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独领风骚”,它背后的故事你懂吗

187天前

去年看了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的特展,发现了200多年前水手在船上用的“厕纸”后,就对这负责清除人体污秽的“卑微”小东西产生浓厚兴趣。趁近日这小东西居然又领风骚,在世界各地引起抢购风波,就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些心得。

疫情中“独领风骚”,它背后的故事你懂吗

水手在船上用的“厕纸”。(摄于新加坡国家博物馆)

厕纸的简史

人类用厕纸的历史相信大家都略有所闻,这里就不赘述。在蔡伦发明纸,甚至到纸还没有便宜到可以普遍地用来当“手纸”之前,基本上不管东方或西方,早期人类办完事后,就依环境看顺手能拿到什么就用什么,所以沙、碎石子、软性叶子、玉米须、软树皮等都曾有被派上用场的记载,在有水的地方用水洗就简单多了。

中国还用窄薄竹片做成的“厕筹”来刮净 ,洗了还可再重用,经济环保。

古罗马人则用上面绑扎了海绵的木棒刷洗,而水手们则用蘸了海水的粗麻绳来洗涤。想来从前上大号可是一趟有点臭且痛的经历。

为什么动物界的其他生物“如厕”后不必用厕纸呢?这就让生物学家去回答好了。

现代的厕纸

超市里最占空间的货品应该就是林林总总的厕纸了。很难去考证谁是发明厕纸的人,不过第一个在美国注册“滚轴厕纸卷”专利的是纽约的韦勒(S. Wheeler),在厕纸上打洞方便撕脱的专利也是他的,都在1891年。

从报章广告窥见,早期新加坡流行的厕纸有圆卷形的,也有方形的。现在通用的都是圆的厕纸卷,方形的在某些酒店旅馆或许还能见到。

疫情中“独领风骚”,它背后的故事你懂吗

韦勒在1891年为厕纸卷申请专利。(互联网)

大家或许不知道,手机大王诺基亚(Nokia)在1865年是从纸浆厂发迹的,在1960年代还是著名的厕纸制造厂呢。

从前厕纸只有软和硬两种,现在还有单、双、三或多层的,有药味的、香味的、彩色的,令人目不暇给。厕纸究竟有没有标准规格呢?

由于消费者大量投诉市面上的“大便纸”(厕纸)“缩水”,我国公制局在1977年的宪报,宣布成立一个专门工作委员会来讨论“厕纸公制规格”。国际公制组织(ISO)的确是有关于厕纸的规格,不过现在的商品琳琅满目,市场上的一切都由消费者的喜好去决定了。

由于其他附属消费品的局限,厕纸现在还是有其大概的标准。例如每张厕纸的长和宽,每卷的大小、高度、张数、厚度和重量等都有些限制,不然就放不进厕所里装厕纸的各类装置了。其实双层的厕纸用的纸张,厚度一般只是单层厚度的70%,从整卷厕纸的重量就可以估计出来。

疫情中“独领风骚”,它背后的故事你懂吗

本地市面上一般的厕纸规格。

厕纸还有吸水性、韧度和“指压度”的分别。每个人的用纸习惯和力度不同,谁都不想有“一擦就弄污手指”的麻烦事,所以选厕纸还是个人问题,不只是价钱和牌子那么简单。

有麻省理工学院的报告说,美国人每次如厕平均用纸8.6张,本地好像没听说过这类研究,不过大家应该心里有数吧?

厕纸杂闻

一向来关于厕纸的趣闻是蛮多的。

如根据非官方统计,厕纸是旅馆被偷取得最多的物品。1979年新加坡有一名妇女从公厕偷走11卷厕纸被罚款350元;1975年澳大利亚雪梨工厂一夜间被盗了2万5000卷厕纸;1995年有香港人从中国大陆走私10万7300卷厕纸被捕;1972年英国Salisbury厕纸厂工人因为厕所缺纸而罢工。

虽然日本的马桶很多都设有冲洗装置,不过1973年东京还是发生市民抢购厕纸导致的骚动。

最戏剧性的是在2005年,芬兰厕纸厂罢工,出国旅行的芬兰人带回家的,是一个个塞满厕纸的行李箱,可见厕纸对现代人的重要性。

1987年新加坡青年发明家孙俊生发明了收费的厕纸供应机,设在无比(Mobil)加油站,不过应该没有注册专利,所以早被人忘了。

虽然厕纸工作污秽,身份卑微,不过仍有不少幽默纪念品打它的主意。近日澳洲因为市民抢购不到厕纸,于是报馆把厕纸夹在报纸中售卖以促进报份。

旅游时就曾见过印有欧元、日元、美元或各种图案的厕纸,甚至有现任美国总统头像的。记得过去聚会时玩过用厕纸把同伴包成木乃伊的游戏,在现在这个非常时期,厕纸可是奇货可居,若还要玩这个游戏,就得改用布条了。

作者:皓琦

摄影:皓琦

疫情中“独领风骚”,它背后的故事你懂吗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