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创就业市场 部分青年陷茫然

生活     2020年06月01日

2019冠病危机之前,27岁的黄钰惠原本在本地一家规模不大的数码媒体公司做营销。这是她踏入社会的第二份工作,任职不到八个月,她已经喜欢上这份职业,打算踏踏实实,至少两年不换工。

不料冠病对美食和生活娱乐业等主要客户打击严重,七八成的营销活动得暂停。公司高层4月初宣布,全员减薪三到五成,裁退四人,黄钰惠成为首批被“牺牲”者。

突然失业让黄钰惠非常吃惊,她事后反思说:“我的职责比较不重要吧,公司的核心团队是写手跟内容制作团队,数码营销这块后来由推销员替代。”

从4月中旬至今,黄钰惠发出的营销类工作申请有上百个,多数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疫情重创就业市场 部分青年陷茫然

从事数码营销的黄钰惠不幸被公司裁退。从4月中旬至今,她发出的营销类工作申请有上百个,但多数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严宣融摄)

同样面临就业难题的,还有一个多月后将从复旦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毕业回国的新加坡留学生黄诗颖(23岁)。她2月至今发出六七十份申请,都是营销和媒体类,一样无果。

她说:“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的语言能力和中国常识非常有信心,求学的时候,很多人说我们优势很大。找工作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较广泛的基础知识。市场似乎更需要一些掌握科技、金融等专业知识的人才。”

受冠病疫情影响,全球进入经济衰退,我国正面临建国以来的最大考验。

贸工部估计,今年全年经济增长萎缩4%至7%。今年首季本地居民失业率已高达3.3%,是我国10年来的失业率新高。

局势动荡,年轻一代的就业前景难逃冲击。世界劳工组织上月27日公布的最新调查显示,自冠病疫情暴发以来,已有超过六分之一的年轻人停止工作,仍在工作的年轻人工时也减少了23%。

受访专家指出,在经济危机发生时,年轻人在就业方面遭受的影响一般比成年人严重得多。本次危机揭露的,恐怕是我国年轻一代长期依赖体制获取就业机会的脆弱之处。

疫情重创就业市场 部分青年陷茫然

世界劳工组织上月27日公布的最新调查显示,自疫情暴发以来,已有超过六分之一的年轻人停止工作,仍在工作的年轻人工时也减少了23%。(叶振忠摄)

青年培育专家和社会企业Thought Collective董事及创办人之一唐屹说:“新加坡的年轻人非常习惯被体制照顾,认为如果我做A,B会等我,如果我做B,C会等我,有一纸文凭就自然能保证一份工作。工作焦虑实际上在我国不存在。”

他解释:“在别的国家,就业是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他们的年轻人从小学会在不同资源之间周旋,为自己拉关系,争取机会。我们的年轻人就不太擅长这个。但是在资源稀缺的时候,很多东西其实会回归人际关系。危机时,人自然倾向于照顾身边的家人或朋友,这同样适用于就业和商业环境。所以那些平时只埋头读书,没有与外界建立联系的年轻人现在肯定会有麻烦。”

工作机会少 年轻人或从事低门槛工作

研究微观经济学的官委议员、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受访时指出,根据他国经验,经济危机降临时,年轻人的失业率可能是成年人的两到三倍,不过他认为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在我国发生。

新加坡政府日前在推出第四个援助配套时宣布总值20亿元的“新心相连”就业与技能配套,为受经济衰退影响国人提供近10万份就业与培训机会。

特斯拉说:“我们应该不会看到彻底的群体性失业,较有可能的是,大量年轻人会从事非理想型的工作,在专长领域之外寻找收入更低的短期或临时工。不少人也会在此时进入门槛不太高的自雇行业,如教补习、开私召车和卖保险等等。”

人脉比硬技能更重要

在当前的就业形势下,某些学科或热门技能如编程或数据分析固然能让年轻人占有一些竞争优势,但这或许不是谋生之道的全面,善于发现或制造机会才是生存的根本。

唐屹说:“我个人认为(创造机会)与硬技能无关。我现在认识的几个年轻人完全不掌握任何硬技能,但他们有四五个聘书摆在面前。这是他们花几年建立关系网络的回报。”

“归根结底,大家都是在寻求机会。所以我们必须问的问题是什么因素为人创造机会?硬技能肯定能为人创造机会,但它是创造机会的唯一因素吗,答案显然不是。在危机时,机会大幅削减,此时谁会给你机会?这就回到之前的人际网络问题,你平时有积极参与什么平台或社群吗?遇到麻烦时有没有人会向你伸出援手?”

应对未来挑战 需要企业家精神

长远来看,国际层面的地缘政治矛盾有升级的迹象,中美贸易战和全球经济衰退为我国的外部环境增加更多变数。唐屹认为,年轻一代应付未来挑战需要企业家精神。  

他说:“企业家精神的核心是在没有系统和规则的环境下生存,并主动为自己创造机会。新加坡正面临的困境是没人知道未来的世界秩序会是怎样,世界若走向分裂对我们绝对不是好事。所以我认为我国青年须尽快转变心态,别依靠体制告诉自己该做什么,也别过于活在自己的世界。多关注时事和发现世界趋势,才能防范潜在威胁和发现机会。”

政府提供10万份就业与培训机会 弥补流失工作岗位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日前公布“坚毅向前预算案2020”时,宣布推出总值20亿元的“新心相连”就业与技能配套(SGUnited Jobs and Skills Package),承诺提供近10万个就业、实习及培训机会,以补充预期流失的工作岗位。

