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117天前
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吉宝岸外与海事总经理林绍权在6月24日作为第一批准候选人正式亮相后,立即引来国民服役期间的同袍、造船厂前同事、新加坡理工学院同学,甚至是邻居,异口同声在面簿发贴文炮轰他。(人民行动党提供)

作者 张丽苹

稿消息:行动党准候选人林绍权宣布退选,行动党已接受他的辞呈,表示能明白他退选的理由,并对他退选感到遗憾。

人民行动党过去三天介绍了27名准候选人。其中一人,吉宝岸外与海事总经理林绍权在6月24日作为第一批准候选人正式亮相后,立即引来国民服役期间的同袍、造船厂前同事、新加坡理工学院同学,甚至是邻居,异口同声在社交媒体发贴文起底炮轰他。

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林绍权在6月24日作为第一批准候选人正式亮相。(人民行动党提供) 炮轰内容主要指林绍权:

待人处事带有精英主义色彩

人前人后态度不一

不关心下属,甚至有虐人倾向

“好脸”,爱炫耀职位和名车

27名新人,偏偏只有林绍权一人“中枪”,不免让人觉得事有蹊跷。究竟是个别私人恩怨,还是林绍权的情商不佳,得罪了一大批人?

从网上流传的贴文来看,后者的可能性颇高。批评者举的例子一看就像是深深烙印在他们脑海里的记忆,不像是造假。

当然,要捏造这类记忆也不是不可能,不排除或许是不怀好意的人士想打击行动党新人而想出来的招数。但为何只针对林绍权一人,若真要打击行动党,多针对几名新人岂不是胜算更高? (有兴趣祥读网民对林绍权作出的批评,可直接跳到贴文部分)

行动党副主席兼原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昨天回应此事时说,行动党每次介绍新人,总会引起一些反应,如果一些准候选人被指过去曾有争议行为,应当自证清白。

“准候选人如果过去做了什么,未来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赎罪的机会”。

政府打假网站Factually也发贴文声援林绍权,写道:别重蹈覆辙。网民曾一度奋起围攻陈佩玲,后来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

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副总理王瑞杰今早受询时说,林绍权的批评者都有表明身份,不是匿名发表意见,因此他想向这些人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以便对整个情况有更好的了解。

“我们希望所有候选人都能挺身为自己说话,回应外界所提出的任何顾虑。关键是个人是否有心为所有新加坡人服务。这对我们来说最重要,你必须有一颗为所有国人服务的心。”

副总理都开口了,林绍权岂能不回应?

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2020年3月30日,林绍权出现在裕廊中区议员洪维能的接见选民活动上。(联合早报)

林绍权下午通过人民行动党发声明指出,有些指责并非属实,还说这些指责已影响到他的家人,尤其是母亲。

“有人指责我太苛刻,要求部队在晚上10时报到,而一般的惯例是晚上11时59分。我想要解释的是,那一次部队人员隔天清晨5时得提早出外训练,因此按照规定,我必须确保大家有充足的休息,所以才会要求部下在前一晚10时报到。”

他说,自己也提早回营。身为指挥官,他为部队定下高标准。

“我相信携手合作的重要,并没有要求部队做任何我自己没有准备办到的事。”

至于吉宝岸外与海事的前同事对他的批评,他指出船厂是一个辛苦和吃力的环境,他们必须要求同事维持高标准,以确保大家都能安全回家。很多同事在他担任助理总经理和总经理期间都有出色表现且获擢升。

他同时澄清说,自己并没有涉及吉宝岸外与海事在巴西的贿赂案。

“有人指责我涉及巴西的贿赂案,这是毫无根据且不属实的。我并没有参与任何在巴西的工程。”

“有贴文说我没对邻居笑,我无法想起任何特定事件。但是和许多住在大楼里的人一样,我与其中一些邻居比较熟,跟他们的互动比较多。”

“我知道往后还能做得更好,也很愿意学习。我会铭记这次的经验,向选民和所有新加坡人证明自己。”

他的声明出街后,激起网民另一番热议。其中一些说,无风不起浪,林绍权为何不解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异口同声对他作出同样的指责?

