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教育部长首次公开:这是我半年内最重大的抉择

2020年06月23日

辣妈的话

孩子们下周一(6月29日)就要全面复课了。

许多家长的心还是悬著的,对于全面复课,总有一些疑虑。辣妈之前报道过学校上课的情况(参见:明天复课,娃最爱的体育课终于开啦!学校还做了哪些准备?),这次,我们也来听一听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的心路历程,了解一下新加坡停课、复课的决策背后的动机和原因,也许我们就能够更加理解,也更加放心。

学校停课?还是不停课? 这是教育部长王乙康过去半年数次面临的最重大的抉择。

新加坡教育部长首次公开:这是我半年内最重大的抉择

日前,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在接受联合早报的采访中,谈了他从今年1月以来应对疫情的心路历程

越简单越有效

凡是重大决策与宣布,教育部做出的决策无一不在风口浪尖上被众人审视。

农历新年假期过后,教育部第一次感受到家长要求学校停课的压力。这种压力在3月学校假期时达到顶峰。

新加坡教育部长首次公开:这是我半年内最重大的抉择

尽管当时社区病例不多,有感于其他国家病例飙升,教育部在3月假期结束前宣布,所有在3月学校假期开始后出国的学生和教职员工,都要履行14天的缺席假。“那时候有些老师也吓了一跳……决定相当辛苦,但是大家都配合了。”

新加坡教育部长首次公开:这是我半年内最重大的抉择

他认为,在捉摸不定的疫情面前,易于理解的简单政策与透明的沟通方式,是争取社会各界理解的不二法门。

“你有什么考量,尽量跟家长解释,跟学生解释。有时你的考量不完美,但是我觉得透明一点,讲多一点,人家是会了解的。”

“有时我们思考的层面太多,不同的角度也太多,就变成你的决定太过复杂,人家就不明白。对老百姓来说,不明白可能简直就等于没有政策。所以政策需要越简单越好,尤其是危机的时候更加重要

新加坡教育部长首次公开:这是我半年内最重大的抉择

无论是关不关学校,延长居家学习或提前放假,或者是每周轮流返校的安排,除了参考医疗专家的建议,王乙康坦言,即便在教育部决策层,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

但是当局是基于数个实际考量,决定分阶段复课。他认为学生长期不到学校,影响会很严重,尤其是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况且,本地每天的社区病例已呈个位数;而开学得配合复工,家长才能放心工作。

赞学校灵活应变 感谢学生家长理解配合

王乙康说:“很多高级职员就觉得应该延长居家学习。他们觉得居家学习行得通,可以继续做,但我自己的感觉是,老师累了,家长更累,所以让大家休息一下,就把年中假期移前到5月。”

阻断措施期间,他会召回个别在家办公的高级职员,一同在教育部的大会议室开会做出决定。“我要看到他们的表情、听他们的声音语调,以及观察他们是否对自己所提出的评估和建议有信心。”

新加坡教育部长首次公开:这是我半年内最重大的抉择

尽管不常关注网民在社交媒体的留言,不过王乙康会特别留意公众寄给他的信件,以维持对民意的敏感度。最多的时候,每天会收到200封来自家长的电邮。他在采访中也多次高度赞扬教师团队灵活应变及强大的凝聚力,并感谢学生与家长的理解与配合,那期间收到的负面反馈反而比平日少。

从这次疫情的处理上,王乙康再次坚定了自己的理念,即一个高素质的教育制度是缩小弱势群体与精英阶层差距的有效工具。“你一关学校,最吃亏的就是我们最低收入的家庭。因为有资源的家庭,他们有办法补习……甚至把老师请来住在家里。”

新加坡教育部长首次公开:这是我半年内最重大的抉择

他庆幸政府早在2018年成立跨部门“提升”工作小组(UPLIFT),着重通过不同项目维持教育公平性,推动社会流动。疫情期间,学校大门依然为有需要的孩子敞开,并成功吸引到一些长期缺席的学生开始回到校园。

王乙康坚信,如果效仿一些国家长期停课,可能会对学生造成相当长远的负面影响,甚至导致他们沦为“失落的一代”,最终形成社会危机。 “所以我们尽量不要关学校,原因就是这样”。

新加坡教育部长首次公开:这是我半年内最重大的抉择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