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伤拳隔山打牛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会不会反伤自己

129天前
七伤拳隔山打牛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会不会反伤自己

人民行动党议员、贸工部兼外交部高级政务次长陈有明医生(右),质疑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左)是否爱国的网络文章,最近成为热点新闻。(红蚂蚁制图)

作者 袁贞吉

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主角张无忌,在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时出手施援被围剿的明教。

其中一幕是对垒崆峒派时,点破了对方传世武功七伤拳的要害。这七伤拳有七股不同的劲力,或刚猛、或阴柔、或刚中有柔,或柔中有刚,或横出,或直送,或内缩,敌人抵挡不住这源源而来的劲力,便会深受内伤。

七伤拳隔山打牛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会不会反伤自己

(互联网)

但是七伤拳却有个死穴,“倘由内力未臻化境的人来使用,对自己有极大伤害,伤人也伤己。拳力每深一层,自身伤害就多一分”,因为人体有阴阳二气,金木水火土五行,心属火、肺属金、肾属水、脾属土、肝属木,一练七伤,七者皆伤。所以七伤拳是先伤己,后伤敌。

想到这个故事,是因为人民行动党议员、贸工部兼外交部高级政务次长陈有明医生,质疑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是否爱国的网络文章,最近成为热点新闻。 (编按:陈有明指新加坡剧作家亚菲言(Alfian Sa'at)

过去10年的言论亲马来西亚打压新加坡并非爱国的表现,要求毕丹星对此表态,因为毕丹星盛赞亚菲言的敢怒敢言为爱国表现。详见红蚂蚁这篇文章

选举之所以也被称为选战,当然是因为它带有战斗的竞争性质。为了分出胜负,必然会使用各种方式和手段。所以我们也不妨用上述的比喻来看待这场交锋。

陈医生的攻击并非直接针对毕丹星,而是隔山打牛,通过批判毕丹星肯定本地剧作家亚菲言,来质疑毕丹星认同亚菲言不爱国的言论,或者至少是识人不明。

七伤拳隔山打牛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会不会反伤自己

陈有明(左)看到毕丹星(中)力挺亚菲言(右),写了一篇文章批评毕丹星支持错人,因为亚菲言并非“爱我们的批评者”。(海峡时报)

无论行动党自认为事件的本质是什么,在大多数旁观者眼里,已经认定这是选举动作。毕竟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执政党对国会唯一反对党党魁作出攻击,自然要引起政治联想。

首先,这次选举的性质,应该是对执政党在应对疫情,以及保生命、保生计方面的评分,还有对第四代领导班子表现的打分。行动党起手式的第一招却打反对党是否爱国,让人感觉相当突兀和失焦。

第二,选民在这个时候恐怕更希望看到,各党的选举期间,能否提出新颖的点子,让国家能够度过难关,重启经济。所以选战的重点,应该是哪个党更有想法。如今一开始却涉及爱国,而且还是绕着圈子来打,就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第三,如此高调针对一名艺术工作者,大众观感,尤其是在艺术界的观感,应当会是负面的。

之前的一项调查说,国人把艺术工作者放在“最不必要行业”的第一位。我不相信这是国人很现实,不重视艺术,而是从实际来看,在对抗病毒和恢复经济保饭碗这个当前最迫切的两大任务之前,艺术工作者的确没有直接的关联性。

七伤拳隔山打牛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会不会反伤自己

(联合早报)

可是,这不代表国人并不肯定艺术工作者的贡献。记得有其他调查发现,国人买票或参与免费艺术活动的人次,正逐年上升。这反映了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民众的生活品味也跟着提高。

艺术工作者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是属于前卫的探索者,他们通过摸索未知来侦测未来的趋势。因此,他们往往特立独行,甚至因为惊世骇俗而不被世俗主流所接受。

事实证明,一个尊重艺术工作者的社会,也是一个文明程度高的社会。人民未必理解或同意艺术工作者的所有言行,但是对他们的基本尊重,包括创造空间的尊重,才是社会保持活力的关键。

我们常提倡尊重多元,建立包容社会。所谓包容,不是包容自己认可和喜欢的立场和言行,恰恰相反,是包容自己讨厌和反对的言行。因为社会有太多对立的想法,唯有包容,才能避免暴力冲突,甚至因为对立想法的冲击而产生新创意。

所以,行动党第一炮对准艺术工作者间接打反对党,可能会像练七伤拳那样,先伤己,后伤敌。前者是相当肯定的,后者还未必。选举令还没有颁布,行动党还有机会调整战术,希望别让支持者和中间选民失望了。

七伤拳隔山打牛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会不会反伤自己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