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植物园大树倒塌压死人案件后续:再次起诉

2020年06月24日

2017年的植物园大树倒塌压死人案件的受害者再次对植物园发起诉讼,要求赔偿。

2017年2月,一名妇女被新加坡植物园的一棵高40米的巨树压倒后死亡。倒下的古树是植物园内保留古树之一,树围约6.5米,高约40米。她当时与丈夫和11个月大的双胞胎一起在植物园里观看植物园在17年2月11日举办的公开音乐会,当时那棵古树倒塌到了他们就座的地方。她受了重伤,后来被宣布在医院死亡。

新加坡植物园大树倒塌压死人案件后续:再次起诉

近日,死者丈夫杰罗姆·鲁什·瑟里奇(Jerome Rouch-Sirech)先生提起诉讼,希望可以得到赔偿。法庭文件显示,他是以死者拉迪卡·安加拉(Radhika Angara)的家属身份提起诉讼。

植物园对索赔提出异议,倒下前五个月,即前年9月29日最后一次接受例行检查,当时并没有出现任何“生病”迹象。

2018年4月,验尸官将事件裁定为不幸的意外事故。

新加坡植物园大树倒塌压死人案件后续:再次起诉

资深法律顾问切尔瓦·雷特南·拉贾(Chelva Retnam Rajah)和丹·拉贾&谢(Tan Rajah&Cheah)的律师代表Rouch-Sirech先生,而资深法律顾问乐维明和LVM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则为植物园辩护。

Rouch-Sirech先生主张植物园没有检查树的状况, 巨树处于不安全状态,威胁到花园的游客,包括他的妻子和家人。

新加坡植物园大树倒塌压死人案件后续:再次起诉

他进一步声称,植物园未使用合适的方法评估巨树的风险。

索赔依据是安加拉女士出色的职业生涯和未来的前景,她是前景光明的市场总监,年收入最低为252,600美元,她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也十分重要。

面对记者的采访,植物园的发言人以“诉讼正在进行中”拒绝发表言论。

如果这个案子继续审下去的话,它可能是第一个在类似情况下划分植物园责任范围(如果有)的案件。

另一起与植物园相关的案件也发生在2017年。2017年10月,一个骑摩托车司机被倒下的树枝击中,陷入昏迷,后来他的家人起诉植物园,要求其赔偿涉嫌过失。

李嘉全先生的妻子和姐姐于2016年7月20日在金钟道提起诉讼。在他因头部受伤而残疾之后,法院于2017年6月根据《Mental Capacity Act》任命他们为代理人。

植物园拒绝了索赔,原告在获得辩方同意的情况下于2018年6月13日中止了该案。当被问到这一事件时,植物园上周四表示,“无法对此发表评论”。

律师说,案件在通过保密条款结束,撤回或解决后通常不会中止。摩托车手的家人的代理律师N. Srinivasan先生昨天也拒绝发表评论。

新加坡植物园大树倒塌压死人案件后续:再次起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