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候选人身世背景:平民和精英都有票房价值

2020年07月01日
新加坡候选人身世背景:平民和精英都有票房价值

副总理王瑞杰(中)介绍行动党准候选人。(人民行动党)

作者 程英生

害的网民已经看出,这次大选有一特色:在某些地方,行动党变得更像反对党,反对党变得更像行动党。

各个政党肯定不愿这么说,但一些蛛丝马迹可以证明这个趋势。

出身背景

过去一周,人民行动党候选人一一亮相时,网民都忙着调整观感,视听不佳都得重听重读一遍。总统奖学金得主都去了哪?怎么个个的父母都没什么钱

欧美名牌大学的文凭还是有的,只是没有隆重地搬到台面上来,而是含蓄地留在个人履历的一个小小角落。

在准备好的讲词里,在包装好的影视图像中,候选人的N水准和理工学院文凭,是被凸显的亮点,是候选人出身背景的重要定义,更是行动党政绩的一大佐证:群峰竞秀,不是一峰独秀。

学业之外,候选人整体的出身背景,更是被大书特书。

在中国文革时代,工农兵子弟是根正苗红;新加坡版的根正苗红,从多位候选人的自我介绍看来,必须具备这些条件:

幼年住在二三房式组屋、父母兼做两份工、祖母会教你做人道理、先是很调皮后来奋发图强超车赶上。

少了这些条件的候选人,取而代之的是自小到大助弱扶贫的意愿壮志,投身政治都被说是这番心意的延伸。

无疑的,执政党走群众路线了,一扫过去O水准考不到9科特优不收的印象。

反对党也在变,而且是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2011年陈硕茂从空而降,投身工人党,夹带着哈佛、史丹福和牛津的硕大文凭,吓坏一众市民,都说比PAP的厉害,直说PAP走宝了。陈先生穿上蓝衣,一扫反对党人只有300cc(或不到)的传说。

新加坡候选人身世背景:平民和精英都有票房价值

2015年大选,工人党候选人陈硕茂(中)林瑞莲(左)和毕丹星(右)在后港体育场工人党集合中心等待成绩公布。(新报)

在这一两届的大选,反对党候选人都有意或无意的展示一下PAP式的资历,留洋留得够深的还会适当地露一露美国西岸或英伦地区的腔调,无非是想安一安选民的心,顺便吓唬一下友党领导诸人。

沟通语言

说到语言,工人党目前的小小江山,说尽了一半是靠刘程强的潮州话和华语打下来的。

陈硕茂后来在国会议席厅,用动听优雅的华语引述庄子几句哲理名言,也让一些老华校生惊艳不已。

行动党是好学生,输了后港长了智慧。从此在群众大会上,党内的老福建和老潮州走到台上成了压场的主讲人。

最近两三届的大选,执政党还引进不少华英都精的男女才俊。他们双语字正腔圆,上得了电视的访谈,也镇得住国会里的辩论

反之,随着刘程强和陈硕茂的引退,反对党阵营少了语言优势,越来越是个单语群体,在网上和网下宣传说话,其他语言成了点缀,意思意思说了几句,已经不是他们打江山的语言了。

结语

时间的流传,社会的变化,使到政党不停在寻找新的定位。有的急着变得更平民更普通,有的则急于沾染点精英色彩。

哪里才是个美好的平衡点,这届大选的成绩应该能够带来一些启示。

新加坡候选人身世背景:平民和精英都有票房价值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