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存你我心中 无论是富商还是老百姓都能为抗疫出钱出力

2020年04月09日
大爱存你我心中 无论是富商还是老百姓都能为抗疫出钱出力

左起:印尼富商翁俊民和丹戎巴葛坊一家鸡饭摊摊主丘龙浩都以自己支援“抗疫”。(红蚂蚁制图)

作者 侯佩瑜

对抗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简称:冠病19)时,我们需要大爱。

因为在这个非常时期,需要每个人都放下得失,承担起回馈社会的责任,即便不在前线,也可以出钱出力,尽一分力。

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富商翁俊民已经以身作则带头这么做。 现年68岁的翁俊民是印尼国信集团(Mayapada Group)的创办人。国信集团是印尼最大的私人银行之一,集团核心业务涵盖金融、酒店、零售、医疗、媒体以及房地产等。

翁俊民出生于印尼,祖籍是福建莆田。毕业于南洋大学的他,目前是新加坡永久居民。

大爱存你我心中 无论是富商还是老百姓都能为抗疫出钱出力

(联合早报)

上周,翁俊民捐赠50万新元援助我国受疫情影响的弱势群体和低收入家庭,以派发现金的方式让他们直接受惠。

善款将通过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联同社区发展理事会、新加坡视障人士协会、善粮社等组织把善款进一步发放给有需要的人。

翁俊民博士告诉媒体,自己是报业控股旗下报刊的忠实读者,通过报章了解到社会上有许多弱势群体需要被帮助。

“我在想,既然我过得还不错,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机会做点贡献呢?”

翁俊民形容, 目前的情况如同“世界大战”,区别在于,这次大家有一个看不见的共同敌人。除了口罩等医疗用品行业,所有企业家、民众都受影响。

不过他表示,这不是企业家停止做善事的借口,商人此时此刻应放下业务上的得失。

“不少企业家在过去20年中积累了很多财富,现在就是那个要把这些积累拿出来帮助他人的时刻,这是我们必须做的事情。”

因此,他希望能以他作为新加坡永久居民的身份,用这一笔小小的捐款,抛砖引玉,激励更多商人以各自的方式付出。上个月,翁俊民也通过新加坡驻印尼大使馆给新加坡国家福利理事会(NCSS)捐赠了口罩和消毒液。

其实,新加坡许多企业家和商人平日里也经常不吝于捐助,如李氏基金、黄氏基金、连氏基金、曹氏基金等由各大企业家创办的基金会,总会慷慨解囊。国家有难,这些热心公益的本地企业家必定当仁不让,只不过他们比较低调没加以宣传。

翁俊民近日也关注到本地客工宿舍感染群的新闻,替这些背井离乡的客工感到心痛。他表示正在探讨自己可以从什么地方提供协助,并会考虑第二轮50万至100万新元的捐款。

出身贫寒 父亲教他做人要正派光明磊落

身为印尼华人,翁俊民日前也捐出320万美元(460万新元)协助印尼的各大宗教组织以及当地的德士司机对抗疫情。早前他也曾捐赠物资给“祖辈家”福建,以及北京,帮助当地人民抗疫。

大爱存你我心中 无论是富商还是老百姓都能为抗疫出钱出力

翁俊民2018年获印尼总统佐科颁发“国家英雄大儿女勋章”,是印尼建国73年来首位获得此荣衔的华裔企业家。(国际日报)

乐善好施的翁俊民是一名慈善家,多年来热心公益,也懂得饮水思源,这和他小时候穷苦的家庭背景有关。

他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父亲12岁就下南洋到雅加达当劳工,我在贫穷家庭中长大,父亲没有念过很多书,没有教给我太多经商之道,但他教会我怎么做人,一定要正派、光明磊落。”

1976年,翁俊民大学毕业。他边学习边做小本生意,卖过广州珠江月饼,“跑单帮”做过小生意。

当时,他会来新加坡办货,然后带回印尼转卖。那时他经常住在惹兰勿刹一家名为“万国”的小客栈,每天房租10元,三个人就挤在一个房间里。他一大早就近采购各种用品,跑一次单帮赚一两百元不成问题。

上世纪80年代末,翁俊民进入汽车销售领域,但日本汽车厂家突然改变策略,从总代理变成放开竞争,他损失惨重。汽车生意失败后,他做起了成衣贸易。

印尼华人手头有了钱习惯创办银行,他也不例外。1989年,翁俊民创办国信银行。他也曾抄底成功,印尼在1997年遭遇了金融风暴,印尼盾不断贬值,大批银行轰然倒下。翁俊民用一笔不算可观的资金扫走了位于雅加达CBD的三座大楼,从此一飞冲天。

这些年,他曾多次捐助新加坡的多所大学。如慷慨捐赠3000万元给新加坡国立大学杨潞龄医学院,出资建造新加坡管理大学的翁俊民基金会荟萃楼(Tahir Foundation Connexion)。

蚁粉可能会说,人家是富商有钱有人脉,当然可以出一分力。

其实,谁都可以。

捐出现金补贴给更有需要的人

就像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日前在国会上所说,许多新加坡人纷纷写信给部长和议员,说他们不需要政府为了缓解冠病疫情的冲击,即将派给国人的现金补贴,建议把它分给更有需要的人。

王瑞杰当时说: “我感到很欣慰,有许多国人写信给我、部长和议员们,说他们不需要这些现金补贴,建议把它分给更有需要的人。我感谢他们的这番心意。”

他也呼吁有经济能力的国人透过Giving.sg网站把钱捐给慈善机构或公益金属下的英勇基金,或直接跟他人分享。

这个举动就是大爱,愿意放弃这笔已经进账的钱,把它送给更有需要,等著这笔钱过活的他人。因为这笔补助对一些人来说是锦上添花,对一些人则是雪中送炭。

只买自己需要的必需品

抢购会打乱正常消费和估算规划、加剧全球供应链的影响。再加上送货车辆和人力有限,若因为抢购而导致必须增加送货趟次,则可能影响其他物流供应服务。

我们不抢购日常用品、不囤积口罩等医护用品,就能让其他人可以买到这些必需品。这本身也是一种大爱。

不趁机谋取暴利

丹戎巴葛坊一家鸡饭摊摊主丘龙浩(40岁)因为业主免租,让他省去一大笔费用,因此他与妻子决定将正能量传下去,把平日售卖4元5角的一碟鸡饭,只以九角钱的低廉价格售出,乐龄人士则免费赠送!

大爱存你我心中 无论是富商还是老百姓都能为抗疫出钱出力

鸡饭摊摊主丘龙浩。(联合早报)

又或者像康福德高,该公司让旗下德士司机在我国实行“断路器”防疫措施期间免付一个月租金。这项优惠政策将耗资公司1900万元。再加上,公司早前为旗下司机提供总值8000万元的车辆租金回扣。该公司已经拨出9900万元来协助“抗疫”。

疫情当中没有公平可言,因为有人可以留在家办公,有人则要在前线拼搏;有人被减薪,有人则丢失了饭碗;送餐员和远程视讯会议的生意变好了,其他行业则一落千丈,总有人需要付出更多,承担起社会责任。

不在前线的我们应该学会不计较得失,不明哲保身,只有大家同心协力,互助互爱,秉持大爱精神,我们才可以平安健康度过这个已经笼罩在瘟疫阴影下的鼠年。

大爱存你我心中 无论是富商还是老百姓都能为抗疫出钱出力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