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网上甚至有人匿名在change.org发起联署,截稿时已有超过1万2000人签署。

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change.org)

孰是孰非?也许大家看了以下贴文后会有答案也说不定。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你喜不喜欢,林绍权已成为行动党27名新人当中最“出名”的那人。随着他递上辞呈,昙花一现的政治生涯正式划上句号。

网上关于林绍权的批评 批评(一)

Bryant Wong Hai Chew网民说,林绍权与他在服役期间同属工兵营(Combat Engineer Battalion),林绍权当时是他的连长。让他印象深刻的那幕发生在2013年至2014年之间。当时他们在卡迪蒙苏军营进行户外培训。

由于他与林绍权两人军阶高,得以待在营队总部的冷气帐篷里。后来,各班(sections)和排(Platoons)的指挥官被带入账篷里进行演习汇报会。

“林绍权显然很不喜欢这种做法,他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提醒在场的人他们只是班和连的指挥官,原本没资格踏入营队总部的帐篷。我听了感到十分恶心,他的言行举止就是一名精英主义者。

在营队开会时,他三番几次炫耀他的成就(是船厂的总经理啦,底下有多少人听他指挥啦)。他这种爱炫耀的方式,加上经常开著名车在军营里亮相,都令许多士兵和军官反感。试问,这样的人真能在国会为普通老百姓请命吗?”

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批评(二)

Kevin Wong网友说自己在服役时,林绍权曾是他的2IC(第二号司令员)。

Kevin在贴文中写道,林绍权人前人后是两幅嘴脸。在士兵面前,他要求苛刻不关心下属,甚至要求大家必须尊敬他。在领导面前,他却是笑脸迎人、和气友善的下属。

Kevin还说,林绍权似乎很有控制欲,总喜欢将他们困在军营里直到晚上7点多才召开日常汇报会,这些会议一般是空谈。大家又累又饿都等著出营回家吃饭,他却一点儿都不在乎,还经常为了一些小事(如没在回营前理发)威胁责罚他们。

最让Kevin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回营训练,因为隔天星期一清晨就得外出演习,大家必须在星期天晚上回营。原本军营规定在2359时前回营,然而林绍权却要求他们提早至2200时之前就必须回营,非常过分!

“我是最后几个在10点前抵达军营的,林绍权就站在签到处!通常只是维持连队纪律的CSM才会站在那里。在我后面还有一两名男子,我们签名后,林绍权就将本子合起来,然后露出一种虐待狂的笑容,将签到本拿走了。可想而知,演习结束后,很多人都因迟到被责罚并罚款。”

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批评(三)

吉宝造船厂前员工 Linus Chia说: “当赌注如此高时,我必须出来说些公道话。”

他写道,原本自己在吉宝造船厂有一个光明的前程。当时他在贲耐(Benoi)船厂工作,还拿了船厂奖学金到南洋理工大学进修项目管理硕士。林绍权那时是贲耐船厂的副总经理。

“他目中无人、不体恤同事、粗暴对待船厂员工,但高层领导却很喜欢他,因为他懂得如何在他们面前做人。我一气之下辞职了,与八人进行了离职面试,硕士课程也不上了,因奖学金毁约还赔偿了一大笔毁约金给吉宝,然后离开。”

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批评(四)

一名自称是林绍权邻居的人发出一条whatsapp信息。这名邻居说,每次在电梯里看到林绍权带着他一对5岁的双胞胎时,他总会尝试与双胞胎聊天,但林绍权在电梯里从不跟人打招呼,脸上有种高高在上的表情。林绍权的母亲倒是很谦逊和蔼,总是和邻居们打招呼聊天,很好相处。

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被军中同袍大起底 行动党准候选人下午出面澄清晚上宣布退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