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新加坡需改变病毒检测“新常态”

2020年06月18日

随着全岛进入阻断防疫措施后第一阶段的新常态,新加坡正在谨慎地重新开放经济。

尽管阻断措施结束以后,人们可以接受确诊病例数会有小幅上升,但企业、学校和家庭活动还必须严格遵守相关限定措施,以防止出现第二次疫情大爆发,要再度回到封禁一切非必要经济活动的阻断防疫状态。

疫情在全球影响巨大且快速蔓延,所有人都成为易感人群。目前,全世界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已超过500万人,死亡人数也超过30万人。疫情同时暴露了很多行业的脆弱性,尤其是医疗保健、旅游业和零售业。

根据世界银行最乐观的估计,今年全球GDP将下降2%。

各国政府采取的包括关闭所有非必要经济活动等严厉措施,已对商业,贸易和供应链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增长缓慢和失业率上升在短期内将是全球的新常态。

各国政府要在民众的生命健康与经济民生的微妙处境之间拿捏平衡。

作者简介

后疫情时代,新加坡需改变病毒检测“新常态”

Neo Kok Beng | 梁国民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

市场营销系客座副教授

教研领域:科技创新与创业、创新策略等

后疫情时代,新加坡需改变病毒检测“新常态”

贾祝楠

新加坡国立大学

综合科学与工程研究生院(NGS)

呼吸组学博士

Breathonix联合创始人、CEO

新加坡实行的“阻断措施”为全岛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在阻断期间,政府通过加强检测来应对外来劳工宿舍感染病例的激增。

新加坡政府遏制大流行病采取的是“三管齐下”的策略:尽早识别和检测病例,追踪密切接触者,及时通过集中隔离令和居家隔离令来阻断疑似病例。

新加坡已拨款总计929亿新元,占GDP的19.2%,通过四个不同的预算案(团结、坚韧团结、同舟共济、坚毅向前)来挽救民生。

尽管我们很幸运,政府可以负担得起这样的现金注入。但更大的问题是,有什么新的方法可以真正克服似乎无可避免的第二波疫情。

疫情促使新技术加速应用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保罗·罗默(Paul Romer)教授提出了一个以负责任的方式重新开放美国经济的路线图。他称其为“全面定期检测和隔离政策”。

其核心是一项系统性的计划,对每个人进行检测,隔离感染者,并每两周重新检测一次。保罗·罗默认为,这可以让美国人安全地重返工作岗位,同时在准备好疫苗之前将感染率保持在人口的5%以下。

按照该计划,如果每14天对7%的美国人进行一次检测,假设每次检测花费10美元,那么每年估计需要投入1,000亿美元。对比每个月美国5,0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产量损失和未来产能损失), 这样做更符合经济效益。

这个新系统需要全新的技术创新,尤其要做到快速检测,易于操作,成本低并且可以检测出无症状感染者。

政府需要投资建设全国范围内的疫情监控基础设施(PSI),确保能够在病毒潜伏期内发现感染者,同时要做到方便使用,能够实时报告检测结果,以及适合大规模推广。

通过这种方法,一个国家可以在2至14天的潜伏期内,确定并隔离隐藏的感染源。

有了这套检测体系,经济活动可以正常恢复,失业的风险进一步降低。如果各国可以商定一套标准,则无需封闭边界,可以在入境关口检测出无症状病例。

实际上,这样做的国家反而会成为那些未感染旅客的“避风港”,经济也会因此受益,因为他们无需接受隔离。

新加坡政府正在加大测试力度,推出了针对高风险群体的首个乘车测试站点。在这场与病毒对抗的战役中,还会有更多的新技术得到运用。

尤其是,不同于拭子检测,一项由新加坡国立大学纳米科学与纳米技术研究所开发的可检测肺癌和结核病的新型呼气分析仪设备,可应用于新冠肺炎的大规模人群实时筛查。该技术还曾被成功应用于检测无症状流感病毒携带者。

该研究团队获得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NCID)支持正在进行临床试验,以验证该技术对COVID-19检测的敏感性和特异性。

后疫情时代,新加坡需改变病毒检测“新常态”

建呼吸检测站,或许是个选项

新冠肺炎病毒令新加坡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政府花费了巨额资金,其中包括数百亿美元用于支持企业工资、租金以及现金发放。而建立一套病毒检测系统,也不会很便宜。

如果使用现有的核酸检测,对570万居民的筛查将耗费11.4亿新元,单次检测费用约200新元。如果每人每14天进行检测,持续一年,经济成本将高达297.2亿新元。

血清检测只能检测出曾经被感染的病人,却无法检测出当下被感染携带病毒的病例,因此不适用于疫病监测体系。

如果使用呼气检测,假设对新加坡570万人口中7.1%的人群,每两周进行一次测试,政府将需要投资14.9亿新元在居民区部署约2700个“呼气检测站”,平均每个站点投资需要50万新元。

每位居民每年将需要进行26次测试。每次10新元,12个月的检测成本为13.5亿新元。总成本为28.4亿新元,不过这个成本低于2020年5月新加坡政府延长四个星期的阻断防疫而拨款38亿新元来支持企业支付75%的雇员薪资。

此外,这种呼气检测站还可以用来做大型活动的现场检测,如F1方程式赛车或婚礼宴会等大型活动,可以用于检测一次性入场人员。

有了这种检测,就算社区存在隐藏病例,市民也可以自由活动,因为患者会在第一时间被发现,并且及时隔离。

长远来看,呼气检测站也可以被开发用来检测其他传染病,因此这套硬件设施可以为经济活动和保持边境开放提供长期保障。

随着各国之间就相关检测协议达成共识,新加坡可以与进出港进行合作,为探索 “无疫病签证”的签发打下坚实的基础。

呼气检测技术还可进一步开发为可重复使用的便携呼气分析仪,这种便携式的分析仪将彻底颠覆疫情的监控模式。

改变疫病监控模式

各国需要改变应对COVID-19的模式,我们需要一个新型的应对方法,就算有新增感染病例,也不需要实施让经济停摆这样劳民伤财的防疫阻断措施。

我们的医疗健保支出应着眼于疫病大流行的预防和管理,这样在传染病爆发时,我们不需要在生命健康与经济民生之间做出艰难抉择。

找到一种全新的方法应对COVID-19对新加坡来说,将是一个艰巨的挑战,但我们有信心可以应对这个挑战。

文章英文版发表于Channel News Asia,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

原题为The systematic testing Singapore needs to ditch circuit breakers for good

作者:梁国民,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客座副教授;贾祝楠,Breathonix联合创始人、CEO

*本文观点不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机构观点

后疫情时代,新加坡需改变病毒检测“新常态”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