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2020年04月15日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谢世儒(作揖者)因在阻断措施期间走访基层而备受批评。(联合早报)

作者 李国豪

加坡的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自上周二(7日)实施以来,公众遵守的程度仍有改善的空间。这也让我国总理李显龙周末亲上火线,再度录制视频语重心长地劝请国人务必充分合作: 莫乱跑,感染病毒不得了! 留在家,国人都会赞你好!

正因如此,当人民行动党的丹戎巴葛集选区议员谢世儒医生星期日(12日)走访选区熟食中心的新闻与照片出街后,很快就在本地舆论圈燃起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争议。

综合《联合晚报》和《联合早报》报道,谢世儒当天早上走访了位于红山1巷的亚历山大村熟食中心,向当地小贩分发由全国商联会提供的可重复使用口罩。

令人玩味的是,陪同谢世儒走访的还有行动党的”新面孔”蔡瑞隆上校。

据报道,在丹戎巴葛集选区的摩绵—金禧区基层服务的蔡瑞隆近来在女皇镇积极走动,是行动党下届大选的潜在候选人。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谢世儒(中)在蔡瑞隆(左)陪同下向亚历山大村熟食中心的小贩派发口罩。(联合早报)

此外,根据谢世儒自己在星期日发布的面簿贴文,他声称自己前往亚历山大村只是为了派发可重复使用口罩给当地小贩,并“了解一下他们在阻断措施实施的第一周过得如何”

他强调,自己是“快去快回”(quick trip)

不过显然仓促间他还是“抽空”与当地小贩进行了合照,因为贴文同时也附上了四张他和当地小贩“尝试站在一米外”的合照。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谢世儒在面簿上载了四张和当地小贩的合照。(谢世儒面簿)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反对党人与网民质疑谢世儒为何没被罚款

国人因阻断措施而被要求如非必要千万不要出门之际,作为医生,同时也是政府国会卫生委员会主席的谢世儒形同“母鸡带小鸡”走访熟食中心的举动,很快掀起千层浪。

曾在2015年大选代表工人党上阵盛港西单选区议席的许俊荣率先发炮,在面簿贴文炮轰谢世儒此举形同触犯阻断措施条例: “陪同他的,还有所谓的新脸孔。若是他人也像他这样不是因为要购买食品而是走访小贩,也会没事吗?为什么他没有当场被罚300元?”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本地许多网民也纷纷质疑谢世儒在非常时期走访基层的举动是否恰当: “李总理说如果你迫不得已必须出外购买食物或必需品,那就务必佩戴口罩并和其他人保持安全距离,不要到处徘徊。事情办完就赶快回家。难道一个议员走访选区,四处走动派口罩、聊天、解释政府政策和经济援助计划就可以例外?”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一些网民则强调政府的阻断措施条例不应该有双重标准: “这是双重标准吧?难道你就可以违反政府条例,逃过惩罚吗?这(走访基层)是必要的吗?我想小贩应该有办法从居委会和联络所拿到他们的口罩。你现在是借机带着下届大选新人进行竞选活动。”

“重点是你还有心情拍照放上网……更糟糕的是媒体记者也在那里采访,你显然事先就计划好了。”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这不是该走访基层的时候。除非你要出外购买食物,否则请留在家里,作一个好榜样。你不该凌驾于法律之上。”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网民不接受谢世儒“不是走访”的说法

面对舆论的强烈抨击,谢世儒昨日回应《海峡时报》询问时解释,自己当天的行程不算走访。

“我们不是在走访,我们去那里是为了呼吁小贩在工作时佩戴口罩,这比较像是教育行程。”

根据他的说法,当时随同他前往亚历山大村熟食中心“教育”小贩佩戴口罩的随行人员不超过五人。

至于行动党新人蔡瑞隆为何也在现场,谢世儒解释说,前者本来就是当地集选区的活跃志工,出现在那里与选举无关。

“他在很多地区都有帮忙,实际上他一直以来都有为我们的分配食物计划出力。” 随着风波愈演愈烈,行动党昨晚(13日)在官方面簿宣布,该党在阻断措施期间的所有基层联系活动,例如走访巴刹、家访和接见选民活动都将暂时喊停。

虽然没有明确指出和谢世儒引发的争议有关,但这也是行动党在“走访风波”后的首次表态。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谢世儒解释自己“不是走访只是教育”的说辞显然未获网民买单。

这位网民批评谢世儒还在强词夺理,并质问当学校都已全数进行居家学习,后者凭什么可以在公开场合进行“教育”。他也质疑蔡瑞隆既非谢世儒的直系亲属,两人也不住在一起,为何两人能够一起出现在同一场合?当局应该杀鸡儆猴,针对谢世儒和随行人员开出罚单。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一个简单的道歉就足够了,不用一直解释,放下身段吧!”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也有网民反问,当局在执法方面会否一视同仁。 “我就问问,如果那天走访基层的是反对党人士,结果会怎样?”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事实上,日前环境局就已向《新明日报》证实,由于接见选民活动(简称MPS)不属于必要服务,当局早在上周四(9日)就已通知本地各政党党主席相关活动必须暂停,以降低传播风险。

换句话说,各政党早至上周四就应该停办接见选民活动。多名来自行动党和工人党的议员也都已经事先通知所有的接见选民活动将以电邮、电话或视讯等“虚拟方式”进行,避免直接接触。

丹戎巴葛集选区议员星期日的行程,究竟是“政治服务”还是“必要服务”? 蚁粉,你怎么看?

“半封城”还走访选区被抨违规 人民行动党议员:我去教小贩戴口罩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