常务主席。他也是南洋柯氏公会的创办人之一,曾担任第一届和第二届的主席,还曾历任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主席、福建会馆执委、中华女子中学、华侨中学、南洋女子中学等校董事。

谈起曾祖父,廷坤说:“曾祖父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上和傍晚到公园散步,白天视察生意,晚上到怡和轩或吾庐俱乐部与朋友叙旧。除了晚饭时喝点白兰地酒,他不抽烟,不熬夜,心态豁达”。

柯进来的两位夫人先后在60年代末逝世。他于1990年12月23日去世,享年98,遗下子女、内外孙、曾孙和玄孙172名。

柯廷坤:我以曾祖父柯进来为荣

柯廷坤和太太2019年曾到安溪祭拜曾祖父柯进来

廷坤和他的太太徐小君曾于2019年到安溪柯氏宗祠祭拜祖宗。他说:“曾祖父为人很低调,不爱出风头,拍团体照总是站在最后一排。他为社会做了很多事,给后人树立了一个好榜样。作为他的曾孙,我感到非常荣幸。”

柯廷坤:我以曾祖父柯进来为荣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