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断路器”

2020年04月10日

愈演愈烈的新冠病毒已席卷全球,也越来越多人受其影响,不分种族,不分国籍,甚至也不分平凡或伟大。看着新加坡确诊人数节节攀升,我似乎听到过一句话“国内打完了‘上半场’,欧美再打‘下半场’,而新加坡打了‘全场’”。

其实此言不差,要知道本地早从今年1月4号便开始追踪报道武汉的新冠疫情且采取了防范措施。几个月过去了,中国疫情已被控制,欧美疫情已有失控态势,而本地疫情也逐渐步入下一阶段——因为社区感染增多,由本来的“缓和期”一下子进入“加剧期”。

疫情下的“断路器”

红色线:共计确诊人数

蓝色线:共计康复人数

图片来源:CNA

当局也不断出台加强措施,包括限制旅客入境或在本地转机、规定一米社交距离、禁止开放任何娱乐项目、要求公司推行远程办公等等举措。

疫情下的“断路器”

呼吁保持就餐安全距离

图片来源:GoodyFeed

这样的确是对内对外都有兼顾,近期输入性病例大为减少,但本地感染病例明显增多且不断出现新的感染源。 在这一情况下,李显龙总理于上周礼拜五(4月3号)下午4时面向新加坡全国人民第三次就新冠病毒疫情发表讲话并明确呼吁:尽量不要出门,若要出门应该带上口罩且避免社交接触等,并且宣布在本周陆续启动“断路器”(circuit breaker)措施以遏制病毒进一步在本土传播。

疫情下的“断路器”

李总理发表讲话并呼吁大家尽可能不出门

图片来源:早报

顾名思义,断路器在日常生活中可以提供合上/断开回路以保护线路和电源的功能。而此次当局所提出的“断路器”措施也是如此,为减少新冠病毒加剧传染,政府在4月7~8日至5月4日,停关学校、学前教育中心,以及大多数非必要的公共场所。而必要的服务行业将照常营业为民众提供日常所需,譬如超市、小贩中心、公共运输、银行、诊所等。 而作为个体的我们呢?回顾上周五下午两点左右,我和往常一样正在工作,突然注意到手机频频亮起。拿起一看,原来是各个群又炸开了锅,李总理要第三次面向群众发表讲话了。不过一小会,便有传闻说各大超市又开始排队抢货了……其实这也见怪不怪了,无论是对疫情还是自我恐惧的认知都是逐步完善的,每个人的反应不一,都可理解。最近在群里看到如下的一张图片,觉得挺有意思的。

疫情下的“断路器”

Covid-19 个人认知圈

图片来源:网络

公司里不少人已经远程办公了,我所在的那层楼人比较少。每天早上洗过杯子走过铺着地毯的走廊回到自己座位上,放眼望去偌大的办公室竟是空空无人,简直就像是周六的清早。积极一点想,这样也未尝不好,公司人员密度减小,对剩下的员工来说便又多了一份安全保障。 大家还是会很忙,且受新冠病毒影响,我们又增加许多紧急会议。四点的时候,我正巧在线上开会没能去观看总理讲话,不过旁边的同事都在“直播”和评论。如此我一心二用的开完了会,忙挂了Skype过去找他们了解情况。 不久后老板也找过来,吩咐说哪些任务要快些赶在礼拜一之前做完,需要带回家的设备要提前备好……一时间用“手忙脚乱”形容也不为过,直到晚上九、十点左右才处理好公司的所有事务方才下班。 到4月6号,也就是“断路器”措施实施的前一天,公司却意外地热闹了。许多很久未见的同事都回来了,他们也是受“断路器”举措影响,回来做些准备。只见得有的扛了显示器回家;有的清了清冰箱里的食物;也有的给自己桌上养的花花草草换了水。一个个都准备了大包小包搬家一般,忙得是不亦乐乎。 今天,4月7号,“断路器”措施正式实施。外面的人、车明显减少了许多,出行的人大多也戴上了口罩。大概是因为大多数人在家工作的缘故,小区中倒是停满了车。不少店铺也关了门,街道看起来空荡荡的。走一段距离才找到了一间还有营业的杂货铺,生意倒还不错,大家按照“1米社交距离”排队付款。

疫情下的“断路器”

不少店铺已停业

前几天同事告诉我说,像这样的“断路器”措施在新加坡还是第一次,2003年SARS也没有像如今这般。此篇的结尾处便引用几篇本地朋友的观点及看法吧。 “ 毫无疑问这(“断路器”措施)是有必要的。为减轻病毒的社区传播这看起来是最佳方案。越少社交接触,感染此症的可能性也便越小。”

“ 这(Covid-19疫情)是我们建国甚至是二战以来面对的最大危机,虽然有多年的积累和准备(包括物资和应急系统),这次疫情还是影响太大太远,政府的压力很大!现在祭出“断路器”实在是万不得已,因为输入型病例和本地无症状病例都在增加,再不下重药恐怕会扛不住了。”

“ 这将是一个国民素质的考试,成了就抗疫成功赢得赞誉,反之车翻人亡还成为笑柄。疫情的确拷问各国的国情,实力和智慧。”

后记:在新冠疫情前,各国采取的措施各有不同,但我们都有同一个目标——消灭病毒,回归常态。在武汉有“封城”,在新加坡有“断路器”。4月7日,新加坡刚开始为期差不多一个月的“断路器”时期,而隔天(4月8日)武汉在“封城”75天后终于迎来“解封”,所以作为在新加坡的武汉人才是真不容易呀。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