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阴影下癌症病人侧影

生活     2020年04月07日

前两天给一个病人做生活质量方面的问卷调查,需要他给我列举最多五个目前影响到他生活质量的领域或方面,在列举出几个常见的方面后,他迟疑的问我,“COVID-19可以算吗?算的话应该怎么写?”

“当然可以!不瞒你说,我都觉得这两个月来COVID-19严重影响到了我的生活质量!来,就让我们写下COVID-19吧。”终于听到有人跟我有类似的感受,我的内心有点小激动,音量也不由自主的提高了一些。

他来自南亚某国,是来新加坡接受干细胞移植的。在南亚当地他的收入属于金领,可是到了新加坡,面对着巨额的移植费用,只能紧巴巴的算著钱过日子。但是不来又不行,因为当地根本没有做移植的技术和条件,所以当地需要做移植的病人,钱少点的去另外一个南亚大国,手头稍微宽松的就会来新加坡。

幸好他的家人全部在新加坡封国前进来了,他的孩子还很小,本来就打算著这几个月和家人一起度过移植后的头几个月,要是因为突然封国而不能成行,真不知道他的内心该有多挣扎。只可惜来了就因为新加坡疫情吃紧,只能家里蹲。COVID-19对身体本来就健康的人尚有一定的杀伤力,更不要提像他这种免疫力被摧毁,正在重建中的特殊群体了,那几乎就是氰化物一般的存在吧。

也是在前几天,医生接到一个同样来自于南亚病人的电话。这个病人也安排了来新加坡做干细胞移植,各方面都准备好了,供者也联系好了,就等排期的时间到来了就行了。可是新加坡一下子关闭了入境通道,甚至还公开呼吁医生尽量不要接受外国病人,以把有限的医疗资源留给国人,这下子这位病人的治疗计划全部被打乱。即便卫生部没有这些规定,因为航班的取消,运送干细胞也会遇到很大阻碍。

一般人的计划被打乱不会要命,可是干细胞移植讲究的就是个时间点,在恰当的时间移植在疗效上、经济上、生理心理各方面最适合。听着话筒里传来他无奈又低落的语调,我的心也跟着一沉。根据现在的情况,医生只能建议他去邻国移植,并承诺提供所有必要的信息支持,之前联系到的供者也可以继续帮忙安排联系。

干细胞移植示意图

被关闭国门的决定影响的病人还有很多,例如那些参与临床试验的外国病人。有的人已经试过所有常规的治疗方法,临床试验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本来病情在试验用药的帮助下已经控制的不错,这下子却面临着要被迫停止治疗。吃口服药的那些人还好说,还能想办法把药寄给他们,可那些必须回来打针的病人就惨了,因为就算把药寄给他们,也没办法打针。还有些病人,已经完成了试验前的各项检查,只等合格就能入组,这下子满怀的希望也落了空。

而本地病人呢?他们治疗的日期可能会随着医疗资源紧张而有所推迟,看起来影响不大,但其实他们也笼罩在新冠病毒的阴影中。

两周前我们有病人确诊COVID,于是医生们要给每一位当天出现在同一个门诊,在同一个诊室治疗的病人打电话,通知他们有病人确诊,一方面对他们进行安抚,另一方面也让他们如果出现新冠相关症状就要及时就医。本来接受化疗的病人就容易心情紧张低落,这下子更加紧张起来。

后记

和那些在武汉封城时医疗资源耗竭而得不到治疗的癌症病人相比,新加坡本地的癌症病人幸福不少,就算橙色预警给他们日常就医增加了诸多不便,但至少治疗还能得到保证。而且由于前两年就开始搭建远程问诊平台,对于那些已经结束治疗,只是定期复诊的病人来说从中受益良多。

癌症加上新冠病毒是对病人和家属的双重挑战,尤其是心理上的压力更是难以想像的。我所在的病人支持聊天群里这一个多月来传播的几乎全部是跟新冠病毒有关的信息——如果说普通民众是恐慌+1的话,这群病人可能就是恐慌+10。我对他们深表同情的同时也觉得自己有深深的无力感。

什么时候疫情才能过去,生活恢复正常呢……

(文:baby兔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