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将领导新成立的全国就业理事会,统筹监督新配套。

王瑞杰指出,配套将创造4万份工作、2万5000个实习机会和3万个技能培训机会,解决员工当下的生计问题,并协助他们为未来职业做准备。

疫情重创就业市场 部分青年陷茫然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日前公布“坚毅向前预算案2020”时,宣布推出总值20亿元的“新心相连”就业与技能配套(SGUnited Jobs and Skills Package),承诺提供近10万个就业、实习及培训机会,以补充预期流失的工作岗位。(海峡时报)

王瑞杰:我国不应该有迷失一代

王瑞杰强调,新加坡不应该有迷失的一代,政府正竭尽所能维持有生存能力的企业并保留工作,以及在市场疲软的情况下,为工艺教育学院、理工学院和大学毕业生创造培训和学习的机会。

政府携手多个领域提供不少工作固然是好事,不过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指出,问题在于这些工作不具备长远的职业发展潜能。

“这段期间找到临时工固然是好事,不过疫情过后呢?我尤其担心低薪员工,现在很容易找到1000多元的工作,不过之后要他们找2000多元的工作可能就没那么容易。”

本地应届大学毕业生可免费进修培训单元课程

特斯拉建议政府和雇主确保这些临时工能有些灵活性。他举例指出,将安全距离大使或检测助理的工作时长缩短三四成,虽然收入也会相应减少,不过这也让这些人有时间学习新技能或投多几份简历,增加找到更好工作的机会。

另一方面,本地六所公立大学的1万6000名应届毕业生,5月起能免费进修四门由母校开办的持续教育和培训单元课程,在冠病疫情导致就业市场疲弱的情况下,抓紧时间进修额外技能,开拓日后的就业机会。今年的本地公民和永久居民本科毕业生,只要是修读公立大学全日制学士学位课程,就可享有这项优惠。

工作合同9月到期 年轻上班族盼能获更多援助

几个月后或将失去工作的林俊豪希望政府能给予丢失饭碗,“夹在中间”的年轻工作族更多援助。

林俊豪(27岁)目前在一家科技公司从事人力资源工作,合同将在9月到期。 冠病疫情重创公司业务,他判断公司将不会为他续约,已开始思考下一步的就业计划。

他说:“我觉得像我们这种只有一两年工作经验的工作族如果失业,处境很吃亏,有种夹在中间什么也不是的感觉。无可否认政府推出的援助措施值得表扬,但我觉得那些措施针对的更多是这一届的应届毕业生。问题是工作岗位现在很稀缺,我们若去应聘雇主相信会宁可聘用一个有五年、10年、相对比我们更有工作经验的人,或干脆聘用应届毕业生,反正还能获得政府津贴。”

不少公司目前冻结招聘,林俊豪自2月至今针对人力资源相关背景投出的近10份工作申请多数都石沉大海。不过他对于自己的就业前景仍保持冷静乐观。 他说:“好在我现在仍有工作,有几个月的时间做好失业的心理准备,经济方面也未雨绸缪,几个月没有工作还过得去。若届时失业仍找不到工作,我可能会找课程进修半年。”

“我觉得我们有工作的时候总是太安于现状,在就业期间不会去提升自己。真的到自己要失业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多少技能和有经验的人竞争。所以整件事教育我要不断提升自己,确保能跟上市场趋势。”

求职屡碰壁 复旦大学毕业生调整心态应对

一个多月后将从复旦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毕业回国的新加坡留学生黄诗颖(23岁)目前和其他本地毕业生一样面临求职难题,从2月至今针对营销和媒体领域发出了六七十份申请,但至今仍未解决就业问题。

她受访时指出,自己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在不利的环境下,找到适合自己,又具有发展潜能的工作。 她说:“说实话,目前还是有工作的,只要不嫌弃工资,找个月薪2000元的工作,这也算找工作。不过我还是想找具备长远职业发展潜能的工作。国内外的工作岗位我现在都有申请,不过因疫情的关系,加上自己刚出社会工作经验不多,所以基本上国外的工作没有什么机会。只是到了某个阶段,开始病急乱投医罢了。”

黄诗颖说,就业问题起初让她非常担心,导致她失眠,但她现在已经释怀,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面对未来。

她说:“我曾经在凌晨一两点的时候给同样在找工作的朋友发简讯,互相诉苦。不过,我觉得调整心态很重要,未来不可预测,担心过多也没用。存有一点希望总好过完全放弃,沉溺于自怜中。”

拥有10多年经验 执行助理被裁近半年仍失业

原本在一家跨国电信公司担任执行助理的努茹去年底被裁退,因为冠病疫情缘故,已有将近半年找不到新工作。

在职场打拼10多年的努茹(33岁,Nurul Ain)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她在取得银行与金融服务文凭后在银行工作七年,之后转行到电信领域工作五年,负责行政事务,最后一份工作月薪4000多元。

不过她当时所在的电信公司进行重组,新加坡办公处的员工,包括努茹及多名同事和老板在内都被裁退。她之后开始浏览招聘网站,并投出数十份简历,不过回复的公司只有三四家。

“我每个月都会分担家庭开销,失业后这几个月拿不出钱,幸好家人还有工作,冲击没那么大,不过他们的收入本来就不高,一家人还是得勒紧腰带,能省就省。”

这段期间让努茹意识到拥有一技之长的重要性。她开始上网自学社交媒体市场营销和平面设计。“时代变了,我们要调整心态,找工作不能那么挑,也要积极学习新技能,才能有更多工作选项。”

努茹之前转行时,薪金减少1000元,但新工作提供不少出国机会,让她累积不少宝贵经验。“同样的,如果接下来能找到薪水更低但能提供更好职业发展的工作,我不介意从头开始。”

记者:叶俊颖 李思敏 王嬿婷

疫情重创就业市场 部分青年陷茫然
文章来源: https://www.shicheng.news/show/914476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