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岁女孩被奸杀,凶手竟安然走出法庭?难以相信曾发生在新加坡

136天前

今天老狮讲的案件,罪行的残忍程度令人发指,但凶犯却能从法庭上全身而退,让人难以相信这件事发生在法制严厉的新加坡。

案情介绍

1950年6月30日,早上9点半,巡警在新加坡拉布拉多公园发现一具小女孩尸体。

尸体躺在一处偏僻的沙滩上,下半身赤裸,脖子上缠着自己内裤的裤带。

经法医鉴定,死者死前短时间内,曾有性行为。女孩的死因是被裤带勒死。根据胃里食物的消化情况判断,死亡时间为29日下午3点到晚上9点之间。

十岁女孩被奸杀,凶手竟安然走出法庭?难以相信曾发生在新加坡

尸体发现地点 - 拉布拉多公园的一处沙滩

死者身份很快被确认,她是十岁新加坡女孩Annie Winnie Spencer(下文简称安妮),一个欧亚族人(欧洲白人和亚裔的后代,为新加坡的一个少数族裔)。她父亲是职员,母亲是家庭主妇,家里共有两个男孩,三个女孩,全家住在新加坡加东地区。

十岁女孩被奸杀,凶手竟安然走出法庭?难以相信曾发生在新加坡

死者安妮

安妮就读于加东一所教会小学,她本该在29日下午两点回家午餐,却迟迟没有出现,焦急的父母寻找未果后,在晚上8点左右报警。

警方立刻展开调查,并控制了一些有嫌疑的人。案发三天后,一个叫Joseph Nonis(下文简称诺尼斯)的25岁男子被警方逮捕。

这个诺尼斯是安妮大哥的同事,从三年前开始就偶尔会去安妮的家拜访。

十岁女孩被奸杀,凶手竟安然走出法庭?难以相信曾发生在新加坡

诺尼斯

警方线索

一个认识诺尼斯的人(姓名不详)向警方提供线索:29日上午,他和诺尼斯在安妮学校后面的沙滩相遇。当时诺尼斯叫他帮忙去学校叫安妮出来,他没同意。稍后他看到诺尼斯和安妮在课间休息时(11点半左右)隔着校门聊天。这一点也得到了安妮三个同学的证实。

安妮的同学还提供了另一条重要线索:29日下午1点半,这名同学看到安妮和诺尼斯从玛莎路走向东海岸路,两人有说有笑。安妮穿着校服,拿着书。当同学问诺尼斯是谁,安妮回答说诺尼斯是她哥哥。

接着,诺尼斯的好友Leonard Pereira(下文简称廉纳德)向警方提供了可以给诺尼斯定罪的证据。这位廉纳德,当时无业,他和安妮的大哥亨利以及诺尼斯三人是好基友,他也偶尔去安妮的家拜访。

廉纳德得知安妮的死讯后,在30日下午3点半打电话给安妮大哥亨利,叫他快回家。因为怕亨利骑车回家路上出事故,廉纳德并没告诉他出了什么事。亨利回家后才得知安妮死讯,于是便让廉纳德把这事通知诺尼斯。

30日下午5点,廉纳德打电话给诺尼斯告知安妮死讯,诺尼斯听后惊讶地说:“什么?太不幸了!如果我知道是谁带她出去的,我就要杀了那个人。”

但根据诺尼斯的一个同事作证:30日下午4点,诺尼斯告诉他,亨利要请假。问及原因时,诺尼斯的回答是:“他的妹妹死了。”

从廉纳德和诺尼斯同事的证词可以判断:诺尼斯未经通知就已知道安妮的死讯。

另一方面,在警方的审讯下,诺尼斯写了一份认罪声明,声称当天晚上他带安妮去了沙滩,两人在自愿的情况下做了爱做的事。但完事后诺尼斯突然起了个罪恶的念头就把安妮勒死了。写了认罪声明之后,诺尼斯还和警方去发现尸体的地方找到了安妮的书包。

这案情看起来是一清二楚,诺尼斯肯定会被绞死。

但开庭审理那天,剧情却突然反转了!

庭审结果

开庭之日(10月25日),诺尼斯西装革履,表情自信。他聘请了金牌律师David Marshall (熟悉老狮文章的同学肯定已经屡次看到了他的名字)为自己辩护。

诺尼斯一上来就表明,自己的认罪声明,完全是警方恐吓他写下的!

