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女议员一记冷箭,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竟射出几个客工问题

157天前
新加坡女议员一记冷箭,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竟射出几个客工问题

官委议员王丽婷5月4日在国会中提出一个非常顽皮的问题:我国当局必须代表新加坡及新加坡人向所有客工道歉。(早报视频截图)

作者 祥子

委议员王丽婷5月4日在新加坡国会中提出一个非常顽皮的问题: 我国当局必须代表新加坡及新加坡人向所有客工道歉。

原因是,客工宿舍环境恶劣导致冠病的传播,政府必须为此负责。为了保障新加坡人的安全,所有客工因此被隔离了,因此,新加坡当局也应该向所有客工道歉。

要新加坡政府向客工道歉,有没有搞错?

没有错,这的的确确是出自这位堂堂官委议员之口。

她的问题像一支躲在暗处射出的冷箭,“中箭”的是人力部长杨莉明。

对这个尖锐的问题,好一个杨莉明还能沉住气,简单地陈述了政府给客工群体的协助和援助,她说客工关注的是政府如何帮助他们,没有要求政府向他们道歉。

她问:“道歉比实际行动更有用吗?”

王丽婷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新加坡女议员一记冷箭,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竟射出几个客工问题

(早报视频截图)

王丽婷的这支冷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却是射出了几个问题。

首先,她没有交代是否有客工向她表达政府欠他们一个道歉,如果真的有客工认为新加坡人对不不起他们,政府应该代为道歉,那么更大的问题来了。

政府现在给客工群体管吃管住管Wi-Fi,让受感染的客工及时被隔离,给他们医疗照顾。每天为客工群体进行检测(这在美国也只有富人才有优先得到检测的机会)、健康的客工重新安置、有些感染冠病正在康复中的客工还被送到豪华游轮上

政府通过雇主薪金补贴,让客工继续领薪水,照样有钱寄回老家,这些都是政府买单,政府买的单也就是纳税人的钱。

最近,网络上看到一位曾经在新加坡工作过几年的泰国网民Akarneh Urairat的一篇短文,称赞新加坡这样一个缺乏资源的小国,却能在冠病疫情中给外劳这多热心的援助,而富裕的阿拉伯国家在这次的危机中,直接把外劳遣送回去

他说,新加坡人不像一些人所说的那么务实和冷漠无情,富裕而只重物质享受。

新加坡对客工群体的照顾,已引起国际上的注意,作为一个官委议员应该比谁都清楚,说新加坡还应该向客工道歉,这算是什么话?道什么歉? 她有收到客工的道歉要求吗?可惜杨部长没有向她追问这个问题。

新加坡女议员一记冷箭,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竟射出几个客工问题

人力部长杨莉明:我从来没有遇过任何一名客工要求道歉。(早报视频截图)

如果,这纯粹是王丽婷个人的想法,那她有没有好好思考一下,说新加坡人还欠客工群体一个道歉,可能挑拨起本地人的对客工的更大不满?

肯定有人会说,新加坡政府为他们做了这么多,他们还不知足,不懂得感恩。这种排外情绪对客工群体有帮助吗?作为一个关心时局关心社会的官委议员,岂能如此脱离现实!

新加坡女议员一记冷箭,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竟射出几个客工问题

S11榜鹅客工宿舍被列为隔离区后,来自孟加拉、印度和中国的客工排队有序领餐,有些提了桶下楼帮其他房客代领。(路透社)

王丽婷也许是想借这样的问题表示她是个关注外劳福利的人道主义者。

从社交媒体上的留言来看,她的这个道歉之说,却是激怒了不少人。有一则留言说,“王丽婷才应该向新加坡人道歉”,这句话说得好,现在最怕是一些人把不满情绪发泄到客工群体身上。

客工疫情发展到今天,网络上常见不少对客工不利的假新闻,很明显的是,这是部分人的排外情绪作祟。

雇用几十万名外劳的大小雇主们都面临生存的危机。在其他国家,他们就直接裁退工人,他们的生意做不下去,更不会把外劳的死活当一回事。

尽管政府通过薪金补贴,协助雇主保住员工的饭碗,不少中小企业还是半死不活地撑著。如果说,老板们还得跟外劳道歉,岂不是要叫他们索性把外劳的饭碗打破。

现在任何造假、挑拨和添乱都对新加坡的抗疫工作不利,王丽婷的“无的放矢”射伤很多人,外劳也无辜受害。

所以,她最好找个机会收回她那一番惺惺作态的无知言论,道歉则可免了。

新加坡女议员一记冷箭,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竟射出几个客工问题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