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卖屋遇疫情·住酒店吃外卖达2个月

2020年07月02日
父女卖屋遇疫情·住酒店吃外卖达2个月

(新加坡2日讯)父女卖屋后碰上疫情,足足住在酒店2个多月,天天吃外卖,健康也受影响。

《新明日报》报道,谢女士(50岁)告诉记者,她与80多岁父亲于4月中旬,将大巴窑的组屋卖掉后,原想搬到姐姐家暂住,但碍于疫情的阻断措施,只能暂时入住芽笼的酒店。她透露,入住酒店及伙食费都依靠本身积蓄。

“为了省钱,我和父亲同住一间房。我晚上睡在椅子或地上,多数时候都半梦半醒之间,等到早上父亲起身后,才轮到我睡床。”

她指出,自身健康向来欠佳,虽已将酒店的冷气温度调高,但中央冷气系统的冷风不断,加上房间没有窗口,空气无法流通。

“入住一个多月后,我就开始感觉不舒服, 期间一直感觉头晕。为了安全起见,我还入院5天治疗观察。”

她表示,酒店内不允许煮食,每天都得打包食物。

“我们偶尔也会一同外出走走,但落实更严格的管制后,就只能一人外出。”

购屋程序耗时 三个月才能搬

新房子还要多三个月才能入伙,日前已搬离酒店,租公寓暂住。

谢女士说,他们卖房后,原本准备购买另一间房子,但屋主迟迟无法提呈相关文件而取消交易。

“随后我们购入另一间位于循环路的三房式单位,中介说购屋程序需要3个月,完成后才能入住。”

她说,为了避免继续影响健康,于是就在上个月尾搬到临近的公寓暂住。

女儿失业两年 靠积蓄过活

为照顾父亲,女儿失业两年,靠积蓄过活。

谢女士指出,她此前是芯片厂员工,两年前为了照顾父亲而辞职。

“随后我曾经有找超市晚班工作但都不成功,所幸之前节俭,所以还能依靠积蓄过活。”

谢女士指出,她并不熟悉科技产品,也不会上网,平日就在酒店休息,而父亲则会看电视。

她透露,父亲耳背,看电视时必须调高声量, 结果被隔壁住客投诉太吵。

“被人投诉后,就将音量调低,只能看字幕或是人物动作。”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