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报人指新加坡抗疫出现三缺口引热议 两国国情不同难比较 无需奋战期间忙批判

184天前
马国报人指新加坡抗疫出现三缺口引热议 两国国情不同难比较 无需奋战期间忙批判

卫生部主动检查每个客工,不管有没有症状,每天平均检查1500到2500名客工,过万的病例绝大部分是客工。(法新社)

作者 陈诗语

来西亚《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本月24日在专栏发表的《Cheng Hu 搞砸了,怎么办?》,指新加坡政府在抗疫方面出现了三个缺口,结果引起网民议论。

马国报人指新加坡抗疫出现三缺口引热议 两国国情不同难比较 无需奋战期间忙批判

(星洲日报截图)

不少网民认为作者暗指马来西亚政府在抗疫措施方面比新加坡要好,似乎在幸灾乐祸。

其实郑丁贤也只是在发表个人看法,至于被认为在暗讽新加坡政府的不足,就见仁见智,各自诠释了。

不管是有批评才有进步,还是言论自由,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只是笔者认为在抗疫还在奋战的当儿,无需太早在旁比手划脚的,要追究问责也等抗战结束,当务之急是要吸取经验,找出疫情漏洞,更好地阻遏疫情扩散。

冠病病毒不时在病变,所谓的专家对这病毒特性仍在持续研究中,各国政府都只能根据手中的研究报告来根据国情制定应对策略,不在其中,实难论断。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一衣带水,是毗邻而居的友好邻居,渊源深厚,但国情终究不同,面对的难题各异,制定的应变措施当然就不同。

马国报人指新加坡抗疫出现三缺口引热议 两国国情不同难比较 无需奋战期间忙批判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一衣带水。自马国3月份实施“锁国”后,新柔长堤的车辆就屈指可数。(联合早报)

这就很难把两国放在天平上比较,真的要比一比,那又要如何判断呢?用数据来判断疫情的严重性够科学依据了吧,但要用哪个数字呢?

总确诊病例?那就有人会说各国人口不一样,那对人口较多的国家不公平。

每百万人口的病例?以新马来说,截至同日中午,新加坡每百万人口就有1911起病例,马国有173起。看起来和总病例的比较结果一样,案例超过1万1178起的新加坡比马来西亚的5603要严重多了。

问题就来了,病例得通过确诊才能证实,那不就检测越多病例就越多,大范围检测的国家就“吃亏”了。

若以总检测人数来看,马国有11万7406人,新加坡是9万4706人,但若用每百万人口检查的人数来看,新加坡是1万6203人,马国是3627人。

或许有人说应该只用总检测人数就好,因为那代表你检查的人数是多少,然后得出多少病例,比较恰当。衍生的问题就来了,检测对象的染病风险指数。

以新加坡来说,卫生部主动检查每个客工,不管有没有症状,每天平均检查1500到2500名客工,过万的病例绝大部分是客工。

马国呢?对象主要是公民,居住环境比较不良的客工并没有主动检查,就别说非法外劳了。这个数字的背后隐藏了新加坡挖开高风险客工防疫漏洞之际,马国客工这块是否是隐藏的火药库,只是还没爆发? 光是疫情严重程度都会有不同看法,更别说是两国用不同的方式和力度来推动抗疫措施了。

新加坡地小,人口密集度高,马国地大,人口密集度低,这就带出了人口密集度高的新加坡冠病传播风险高,但马国相对是地广人稀,要追踪病例的接触者难度要大很多。

马国报人指新加坡抗疫出现三缺口引热议 两国国情不同难比较 无需奋战期间忙批判

马国相对地广人稀,还有不少人居住在群山环绕的郊区。(新海峡时报)

新马两国针对自家国情而出台的抗疫措施各有可取之处,也各有改善空间,有人认为新加坡太妇人之仁,不够严谨。有人认为马国没妥善准备就锁国,导致物流中断,菜农果农受苦。

不过毋庸置疑的是,两国政府都在不遗余力并不时修正地去找出最有效方式推行抗疫措施,以尽快结束这场抗战。

作者郑丁贤的看法不无道理,但当中比较让笔者挑眉的是他列出的第二个缺口:

“太过依赖Cheng Hu的人民——问一问新加坡人,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很多人会回答,cheng hu讲的就可以相信,cheng hu没有讲的,就不要相信。新加坡人民信任的程度,应该是世界之最。政府说的都是对的,政府没说的,不当一回事。”

这可能是新马两国最大的不同,新加坡人民相信政府,政府要推行的措施大部分人都会遵守,反之马国人民不少会抱持质疑态度,更多人是在观望政府会否U转,就好象跨州者需要到警局申请准证一例。

还有人认为政府讲一套做一套,马国行动管制推行初期,违例者当中不少人可能就是因为认为不会严格执行,结果变成以身试法。

对政府的依赖或信任是好是坏,可能又是另一个各自表诉的课题,不过相信没有人会对发表“温水消毒”言论,或者在行管期间和他人公然聚餐,抑或是叫妇女扮小叮当的马国高官有信心吧?

马国报人指新加坡抗疫出现三缺口引热议 两国国情不同难比较 无需奋战期间忙批判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