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两地6月分段解封在即 马国客工依旧进退两难

153天前
新马两地6月分段解封在即 马国客工依旧进退两难

平日穿梭两国工作和生活的马国客工在新马先后解封后仍是前路茫茫。(路透社)

作者 李国豪

加坡的病毒阻断措施将于6月1日如期结束,马来西亚的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则预计在6月9日告终,不过对本地工作的马国客工而言,前路依然波折重重。

在日常情况下,在本地工作的马国客工主要分为两批,其中一批人常年在新加坡居住,另外一批人则是每日往返新柔两地的“越堤族”。

根据非正式统计,这批马国越堤族的人数多达30万。

然而,2019冠状病毒疾病导致马国和新加坡相继实施限制措施,也让这些马国客工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两国先后实行限制措施

随着马国自3月18日起开始实施行动管制令,许多越堤族连夜赶在行管令生效前赶抵我国,随后在马国当局开放持有国外工作准证的马国人出境后,另有一批越堤族也陆续前来我国暂住。

但这个情况没有维持太久,新加坡政府宣布从3月23日起,只有在必要服务行业工作的外籍人士及他们的直系亲属才能入境。换句话说,3月23日前没有入境新加坡的非必要服务领域的外国客工将不被允许入境。

4月7日,新加坡展开病毒阻断措施,大部分行业都被勒令停业。人力部提供给本地雇主每位马国客工一日50新元的补助也在3月31日结束。

换句话说,除非雇主愿意继续资助员工的食宿费用,否则已在本地的越堤族必须自行张罗接下来的生活费。

雪上加霜的是,许多马国客工工作的餐饮业被禁止开放堂食而生意大跌,零售业则被迫关闭,部分马国客工陷入只能拿无薪假的困境。

在此情况下,原本已经暂住在我国的部分马国越堤族因无法负担沉重的租金和生活费而选择返回马国。

根据人力部长杨莉明5月4日在国会提供的数据,抢在3月18日马国行管令前入境我国的每十名越堤族当中,有一人最终选择返马。换言之,有10%已返回马国。

新马两地6月分段解封在即 马国客工依旧进退两难

部分雇主赞助马国客工住宿,但也有部分马国客工必须自行承担在本地的食衣住行。(SBS Transit)

逐步解封但部分领域复工遥遥无期

新加坡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19日)宣布本地将从6月2日开始分三阶段解封。然而零售业、餐馆堂食,以及娱乐休闲等领域预计得在数个星期,甚至数个月后的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才能先后开放复工。

这意味着许多在上述几个领域工作的越堤族仍然无法开工,许多身在新加坡的越堤族被迫请无薪假,或仅仅靠着政府给予雇主回扣的750元外劳税在本地生活。

“陷阱”重重,一不小心就被困住

隔天,马国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利宣布从6月1日起,所有从国外返国的马国公民必须负担14天酒店隔离费的一半。

酒店隔离的每日成本为150令吉。换言之,越堤族如果决定在6月1日后返马则需每日负担75令吉,14天下来合共是1050令吉(约342新元)。

若想省下这笔费用的马国客工,当然可以趁接下来10天回国,但相应的,他们就必须承担近期无法再入境新加坡工作的风险。

根据新加坡卫生部的文告,新加坡开放边境的时间表和三阶段解封没有连动关系。

换句话说,即使届时越堤族所在的行业获准营业,他们的雇主仍然必须再次向人力部申请,获得批准后才能让之前选择返回马国的员工入境本地。

杨莉明5月4日在国会也说,截至5月,人力部共接获8万分外籍员工申请返回新加坡的申请,但其中成功通过的只是少数。

此时离开新加坡,意味着越堤族重返本地工作的日子遥遥无期。若老板要开工员工却不在本地,丢掉饭碗恐怕也是无法避免的事。

新马两地6月分段解封在即 马国客工依旧进退两难

新加坡解封并非一步到位,部分行业如零售业将在第二阶段才被允许重新营运。(联合早报)

另一方面,新加坡政府为了预防出现境外输入病例,也祭出了严厉的措施。

无论是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或长期准证持有者,只要在3月27日以后不顾当局的旅游禁令执意出国,一旦返国将必须入住当局指定的酒店隔离14天,一切费用自付。如果在那14天内确诊冠病,医疗费用也必须自行承担。

也就是说,假使选择在最近返回马国,无论是在6月1日马国针对返马公民征收50%隔离费用前后,马国越堤族除了必须承担不能及时回返本地开工的风险,即使成功获得人力部批准入境,他们也必须承担在新加坡隔离的所有费用以及可能随之而来的医药费

根据部分在3月27日过后离开新加坡返回马国,复又入境新加坡自行承担隔离费用的马国网民指出,在新加坡每天必须支付的隔离成本约为200新元,14天合共2800新元。

此外,根据卫生部网站,在本地公共医院治疗严重呼吸道感染疾病的费用介于6000至8000新元。

新马两地6月分段解封在即 马国客工依旧进退两难

如今从海外返回新加坡的所有人士都必须在当局指定的酒店隔离14天。(联合早报)

离开或留下都是痛苦抉择

据马国《东方日报》报道,有马国客工经由公司向新加坡人力部申请返回本地,但历经六次申请仍以失败告终。

根据马国客工的面簿群组,除了部分在制造业工作的马国人获准在近日返新之外,许多在本地零售业和赌场等娱乐休闲领域的马国员工已开始为接下来是否继续留在本地或暂时返马而烦恼。

总的来说,目前仍然待在新加坡的越堤族的选择不多。

所属行业已经开工或将在6月2日起的第一阶段复工是最好的情况,否则只能继续在本地等待开工时机,或咬牙回返马国,但必须承担无法及时赶回新加坡开工的风险,以及昂贵的隔离费用。

而他们之中有许多人又因为公司停工的关系而面临手停口停的困境。

走或不走,都是痛苦抉择。

新马两地6月分段解封在即 马国客工依旧进退两难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