据他说,负责此案的副警长Rayney威胁他,要对他施以水刑和夹断手指的刑罚,并且这名副警长还在审讯中灌了他啤酒和迷魂药。

警方当然立刻否认了上述情况,几个当时在场的警察都声称绝没有发生上述情况。

一般来说,大家都更相信警察的证词,但好巧不巧,负责此案的副警长Rayney一直有刑讯逼供的坏名声,这从日军占领时期就开始了(此人曾协助过日本占领军的警察部门,但战后并未因此受罚)。他的逼供甚至曾经造成多名受害者大脑受损。辩方律师列举了一长串受害者名单,还邀请了好几个受害者出庭作证。

这样一来,诺尼斯的认罪声明几乎等于无效了!

最重要的是,在陪审团面前,警方证词的可信度都大打折扣了!

接着,更劲爆的来了:被告诺尼斯直接在法庭上指证了检方的证人,自己的“好基友廉纳德”!

根据诺尼斯的说法,他去接安妮完全是廉纳德委托的!

下面是诺尼斯在法庭上的供述:

他29日上午10点半和廉纳德见了面。廉纳德问他有没有女朋友,诺尼斯说没。

“为什么不试试安妮他们家那几个女孩呢?我看安妮就不错嘛。”廉纳德说。

诺尼斯回答说这太荒唐了。

接着,廉纳德让诺尼斯在课间休息时带话给安妮,叫她下午1点半在学校门口等廉纳德,并嘱咐道:“如果我1点半没到学校门口,请你帮忙把安妮带到玛莎路和东海岸路交叉口。”

一点半,廉纳德没出现,于是诺尼斯便如约把安妮带去了指定的地点,而廉纳德已等在那里。

之后,诺尼斯就没再看到他俩。诺尼斯自己午餐后,两点左右去了北桥路的裁缝店,他还提出了当时有裁缝店老板见过他(裁缝店老板确实也作了证),下午5点左右他就回到了家没再出门(他的家人可以证明)。

如果诺尼斯的陈词是真的,那廉纳德就成了嫌疑人!他指证诺尼斯的证词也就变得靠不住了!

廉纳德在法庭上声称诺尼斯完全在说谎,但他并没能当场提出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陪审团在进行研究后裁定:诺尼斯无罪。

十岁女孩被奸杀,凶手竟安然走出法庭?难以相信曾发生在新加坡

被判无罪之后,诺尼斯的母亲拥抱儿子

判决过后,更让人不解是安妮的家属竟然决定不再追查下去!

诺尼斯全家在此过后的几年后便移民英国,而廉纳德一直生活在新加坡,他自始至终一直坚称诺尼斯在说谎。

老狮推理

可以肯定的是,诺尼斯和廉纳德两个人中,至少有一个在说谎。而且说谎者很大概率就是真凶。

诺尼斯和廉纳德这两个20多岁的男子,恐怕和安妮都有某种程度的暧昧关系。虽然安妮的父母和亨利一直坚称:自己的女儿是一个乖乖女,从未看到过安妮和这两个男子讲过话。但从安妮同学的证词中可以看出,至少诺尼斯和安妮是相当熟悉的。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安妮的父母可能不愿再在公众面前深挖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而且安妮身上还有些神秘之处,根据法医的报告,安妮至少已经12岁而不是10岁。

而安妮的父母竟然也不确定安妮的出生日期和年份!

十岁女孩被奸杀,凶手竟安然走出法庭?难以相信曾发生在新加坡

安妮的父亲

到底谁才是凶手?如果非要选一个人,老狮认为还是诺尼斯的概率大些。如果假设廉纳德是凶手,他又向警察提供对诺尼斯不利的证据,指证之后,诺尼斯必然会说出当天替他接安妮的事情。但诺尼斯之前宁可写下认罪声明也没提到过廉纳德,而是到了庭审阶段才说出新的故事。

并且,诺尼斯全家在几年后便举家移民英国,是否是在躲避什么?

老狮还有一种大胆的推断,就是这起案件是两个人一起策划并实施的。诺尼斯把安妮交给廉纳德以后,就自己在附近裁缝店逛了一下以获取不在场证明。然后三点左右,两人又汇合,一起对安妮实施了兽行。之后诺尼斯马上回到家,五点左右,家人又成了他的人证。而这个计划中从学校接安妮的是诺尼斯,并没有人目击到廉纳德,所以不会有人怀疑到廉纳德身上。

后来由于警方的逼供,吓破胆的诺尼斯签下了认罪声明;廉纳德则担心自己被供出,干脆先下手为强,提供线索指证诺尼斯。而诺尼斯看到廉纳德背叛了他,在法庭上他也开始了撕逼。

同学们都怎么想呢?

老狮愿小女孩安妮的冤魂早日安息!

作者介绍:狮城老狮~移民新加坡的中国狮子

十岁女孩被奸杀,凶手竟安然走出法庭?难以相信曾发生在新加坡
十岁女孩被奸杀,凶手竟安然走出法庭?难以相信曾发生在新加坡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